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能干什么

    郁青感觉自己身体像撕裂一样疼,张了张口想喊出点什么,好缓解自己的疼痛。

    他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类似的疼痛,从楼梯上摔下来全身骨折,被熊孩子推了一下摔在地上什么的,当时他也会这样,明明疼得特别厉害,却只能发出很小声的声音。

    “我真的好疼啊。”

    “我知道。”松辛齐擦掉郁青嘴角渗出的血迹,用同样的音量回应他。

    精神链接将郁青体内一瞬间发生的所有变化都同步到了他的身上,那一秒就连他也没有防备过来。共感是有损耗的,郁青感觉到的肯定比他现在感觉到的更疼。

    “怕疼还这么使劲,你不是作死么。”

    “呜呜呜。”

    “知道疼了吧。”

    “知道了。”

    松辛齐心头掠过一丝细细密密的复杂东西,比□□的精神力还要引人注意。他听着郁青小声的啜泣声,心里漫无边际地想,郁青一向不受疼,一丁点小伤也会喊疼,而当真的受了严重的伤,他还是以同样的方式喊着。

    昳丽的眉头紧皱,睫羽轻颤,脖颈因为忍痛下意识地绷紧,露出一截脆弱苍白的弧线。是平时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废物所没有的虚弱和病气,让松辛齐觉得有些刺眼。

    松辛齐拿出一大把晶核放在郁青面前:“把这些吸收了。”

    一旦升起想要吸收的念头,郁青就疼得更加厉害:“我,我吸收不了,好疼。”

    郁小雪焦急地在两人身边转来转去,想去舔郁青,但想起来自己的舌头上的倒刺,只敢用厚厚的肉垫扒拉两个人的衣摆,发出幼猫般的叫声。

    松辛齐感觉到精神链接另一端的人惶恐无措,唇线抿成一条冷酷的直线。

    慢慢的,郁青忽然感觉身上的疼痛逐渐减弱了,这不是错觉,疼痛迅速在他身上流失,好像什么看不见的线把他的疼痛引导到了其他地方,彻底感觉不到了。

    郁青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眨出来两滴眼泪,用手擦掉,坐了起来:“哎,我好像不痛了?”

    不仅是榨干异能的疼痛没有了,就连松辛齐那边共感到的头疼都不见了。

    但是身体还是虚弱的,坐起来的时候没有掌控好力度,差点又要栽倒下去,被后面的松辛齐扶住了。

    郁青回头告诉松辛齐:“松辛齐,我突然不痛了,好神奇。”

    松辛齐勾起唇角,好像是充满讽刺地笑了一声。

    郁青盯着松辛齐更加苍白的脸色,他在异能进化后能感觉到一点精神链接的存在感,虽然疼痛没在他身上了,但他还是能知道松辛齐的身体状况,没比他好多少:“你不会把我的痛感转移到自己身上去了吧。”

    “只是不想听见你吱哇乱叫。”

    他刚才只是想实验一下精神链接的其他作用,链接不止共感和定位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其他功能,这只是了解链接的一种方式。

    松辛齐在心里这样想着。

    郁青看松辛齐的眼神有点感动:“松辛齐你真好。”

    松辛齐脸色一黑,把手挡在面前阻止郁青靠近:“只是疼痛转移,伤还在你身上,别到处乱动。”

    郁青确实没什么力气,应了一声靠在郁小雪柔软的毛发上。

    “现在看看能不能吸收晶核。”松辛齐把车上的晶核推到郁青面前。

    没有疼痛,郁青很快把晶核全部吸收完了,异能恢复过来但是身体还是虚弱状态,骨头酸酸的特别难受,毕竟那是掏空身体发动的异能,想要全部恢复过来只靠晶核是不行的。

    催眠异能者没见过晶核,不知道这些晶核是干什么用的,也不敢问,坐得很远当自己不存在。

    郁小雪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充当沙发,郁青眼睛追着松辛齐,看他带着一身debuff依然沉着冷静地安排接下去的行进路线。

    郁青看了好一会儿,眼睛都看累了,松辛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内心受到了震撼:“松辛齐你感觉不到疼的吗?”

