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苍兰

    半小时后,山洞里升起了薄烟,把火星子放到木屑里面,往里面吹气直到出现火光,松辛齐把燃烧的木屑放入搭好的木块,没一会儿就升起了明火。

    看完全过程的郁青叹为观止:“原来钻木取火不是拿一根小木棍搓就好的。”

    垃圾纪录片,居然骗他。

    郁青把松辛齐用来钻木的绳弓捡起来比划了一下,感觉刚才又白看了。

    松辛齐把那条扒了皮的蛇简单处理了一下,串在细木棍上在火里翻烤,这是条没有变异的普通蛇,遇到他们算它倒霉。

    郁青坐在松辛齐身边看着长条状的蛇随着灼烧蜷缩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捕到蛇。”

    松辛齐侧脸看他:“你做了什么。”

    “诱饵啊,难道不是吗?”

    松辛齐:“我是不是还要夸夸你。”

    “那多不好意思。”郁青摆了摆手,看向火焰上的蛇。

    话说他还是不明白,明明松辛齐只在基地待了一个半月,丧尸群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有什么蝴蝶效应改变了剧情?

    郁青双手托腮陷入沉思,回想之前的种种忽然灵光一闪。

    他知道了!

    好像从他们遇到吴镇湖一行人开始就不对了,按照原来的剧情这段路应该始终只有他们两个人,陈乙也是松辛齐到达另外一个安全区才出场的人物。

    如果没有遇到吴镇湖,他们应该是回到公路上去的,但跟吴镇湖一起后,走得一直是小路。路途中他们在野蛮生长的植物群里迷失了方向,耽误很久。

    所以时间线没有其实没有改变,只是他们实际上到达基地的时间比原著晚了半个月。

    “原来如此。”郁青直起身,一手捏住下巴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

    松辛齐默默看着郁青十分丰富的表情动作。

    “烤好了。”松辛齐把蛇肉从火上拿起来。

    郁青跃跃欲试:“我尝尝我尝尝。”

    松辛齐把串着蛇肉的棍子拿给郁青,郁青抓住松辛齐的袖子,往蛇肉上吹了吹,浅浅咬了一口。

    “……”松辛齐垂在边上的另一手紧了紧。

    感觉到松辛齐忽然绷紧的身体,郁青歪头看他,浓密纤长的羽睫眨了眨。

    松辛齐:“我让你自己拿着。”

    郁青一脑门迷惑地接过了棍子。

    山上动物不少,耐心去找的话基本不会挨饿,这里重点表扬一下郁小雪小朋友,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捕猎,还在另一座山崖峭壁上发现了一个小山泉,解决水资源的同时时不时还能叼回来一只撞到枪口上的小动物。

    两人得到了相对安全的调整环境,就这样小事件不断大意外没有的,一周时间一闪而过。

    这天,松辛齐处理掉周边被吸引过来的几只丧尸,布开精神力查探四周。

    精神力逐渐稳定下来之后,他尝试着用精神力去探查丧尸,几次尝试不断调整用法和力度,现在差不多可以用了,目前还只能覆盖到方圆十公里。

    不过因为是用精神力搜寻的缘故,他不仅能感应到丧尸,动物和变异植物这些有意识的生物也都能感应到。

    比如五公里之外就《讨厌废材的主角对我真香了》,牢记网址:m.1.有一颗变异桦树,小山泉旁边有一只喝水的变异松鼠,如果现在让郁小雪出去,正好能逮到。

    前四天相安无事,第五天以后逐渐出现了丧尸的影子,后面越来越多,有时候出去就能看到丧尸正站在洞口上方。

    幸好这里地势险要,丧尸就算找过来了大概率也会从山崖下掉下去,有惊无险。

    突围基地几乎掏空了郁青的身体,一天大半时间都在睡觉,每天还要吸收四五颗晶核恢复异能,郁小雪也要消耗晶核,一周下来差点掏空了松辛齐的积蓄。

    如今郁青终于过了虚弱期,他们该走了。

    本着薅羊毛的心态,下山时他们特地把周围有异能的丧尸全薅了一遍,看这些丧尸的眼神跟主动送上门的肥羊没什么区别。

    “所以再在这里待一会儿也挺好?”郁青坐在郁小雪背上,把今天份的晶核吸收掉。

    丧尸进化后,脑子里的晶核也变大了,原先只有小拇指截那个大,现在有四个硬币那么大,里面蕴藏的能量更充沛。

    这些变异丧尸变强了很多,异能千变万化,最好第一个照面就把它们弄死,不然后续会很麻烦。幸好松辛齐的异能是精神系,丧尸叠甲叠得再高,攻击力再强,遇到精神力这种魔法攻击也是不堪一击。

