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灵魂互换

    郁青其实也不是很懂精神链接的运作规律,既然不疼他就不客气了,把衣服一路卷到胸前。

    大片深色肌肤映入眼帘,腰腹紧致,窄而不瘦,兼具暴力与美感。清水洗刷掉血渍,上面有一条长长切口,是小苍兰叶片划伤的。

    冲干净以后,肌肉周围覆盖一层薄薄的水膜,流入后腰最终消失不见,郁青直起身,忽然有点脸红。

    “郁小雪。”郁青朝后面招了招手。

    雪豹站起来往这边走过来,郁青拉住自己的衣摆比出一块范围:“帮我咬一块这么长的布下来。”

    就在郁小雪露出尖牙准备咬下去的时候,郁青忽然放下了衣摆。雪豹抬起头,看到郁青扶住松辛齐,把他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递到郁小雪嘴边:“你还是咬这个吧。”

    郁小雪不咸不淡地扫了郁青一眼,用锋利的牙齿截断一个长袖。

    克制住自己想要梳理毛发的动物本能,郁小雪目光沉静地望着河对岸,忽然转头往后面看。郁青把伤口包扎后,盯着松辛齐的身体看了一会儿,好奇又小心地伸手在腹部摸了一把。

    郁小雪:“……”

    郁青又用手指戳了戳,形状很漂亮,光滑的有点硬,可以戳下去一点。他忽然感觉到了身后又一道强烈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郁小雪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郁青有些心虚地收回了手:“手感不错哦,你要试试看吗?”

    雪豹迈着猫步走了过去,用身体挡在郁青和松辛齐之间,毛茸茸的肉掌放在郁青手背上,阻止他继续玷污自己的身体。

    肉垫温温暖暖,一点也不像野兽该有的爪子,郁青以为郁小雪是想求摸,谁能阻止大型猫科动物的主动示好呢,“嗷”的一声整个扑了上去。

    雪豹被郁青亲了一脑门,身体逐渐僵硬住,从郁青怀里挣扎出来,跳得老远,瞳孔剧烈放大一副愕然的模样。

    怎么感觉郁小雪醒来之后有点不对劲,郁青总算发现不对。往常郁小雪不管体型多大都喜欢往他怀里钻,扑过来或者围着他转圈、用舌头舔他,现在怎么一下子变高冷了,碰都不让碰?

    不会是被小苍兰的精神攻击弄自闭了吧。

    郁青望向背对着他的郁小雪,有些忧虑,他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具体也说不上来,感觉郁小雪好像换了一只豹一样。

    雪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过身去拉郁青的衣服,郁青不明觉厉,直到雪豹朝他叫了一声,用脑袋抵住他的腰往前推,才明白过来郁小雪是要让自己跟它走。

    郁青用手轻轻推阻郁小雪的身体:“不行,我们得等松辛齐醒来,不能乱跑,听话。”

    雪豹又推着郁青往前去,郁青走了几步坚决不肯动。雪豹回头看了郁青一眼,转身自己跑了。

    “郁小雪你要去哪,回来!”郁青追了两步,想起来松辛齐还在这里,一时之间进退两难,郁小雪已经钻入树林消失不见了。

    郁青在远处眺望了一下,十分着急,但现在追过去已经晚了,搞不好还得迷路,只好回到河边,挨着松辛齐坐下,蜷起双膝下巴放在膝盖上呆呆望着水面,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松辛齐忽然睁开了眼睛,直直坐起身。

    “你醒了?”

    郁青往旁边看去,刚想说点什么,就见松辛齐眼睛一亮,忽然向他扑了过来,属于松辛齐冷肃味道迎面扑来,夹杂着某种危险因子。

    郁青一脸懵的看着松辛齐放大的脸,攻击性十足的脸上此刻是郁青看不懂又莫名熟悉的兴奋。他压在郁青身上,高挺的鼻梁郁青侧脸上嗅了嗅。

    郁青感觉到脸上一阵湿润,眼睛瞬间睁大。

    松辛齐在舔他!