    松辛齐转身瞥了一眼,眼中似是鄙睨:“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废物。”

    郁青:“可是再厉害的人也会疼啊,有的人会说,有的人不爱说,这又不丢人。”

    松辛齐挑眉:“你又要开始你的心灵鸡汤了?”

    “嘿嘿。”郁青傻笑了一下,往旁边拍了拍,“要不要休息一下。”

    松辛齐看了他一会儿,走到面前蹲下来,伸出一只手捏住郁青的脸颊。

    “我休息了,谁看着这车,到时候你被人卖了还得我去赎。”松辛齐拍掉郁青企图阻止他的手,面无表情道,“困了就自己睡,别总吵吵。”

    “哦。”郁青揉了揉自己红彤彤的半张脸,侧身半躺下来,搂着郁小雪闭上了眼睛。

    身体的疲惫感让他迅速进入睡眠,睡之前还在心里想:这就是主角嘛,太有安全感了。

    车一开就开了一上午,最终停下一个山脚下。周围大部分丧尸都被基地吸引过去了,路上丧尸很少,庞大的植物倒是随处可见,都是没有活动力的普通植物。

    松辛齐对前面的感应异能者道:“感应一下周围有没有丧尸。”

    感应异能者苦着个脸:“我异能早就用光了。”

    早上他为了感应基地的丧尸差点当场晕过去,现在哪有力气再用。

    后脑勺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感应异能者吓了一跳往后看去,松辛齐满脸不耐烦地脚踩在后面的车斗上,好像要是他不答应下一脚就会踹在他头上。

    “让你感应,没听见?”

    感应异能者只能抽出自己所剩无几的异能去感应了一下,收回异能的时候感觉他也想吐血了:“没有丧尸。”

    “在这里休息一下。”

    松辛齐拿过车上石涛准备的物资,掀开背包一看,石涛这人准备的东西还挺齐全,把小巧的指南针放在身上,又拿出两份干粮,把郁青叫醒看着他吃完。

    催眠异能者看得直咽口水,在松辛齐冷眼看过来的时候脑袋一缩,不敢再往那边看一眼。

    驾驶座上,感应异能者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不断抓着手臂上的划痕,脸色冷汗直冒,他不知道这个划痕是怎么来的,他想到了那只破窗把手伸进来的丧尸。

    可是他到现在还是正常的不是吗,说不定只是他想多了,这个伤口只是其他地方不小心的抓伤,对,一定是这样。

    感应异能者放下衣袖,把伤口遮得严严实实。

    就在这时,感应异能者身边的窗户突然被人从外面敲了两下,猛地转过头去,发现是松辛齐。

    窗户徐徐往下降,感应异能者口气委顿:“怎,怎么了?”

    松辛齐一边肩膀靠在车子上:“你这个表情做什么,我要吃你?”

    一滴冷汗从感应异能者额头上滴下来:“没,叫我什么事?”

    “你们感应丧尸,具体是怎么感应的?”

    感应异能者愣愣地看着松辛齐,松辛齐用手敲了敲车沿,语气加重:“问你话。”

    感应异能者心里一阵恼火,心想两人异能又不一样,好奇这么多干嘛,问了他就也会感应了?

    但他只敢在心里骂两句,想了想,感觉也说不上来,有异能就会了啊,还能怎么样。

    在松辛齐如有实质的凝视下,感觉他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就要他好看,只能硬着头皮道:“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就感觉,丧尸和我们都要用到大脑,只是他们比较低级,没有思维全靠本能,但本质还是大脑在发挥作用。感应异能就是感应到人的大脑使用异常,有异常的肯定就是丧尸了。”

    他说完抬头去看松辛齐,窗外已经没有人了。

    松辛齐若有所思地走到车后面,感应异能感应的是大脑,他的精神力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大脑有关,或许他也可以有感应能力?