    松辛齐将另外一个晶核挖出来,揪了片树叶擦干净放进口袋里:“再待下去丧尸就多了,会有风险。”

    郁青晃了晃脚:“接下来要怎么办?”

    松辛齐沉吟片刻道:“我想创建一个安全区。”

    基地的昙花一现,让松辛齐有了一个新的想法,野外奔波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但安全区也不一定安全,选址和维护都需要花心思,别人的安全区不放心,所以想亲自建立一个有高度安全保障的永久性安全区。

    当然光靠两个人肯定不行,得先去找一批实力强劲、异能对建设安全区有用的又愿意跟随他的人。

    这些人在野外很难遇到,最好的方法是先占领一个现成的安全区,等了解足够的末日情报,做好计划再徐徐图之。

    至于占领哪个安全区,松辛齐也有了一定想法,之前广播里说过的b市c市安全区不考虑,这些安全区都是政府建立的,一切服从政府,里面还有很多初始人类,安全隐患很高。

    官方设立的安全区就这么几个,还有更多的人在野外,他们要找的就是像基地那样民间自发设立的安全区。

    郁青知道松辛齐要开始搞事业了,十分积极:“创建安全区,好啊好啊。”

    “你又有什么可兴奋的?”

    “这样我就可以待在安全区安心地混吃混喝了,不用担心丧尸也不用怕别有用心的人对我不利。”郁青脸上是毫无保留的依赖,“毕竟那是你的安全区嘛!”

    反正他没啥能力,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松辛齐最大的保护了。

    郁青的话语无限亲昵,像是在规划两个人的共同未来,松辛齐忽然像被刺了一下:“你想缠着我一辈子?”

    郁青一愣,有点跟不上松辛齐的脑回路:“没有啊。”

    “没有你凭什么觉得我得供着你混吃混喝。”

    “不混吃混喝也行,但我一个人身上背着两条命耶,你也知道我几斤几两,贸然出去干活会不会风险太大了。”

    松辛齐盯着认真考虑以后的郁青,眼中闪烁着晦暗莫名的眸光。

    说着说着,郁青停了下来,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看向沉默的松辛齐,心里浮现出一个不好的预感,试探地道:“你是不打算带我一起去吗?”

    “我为什么要带你一起。”

    郁青张了张口:“我们不是朋友吗?”

    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松辛齐对他的态度也在日渐软化,怎么想也都是朋友关系了吧。

    “谁跟你是朋友。”郁青眼里的不安让松辛齐心神有些不稳,下意识回避了某种复杂又奇怪的东西。

    他讨厌废物,这一点谁都不会改变,他像是在对郁青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我不过是因为精神链接才被迫带上你的,早晚有一天我会找到办法把它斩断,到时候你是死是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哦……”郁青垂下眼睫。

    原来他还是没改变松辛齐对他的印象,也是,原著里明确写过的松辛齐最大的雷点就是没用的人。因为最近松辛齐蛮好相处的,弄得他有点自以为是了,忘了松辛齐其实一直很讨厌他。

    郁小雪感知到郁青的情绪有点不对,直觉松辛齐欺负了郁青,冲松辛齐吼了一声。

    松辛齐没理郁小雪的挑衅,迈步往前走去。

    郁青阻止郁小雪企图去咬松辛齐的举动,摸了摸它带着黑色斑点的雪白脑袋:“果然还是你最好了。”

    “呜~”

    郁青忽然有点担心自己死后郁小雪要怎么办,得让它尽快独立起来。以郁小雪的战斗力一只豹在野外生活没太大问题,就怕遇到饥不择食的异能者,哦还得教它别去报复松辛齐,它肯定不是对手,搞不好还会死在松辛齐手里,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郁青抱住郁小雪的脑袋:“你要快点长大,变得厉害起来,这样谁都不能欺负你了。”