    “你,你怎么了。”郁青有点被吓到,用手阻拦松辛齐企图往他脖子上蹭的脑袋。

    刚才包扎的时候郁青没有把衣服放下去,此时肌肤与肌肤相贴,郁青感觉到腹部贴上了另外一具灼热又结实的身体。

    雪豹叼着变异兔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他自己将郁青严严实实压在身下,只留在外面一双不断踢蹬的纤瘦双腿,他的脑袋还埋在郁青颈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雪豹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暴冲过来将松辛齐掀开,松辛齐在地上滚了一圈,站起来看到一只大型雪豹将郁青护在下面,龇着牙瞪他。

    松辛齐歪头:“嗷呜?”

    为什么这里有一只跟它长得一模一样的豹子。

    郁青从地上撑起半身,脸蛋带着点粉,眼睛湿漉漉的,衣衫在刚才的拉扯下有点乱,雪豹看松辛齐的眼神带了一点暗色。

    松辛齐四肢触地,炸了毛般朝雪豹发出野兽的咆哮,郁青看着以同样姿势对峙的一人一豹,脑海浮现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郁青:“……松辛齐?”

    躬着身体的松辛齐没什么反应,反而是雪豹回过了头,神情有些烦躁。

    这个世界真的很离谱。

    ——

    “所以,你们两个互换了身体?”

    郁青坐在雪豹旁边,感到不可思议。

    雪豹沉重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边明明比郁青高大的多,还要缩起来黏黏糊糊靠在郁青肩膀上的“松辛齐”,脸上起了几分杀心。

    松辛齐伸了个懒腰,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虽然知道松辛齐身体里面的灵魂是郁小雪,郁青还是有点不自在,让他靠也不是,不靠也不是,最怪的是身体的正主还在旁边看着他们。

    等等,郁青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雪豹是松辛齐,所以他之前是当着松辛齐本人的面,摸了他的腹肌,而且在被发现的时候还问他要不要也摸摸看!

    郁青默默捂住了脸,耳尖红得滴血,不愿意面对现实,没救了,松辛齐现在一定很想杀了他,他说不定会死的比原主还惨。

    松辛齐如今心情非常糟糕,用不了精神力,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身体换回来,尤其想到郁小雪会拿自己的身体亲昵郁青,血气立刻翻涌上来。

    他往旁边看去,郁小雪似乎感觉到了腹部有伤,想弯腰去舔。雪豹一下子站起来朝郁小雪怒吼,郁小雪动作一顿,随后没事人一样继续往下弯去。

    “郁小雪,不能舔!”感受到旁边的气压越来越低,郁青连忙把“松辛齐”的脑袋捧起来,郁小雪眯起眼睛“喵呜”了一声,刚伸出来的舌头顺势去舔郁青的手指。

    指尖温温湿湿,是没有倒刺的、人的舌头,郁青缩回手指,结果郁小雪追着过来,索性长手环住郁青的肩膀,亲亲密密抱在一起。

    “嗷——!”雪豹发出暴怒的咆哮,挤到两人之间,铁青着脸用爪子扒拉掉郁小雪的手,郁小雪死活不肯松开。

    雪豹张开利齿往郁小雪手臂咬去,郁小雪惨叫一声,手臂上多了两排血洞,脾气也上来了,放开郁青扑向雪豹。

    一人一豹扭打在一起,把郁青都惊呆了。

    “你们别打了。”

    郁青在旁边干着急,“松辛齐”的腹部里面晕出血迹,身上刹那多出好几道抓痕,郁小雪无意识中释放了精神异能,攻击着松辛齐的大脑。

    眼看战斗愈演愈烈,郁青劝说无果,索性伸出手指一人点一下,扭打在一起的松辛齐和郁小雪都变成了同等体型的娃娃。

    郁青走过去一手一只把两人分开放在两侧:“不许打架。”

