第491章 蜀地疫起,心系夜无袂

    嬷嬷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皇后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皇后叹息了一声,举起手挥了挥,无奈的道:

    “彦儿的天赋才学,以及为人处世,都是陛下亲自教导的,何为为君之道,他自然是更加明白,可惜……可惜彦儿命薄,只能让太子来代替了……”

    顿了顿,皇后又转头看向了这位嬷嬷,很认真的说道:

    “可是,本宫也庆幸还有这个太子在,否则,我们怕是真的会输给那个早就死了的女人!本宫的丈夫心中无本宫,本宫认了,可是本宫的孩子,却怎么都要比得过那贱人的孩子的!”

    整个京城的人都以为蜀地的洪涝已经被治理,夜无袂也即将归来!

    可却没想到,从蜀地传来急报,让朝中上下都是心头巨震!

    “蜀地发生疫病?这怎么会?”

    宣仁帝在朝堂之中顿时勃然大怒了起来!

    虽说洪涝过后容易引发疫病,可是,夜无袂此次的处理如此快速,按理这疫病不会发生才是!

    可若是这疫病一发,怕不知要死多少无辜百姓!甚至,蜀地的收成也将会……

    “父皇,父皇莫要动怒,二皇弟到底是年纪轻,自是有些处理不当的地方,也能理解,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尽快的将疫病给处理得当才是,否则,若是流传出来,怕是要有更多百姓遭殃啊!”

    太子此时一脸大度的为夜无袂说情,可太子越是这般替夜无袂说话,在朝臣之中,反而显得夜无袂此事做的更加的不稳妥。

    且,太子竟然还没有借此攻击夜无袂,也足以证明太子仁德啊!

    朝臣们对太子的印象不由得好了许多,自然也是附和了起来。

    宣仁帝坐在龙椅上,手指微微敲打着椅背,眉头紧锁的望着太子问道:

    “那太子说,此事该如何?”

    “应尽快将那些得了疫病的百姓先收容在一处地方,集中诊治,以免传染旁人。”

    “其次,最好能派个能镇住场面之人前往蜀地,帮助二皇弟。”

    “最后……父皇怕是还要多派一些兵马,将那蜀地重疫地区看守住,不能让人轻易出入,以免危险。”

    宣仁帝听着太子的的策略,忍不住的点了点头,这个法子目前为止,确实是最好不过的了。

    宣仁帝难得的冲着太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问向了文武百官道:

    “众爱卿觉得派谁去帮衬战王比较好?”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的开口说了几个名字,而其中,呼声最大的,竟是秦阁老!

    这位秦阁老三朝老臣,也是当今皇后的母家,便是当今的宣仁帝,当年也是在秦阁老那学习过一段时间。

    让秦阁老去往蜀地帮衬战王,确实也是足够压得住场面的人了。

    宣仁帝看着秦阁老,皱眉道:“秦阁老年事已大,怕是……”

    秦阁老一听宣仁帝的话,立刻就跪在了地上,一脸肃然的道:

    “陛下,臣虽已年迈,但为国为君为民的心,不曾有半丝懈怠!请陛下准许老臣前往蜀地,老臣便是用己身报效落衡,报效陛下,也是心甘情愿!”

    既秦阁老都已经这么说了,宣仁帝自然也不好拒绝。

    他其实明白,这秦阁老是皇后的父亲,也是太子的外祖,自然是会向着太子他们的,若是秦阁老此去蜀地,那夜无袂怕是要更加艰难了。

    可是……

    此次的事情,夜无袂做的也确实是不妥当,便是让秦阁老敲打敲打夜无袂也是不错的。

    毕竟……

    宣仁帝所图的……

    除了秦阁老,随着秦阁老带兵前往的还有武浩南!

    秦阁老在内防疫统筹,武浩南领兵看守。

    本来武浩南的婚期,也因为这件事而延后。

    温梓彤在听说这个消息后,心中一下就巨震了起来。

    这蜀地疫病起!

    那……

    “二哥,那小夜哥哥呢?小夜哥哥有没有事情?”

    温梓彤着急的拉住了刚刚下朝的温子易和温子尔问道。

    温子尔摇摇头,将官帽取了下来,眉头紧锁的道:

    “报信的人只说有疫病起,并未提及战王,彤宝,你别担心,大哥会跟着武将军一同前往蜀地,应该不会有事。”

    温子尔知道温梓彤与夜无袂这么多年的情谊,肯定是会担心夜无袂的,便是开口对着温梓彤安抚着说道。

    可是温梓彤却还是无法放心下来。

    这个疫病在原文里头,可没有发生过的!别说是这个疫病了,便是先前的洪涝也是没有发生过的!

    这些本没有发生的事情发生之后,温梓彤无法保证夜无袂也能够安然无虞!

    毕竟,那疫病可不认人啊!

    并不会因为他是男主,便对他手下留情!

    再说,如今便是全国寻求名医,可那去蜀地的几乎都是太子的人,他们能这么好心的让夜无袂活着回来?

    便是武浩南,本也就是隶属于太子的人啊!

    自家大哥虽跟着武浩南前往,可大哥官职本就低于武浩南,若是武浩南有令,大哥能阻止吗?

    温梓彤越想越坐不住了,当即就直接对着温子尔他们道:

    “大哥二哥,我也要去蜀地!”

    “不行!”

    “不行!”

    温子易与温子尔齐齐的拒绝了温梓彤,声音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在!

    温子易更是直接冲着温梓彤说道:

    “彤宝,你放心,大哥既去了,肯定是会看护战王的安危的,那儿到底是疫病四起!实在不安全,你在家中等我们回来便是!”

    “对啊!此事彤宝你别管了,我们是不会让你去蜀地犯险的!”

    温子尔虽然性子看起来温润平和,可是一旦做了决定,便是不会再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温家的兄弟们对温梓彤要去蜀地的事情,自然没有一个人会答应,甚至温子尔还直接派人将整个温家都给看守了起来,不容许温梓彤离开一步!

    温梓彤拗不过几个哥哥们,只能暂时在家中等待着了。

    温子易很快就跟着大部队离开了,温梓彤将这些日子一直存着的灵水都装进了一个小瓷瓶里头,塞给了温子易,很认真的道:

    “大哥,这个东西你拿着,若是碰上了小夜哥哥,你就将这个交给他,兴许能保小夜哥哥安危,还有大哥你自己,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将彤宝给你们做的这个口罩戴好,不要轻易的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