    郁小雪不知道郁青的忧虑,还以为郁青在哄它,撒娇似的喵了一声,决定不跟松辛齐一般计较。

    安全区不是漫无目的地找,如今丧尸进化,如果有大量幸存者聚集在一起,肯定会吸引周遭的丧尸,只要看到丧尸集体往哪个方向走,就能找到安全区的所在地。

    接下来的目标很明确——找丧尸群。

    之前,松辛齐从石涛遗产里面拿过一个指南针,他们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前进。

    路上的丧尸不多,行动松散,意味这边没有安全区,有异能的丧尸差不多占总数的五分之一,和基地那边没法比,一天补充消耗晶核没多也没少。

    郁青有时候跟着走,累了就骑在郁小雪背上走,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走了两天。

    “松辛齐,我在那边看到超级大一条蚯蚓,跟蛇一样大,从土里钻出来吓我一跳。”郁青跑快两步,紧紧贴着松辛齐。

    松辛齐往侧后方看去,树林边缘确实有一条粗大的条状生物,正往土里钻,只露出一长条尾巴在外面。

    这两天运气不好,很少遇到可以吃的东西,郁青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变异生物忍不住发散思维:“蚯蚓肉可以吃吗?蚯蚓切断可以再生,变异后生命力应该更强了吧,抓到一只岂不是不用挨饿了。”

    松辛齐扬了扬下巴:“你可以去试试。”

    郁青盯着那只大蚯蚓看了一会儿,盯出了一声鸡皮疙瘩:“还是算了,我感觉也不是很饿。”

    紧接着,松辛齐就听到了后面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郁青捂住肚子,朝后面的郁小雪看去:“郁小雪你是不是肚子叫了?”

    “喵?”郁小雪歪头。

    松辛齐沉默了一下:“先找点东西吃吧。”

    布开精神力搜索周围的生物,松辛齐的精神搜索一天比一天熟练,现在已经扩散到了方圆五十里。

    沉下心逐步分辨感应到的生物,变异植物,丧尸丧尸丧尸丧尸……

    松辛齐往某个方向望去:“再走两个小时,那边有只变异犬。”

    郁青感动地眼泪从嘴巴里流出来,凭借终于有东西吃了的意念,又长途跋涉地走两小时。

    这边植被渐少,没有搜寻到任何变异植物和丧尸。一路上最棘手的其实不是丧尸,而是那些防不胜防的变异植物,冷不丁就会从哪里钻出来攻击你。松辛齐只能感应到植物的本体位置,攻击他们的往往都是植物延伸出来的枝条。

    植被稀少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本该有植物的地方一片荒芜,大概率是因为这里诞生了一株非常强大的变异植物,把所有竞争者都吞噬了,但奇怪的是,松辛齐并没有感应到那株本该存在的最强变异植物。

    在走到某一时刻,松辛齐停了下来。

    郁青:“怎么了?”

    松辛齐又用精神力搜寻了一遍,最后道:“变异犬消失了。”

    “啊?”郁青睁大眼睛,“怎么消失的?”

    松辛齐面容肃穆:“不知道,突然就消失了。”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预料。

    松辛齐招手让郁青靠过来,再次步下精神网,还是什么都搜寻不到。松辛齐眼中黑沉,不可能有东西能避开精神网消无声息地让变异犬消失,除非……这里藏着一个比他等级更高的精神系。

    几乎是他产生这个想法的瞬间,视野内猝然出现了一朵奇大无比的花。

    这朵花有一层楼那么高,剑型叶片,没有梗,顶端有朵黄白色喇叭状的大花,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在松辛齐面前。

    是精神干扰,松辛齐心底一沉,几乎认定就是这朵花给他下了精神干扰,让他误以为这边有变异犬,还让他看不见花的本体。

    “小苍兰?”郁青认出来眼前的巨大花朵。

    没有精神系异能也没有精神链接的郁小雪不明白两人为什么忽然停下来,但动物的本能让它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微微俯下身警戒四周。