    变成娃娃的郁小雪全身布满爪伤,呜咽了一声,小小身体趴到郁青腿上求安慰,郁青将郁小雪捧起来,用手指顺着他的脊背:“乖乖,不痛不痛。”

    小小雪豹端坐在另一边,冷眼看着郁小雪用自己的身体撒娇,爪子不受控制地弹了出来。

    哄好郁小雪,郁青怕两人又打起来,把雪豹恢复体型,郁小雪放在口袋里分隔开。

    雪豹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沉着脸放下。

    他转过头,正好看到郁青的脸往另一边转,郁青偏过头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能笑,忍住忍住。

    雪豹抖了抖全身的毛发,脾气很大地用尾巴甩了一下地面,将路边遗忘了很久的野兔叼过来,放在郁青面前。

    郁青恍然:“原来你是去找食物了啊。”

    这是一只变异兔子,有普通兔子的倍大,断裂的脖子垂在一边,是一击毙命的。

    郁青双手并用把兔子拖到河边,雪豹把旁边的砍刀叼过来,放在郁青身边。

    将砍刀变成菜刀大小,郁青照着兔子横竖比划了一下,转头问雪豹:“我要怎么做?”

    雪豹叹了口气,蹲在郁青身边用爪子无声指导。他就不奢望郁青做得多好了,能吃就行。

    郁青在雪豹一步步指导下终于把兔子切分好,用树枝一块一块串着,这还没完,接下来得去生火。

    “松辛齐,你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啊。”郁青一边在树林边缘找木棍一边对旁边一起帮忙的雪豹道。

    才几小时,他已经开始怀念当废物的美好时光了。

    雪豹眼神充满鄙睨。

    捡完树枝,又花一点时间把树枝搭好,郁青陷入最大的难题——生火。

    他看过松辛齐生火,好像得先做一个弓一样的装置攥木头……

    等装备全部准备齐全,郁青已经累瘫在地上了:“我不行了,休息五分钟。”

    雪豹甩了一下尾巴,感觉自己再不变回来,小废物搞不好真会饿死自己,他想了想,去扒郁青的口袋。

    郁青觉得自己能跟上松辛齐的思路了:“你要把郁小雪放出来吗?”

    雪豹点头。

    郁小雪正在口袋里舒舒服服睡觉,看到郁青后晃了晃脑袋嗷了一声。

    等郁青把郁小雪变大,雪豹用爪子指了指旁边的钻火装置,又指了指郁小雪。

    郁青:“你是要郁小雪来钻木取火?”

    雪豹点点头。

    郁青表示怀疑:“它能行么。”

    雪豹觉得教会郁小雪比教郁青更可靠,这好歹是他自己的身体,钻木取火挺需要体力的,让郁青生火今天就被想吃到熟肉了。

    雪豹去咬郁小雪的衣袖,一人一豹到另一边进行专业教学,郁青继续瘫在地上当咸鱼,时不时听到那边传来暴怒的吼声,看到雪豹追着郁小雪捶。

    过了一段时间,郁青嗅到一股焦味,坐起来往那边看去。

    雪豹蹲在那里监督郁小雪钻木,郁小雪一手搭着上面的木块,一手用弓飞快拉木棍,一旦有慢下来的意思就会被雪豹嘶吼威胁。

    郁青走过来跟着看,片刻后,木棍底下跳出火星,从引火槽掉出来。郁青眼睛一亮,赶紧把掉了火星的木屑拿起来轻轻吹。雪豹抬头看着他,郁青十分紧张,直到木屑升起黑烟最终燃起火光,连忙把木屑放在堆好的柴里面,火顺利升起来了。

    郁青眸光倒映出腾升而起的焰火,从没有在这一刻觉得火会这么好看,一时之间情难自禁一把抱住了郁小雪:“郁小雪你太棒了!”

    “喵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郁青高兴郁小雪就高兴。

    雪豹咬住串好的兔肉的长棍,架在火上烤。

    郁小雪远远坐在郁青后面,生物本能让它畏惧火焰,它本来还想把郁青也一起拉过去的,但是被雪豹一爪子拍回去。

    郁青也不知道要烤成什么样子,所以雪豹全程监督,嚎一声郁青就翻个面,终于兔肉要熟了。

    个人共同完成的烤兔肉让郁青莫名有成就感,他把最先烤熟的兔肉拿去给郁小雪。

    “郁小雪,你生的火你先吃。”

    郁小雪嗅了嗅,伸出脖子咬了一口,囫囵嚼几口咽下又咬了一大块,郁青把郁小雪的手挪到长棍上,让他自己拿着吃。

    本来抓得好好的,郁青一离开,郁小雪就扔掉棍子上手抱着兔肉啃,弄得手上衣服上全是肉屑。

    雪豹看到郁小雪这副蠢表情就心梗。

    郁青把第二块烤好的兔肉给雪豹,雪豹看了一眼,冷淡地别过脸,舔了舔爪子。

    “你不要吗?”郁青晃了晃手里的兔肉。

    雪豹绕过郁青,走到郁小雪身边,把他衣服里面的晶核扒拉出来,一口吞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吃晶核多没意思,那是郁小雪没有东西吃的时候的应急食物,现在有肉吃当然要吃肉啦。”郁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把雪豹扒拉出来的晶核全部装回去,在雪豹抬头的时候将兔肉塞进了雪豹的嘴里。

    郁青弯起眼睛,用期待的眼神看他:“怎么样,烤得还不错吧。”

    雪豹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咬下一大块肉吃掉,郁青很上道地换了另外一边,喂手脚不便的雪豹吃完。

    最后就是郁青自己的了,他肚子饿得都快没感觉了,郁青尝了一口,嚼嚼嚼,直到吃完一整只兔腿,摸着鼓起来的肚子才露出嫌弃的表情:“什么呀,有腥味,不好吃。”

    雪豹坐在他旁边,像是冷哼了一声。

    郁青忽然感觉自己腰上一紧,低头看到雪豹粗大的尾巴缠住了他的腰。他朝雪豹看过去,雪豹正趴在地上梳理自己的毛发,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尾巴在做什么。

    郁青悄悄把腰上圈住他的尾巴解开来,放到一边,没过一会儿尾巴又缠了上来,而且缠得比之前更紧。

    郁青一时之间搞不懂松辛齐是什么意思。

    忽然他背后趴过来另外一人,松辛齐的脸出现在他肩头,傻乎乎地向他咧嘴一笑,说到底本质还是郁小雪,郁青不忍心推开他,在他头上拍了拍。

    郁小雪向来最会顺杆往上爬,从后面搂住郁青,舒舒服服地接受郁青的爱抚。

    雪豹感觉尾巴被什么东西压住,回头就看到郁小雪用自己的身体从后面把郁青整个圈住,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爪子硬了。

    理所当然的,郁小雪受到了松辛齐的爆锤。

    郁小雪不服气,凭什么不让他靠近郁青。

    松辛齐用吼声回应:【这是我的身体。】

    郁小雪:【你的身体很高贵吗,为什么你的身体就不能碰。】

    松辛齐:【不准碰,别让我说第二遍,不然等身体换回来我扒了你皮。】

    郁小雪瑟缩了一下:【那我想和郁青贴贴怎么办。】

    松辛齐:【忍着。】

    郁小雪不甘心,提议道:【那我想和郁青贴贴的时候,你帮我用我的身体跟他贴贴吧,我看着就行了。】

    松辛齐:【你做梦。】

    郁小雪:【凭什么!】

    郁青眼睁睁看着他们从你来我往吼声交流后,突然又干起架来。

    郁青: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