    巨型小苍兰依然立在原地,它发现自己引过来的三只猎物突然不动了,于是加大精神干扰多变了一只变异犬。

    下一刻,它遭受到了猛烈的精神攻击。

    “咿呀!!”小苍兰剑型叶片在空中剧烈晃动,发出如同鬼叫的刺耳声响。

    它这才发现三只猎物发现了自己,回以更加蛮横的精神攻击。

    皓日当空,无风起浪,一道道看不见的波状攻击潮水般荡漾开来。

    宛如沙丘被洪流瞬间冲塌,郁青的大脑一阵恍惚,被郁小雪用身体扶稳,松辛齐也是一声闷哼,额头冒出了冷汗。

    果然是精神系,搞不好还比他高一级,三级精神系变异小苍兰。

    精神系异能比较特殊,别的同系异能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存在一定抗性,不管高等级还是低等级,攻击同系异能威力会削弱不少。

    但精神系不同,不管高低等级,只要攻击有效,伤害都是加倍的,等级压制体现得也更明显。

    光是一击,松辛齐的精神力就隐隐有了溃散的趋势,小苍兰也发现了松辛齐是精神系,磅礴的精神力朝松辛齐袭去,松辛齐按住作痛的太阳穴,不甘示弱地回敬回去。

    “咿!!”小苍兰被疼痛激怒了,挥舞着巨大叶片往下面拍。

    郁小雪背着郁青飞快逃离叶片攻击范围,松辛齐也往另一边闪去。

    郁青发动异能朝小苍兰一点,小苍兰巨大的体型瞬间缩水,拉到了松辛齐同一水平,松辛齐毫无犹豫拔刀朝小苍兰身上砍去,利落地切断了半边叶片。

    “咿啊啊!!”小苍兰甩着叶片劈头盖脸砸向松辛齐,激起无数尘土,同时发动精神攻击,暴烈的精神波不会随着体型变小而减弱,直冲向松辛齐。

    郁青感觉到大脑像炸开一样疼,雪豹腿软了一下,差点把郁青摔下去。

    他们离小苍兰这么远尚且如此,更别说处于攻击中心的松辛齐了。

    松辛齐胸口一闷,喷出一口血,他眼神冷肃,像是感觉不到岌岌可危的精神世界一般,挥刀朝小苍兰砍去,动作果断冷静,小苍兰讨不到一点好。

    小苍兰如同一张破纸,被松辛齐砍得七零八落,它发出的精神波像是对松辛齐失效了一样,丝毫阻止不了对方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郁小雪,咬它!”

    身后传来一声轻呵,一只雪豹从后面猛扑过来,弹出雪亮的尖爪,一爪划掉了小苍兰的大花,用巨大的体型往小苍兰身上一压,生生压折了小苍兰的茎柱。

    郁青在老后面喊:“松辛齐你的肚子是不是受伤了!”

    松辛齐面无表情地擦掉唇角的血,看了一眼自己被划出一道伤口的腹部,听到郁青在喊:“好痛啊!”

    □□到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精神力在郁青的喊声中稍微平复了一些,松辛齐捏紧自己发麻的指尖,在郁小雪站起来的瞬间朝下面的小苍兰砍。

    小苍兰想逃,然而根茎里面流出的汁液将它黏在地上,根本逃不开。锋利的刀尖破开小苍兰的枝干,在生命最后一刻,小苍兰爆发出惊人的精神波动。

    足以将空间扭曲的极致精神力四散开来,所过之处在另外一个看不见的空间里掀起万丈狂澜。

    “哐当!”

    刀柄掉落在地上,死去的小苍兰被郁小雪倒下来的身躯再一次压住,郁青生死不知地倒在远处,松辛齐身体摇晃了一下,想要抵抗巨大的冲击,最终还是摔在郁小雪的身上。

    ——

    郁青醒来的时候天色是黑的,耳鸣得厉害,趴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症状才减轻。

    他咳嗽了一声,摸索着站起来,周边很暗,只有天边升起了一点没有温度微亮。

    是黎明。

    一片嗡鸣中,郁青在原地怔了片刻,回忆涌入脑海。

    他们遇到了精神系的变异小苍兰,然后……

    郁青甩了甩发懵的脑袋,踉踉跄跄地往前走:“松辛齐,郁小雪,你们在哪。”

    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像砂砾划过干裂的手指,郁青一边咳嗽,一边喊着他们的名字。

    太阳从天边缓缓升起,逐渐照亮这边土地,借着晨光,郁青终于看见了他们,拖着疲软的步子晃到战斗结束的地方。

    地面上全是小苍兰干涸的汁液,郁小雪和松辛齐倒在旁边还在昏迷,郁青想要蹲下来,结果膝盖一弯直接跪了下去。

    “砰。”的一声,疼得郁青一激灵,清醒了很多。

    “松辛齐,松辛齐。”郁青推了推松辛齐,喊了好几声却没有醒来的架势。

    郁青换了口气,吃力地把人翻过来,让他仰躺在郁小雪身上,露出划开深口的腹部。

    郁青拉着自己的衣角,想把衣服撕一块下来给松辛齐包扎,但手上没力气撕不下来。

    一筹莫展之际,旁边的郁小雪眼皮下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郁青惊喜道:“郁小雪你醒了?”

    郁青把松辛齐脑袋抱在自己怀里让雪豹站起来,雪豹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甩了一下尾巴,转头看向郁青还有他怀里昏迷不醒的松辛齐,尾巴僵在了半空。

    郁小雪走过去仔细确认了一遍是松辛齐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眼中不可置信。

    郁青抚上郁小雪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了,是不是脑袋不舒服?”

    雪豹晃了晃脑袋,把郁青放在他头上的手甩掉,眼神里浮现出嫌弃。

    “郁小雪,你知道你现在的眼神像谁吗?”郁青痛心疾首,“像松辛齐。你是我最可爱的宝宝,可不能跟松辛齐学坏啊。”

    郁小雪的眼神愈发一言难尽,他尝试着回到自己的身体却半天不得章法。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带松辛齐离开,但是我现在没有力气了,异能也没办法维持多久,你还有力气吗?”郁青在旁边讲个不停,把松辛齐的身体变小抱在手里。

    郁小雪低着头敛下变幻莫测的神色,忽然耳朵动了动,猛地抬起头朝郁青身后扑过去。

    郁青猝然回头,一只丧尸消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被郁小雪扑倒在地。

    郁青把松辛齐先放下来,匆匆跑去拿砍刀,在郁小雪限制住丧尸行动的时候用力往它脑袋上砍,刀锋陷进去了一半。

    力道不够,再来一次。

    郁青去拔砍刀,然而砍下去容易□□难,他现在全身无力,半天没□□后,直接一脚踩在了丧尸的脸上,双手用力往上拔,总算把砍刀□□了。

    郁小雪咬住丧尸的肩膀,前肢扒拉着丧尸的身体不让它乱动,看到郁青手忙脚乱地稳住身形,一时之间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

    郁青用砍刀比划了两下,最后放弃般垂下手,手指朝丧尸一点,丧尸“碰”一声变成娃娃大小,被虎视眈眈的郁小雪撕碎。

    还是异能好用一点,郁青颇为嫌弃地扔掉砍刀。

    郁小雪把爪子上的血肉扒掉,转身把旁边的松辛齐叼起来,走到郁青身边。郁青伸出双手,手心里被放上了一个缩小的松辛齐。

    郁青把人放到口袋里,翻身上了郁小雪的背,指着前方:“出发!”

    变异植物生存的地方一般都有好东西,比如水源,比如食物。

    郁小雪没有按郁青胡乱指得方向走,而是有目的性地在周围找了一圈,果然,他们在附近找了一条小河。

    郁青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观察过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小心翼翼靠近,掬了一捧水饮尽。

    郁小雪趴在河边,照了照自己的样子,很不熟练地用舌头卷水进口,听到郁青在旁边道:“松辛齐还没有醒来,万一乱走说不定会遇到危险,还是在这里停一下好了。”

    郁小雪心想你还挺听话。

    郁青把昏迷的松辛齐从口袋里拿出来,恢复身形小心放在河边的草地上。

    坐了一会儿,感觉呆等着不太好,转头看了松辛齐一会儿,打算先给他处理一下腹部的伤口。

    郁青从下面往上卷衣服,原本和伤口粘在一起的布料被郁青掀开来,露出里面精瘦有力的腹肌和上面撕裂开来的伤口,有血渗出来。

    郁青条件反射眉头一拧,过了一会儿奇怪道:“咦,为什么我不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