    精神力紊乱还没有消除,这个猜测暂时没法实践。

    郁小雪跑到地面上去耍了,找了一株长得极高的大树嗖一下爬上去,在树枝上趴着盯着下面的人,粗壮的尾巴吊在空中,时不时地甩一下。

    郁青喝了点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还困。”

    高烧也睡,用完异能也睡,他不会要睡傻了吧。

    听到郁青的哈欠声,松辛齐和感应异能者也感觉到了困意,大家都是耗尽异能的人,急需要休息。

    感应异能者到:“这里短时间不会有丧尸过来,我们在这里睡一觉应该没有关系。”

    松辛齐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不能在车上睡,他不放心睡在不信任的人旁边。

    最终的归宿还是树。

    郁小雪从树上下来,背着郁青一齐爬了上去,这棵树极高极粗,承载两个人一只豹没有任何问题。

    郁青在最上面,松辛齐在中间,郁小雪在最下面,能保证有危险的时候郁小雪第一时间知道,然后提醒两人。

    另外两个人则觉得车里面更安全,一个在后座一个驾驶座就这样休息。

    好久没睡过树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舒服,但是郁青困极,没有精力在意这些有的没的,身体刚碰到树干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脑中持续不断的刺痛让松辛齐没办法立刻入睡,合着眼睛眯了一会儿,用手臂挡住眼睛,透过漏下的一点光线,看到上面已经睡着的郁青。

    郁青耷拉着脑袋睡得很熟,眉头却皱得紧紧的,像是在难受。

    松辛齐看了一会儿,忽然啧了一声,起来两步攀上郁青所在的枝干,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郁青当垫子。

    怎么折腾郁青都没醒,最后安稳躺在衣服上面,脸色勉强好了一些。

    松辛齐穿着内衬,点了点郁青的额头,喃喃道:“娇气的小废物。”

    催眠异能者在后座上翻来覆去,她全程没有怎么出力,大中午还饿着肚子根本睡不着,前面的感应异能者还在打呼噜,吵得人更加睡不着。

    她肚子饿的咕咕叫,透过窗户看了看树上的两人,悄悄下了车,想去后面的车斗上偷点东西吃,然而就在她刚开了车门,树上的郁小雪就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催眠异能者只好又退了回去,扰人的呼噜声一直在响,她忍无可忍,坐起来吼道:“能不能别吵了!”

    呼噜声在她出声的下一秒停止,催眠异能者翻了个白眼继续酝酿睡意,过了几秒,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她看见原本躺在椅子上睡觉的感应异能者宛如雕塑一样直挺挺地坐着,当前阳光被乌云遮住,他们还在树荫底下,车内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催眠异能者有点心慌:“喂,你没事吧。”

    这时,乌云散开阳光洒下来,照亮了感应异能者青灰色的皮肤,他的脖子仿佛生了锈的钟表,咔咔咔一点点往后面转过来,催眠异能者放大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张朝她扑过来的丧尸脸。

    “啊啊!!!”

    树下尖锐的惨叫声吵醒了睡眠中的松辛齐,松辛齐眉头用力一拧,杀气重重地往下看去,越野车剧烈晃着,里面传来催眠异能者的呼救声。

    松辛齐和郁小雪跳下去,脸上乌云密布地一把将车门打开:“给我安静一点。”

    被丧尸扑倒在车子上的催眠异能车看到松辛齐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救救我!”

    一道雪白的残影钻入车后座,丧尸嘶吼了一声,放开催眠异能者去抓咬住他肩膀的郁小雪。

    一人一兽在狭窄的车间缠斗起来。

    郁青也被声音吵醒了,睫羽颤了颤睁开眼睛,忽然发现自己身后垫了一件衣服,他就说睡到后面那股子难受劲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衣服的缘故。

    下面又一声惨叫,郁青往下看去,郁小雪整个身体钻进了车后座,只留一根尾巴在外面激烈地甩动。

    催眠异能者从另一边开启的车门后面跌下去,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

    郁小雪往后拉扯,从车子里面拖出来一只丧尸,郁青定睛一看,这不是开车的感应异能者吗。

    丧尸普一被郁小雪拖出来,就遭到了松辛齐和郁小雪的两面夹击,一时之间没有反抗的余地。

    然后就算是被动挨打,丧尸的生命力依然很强悍,松辛齐在丧尸脑袋上劈了好几刀,脸上已经面目全非了,身上也七零八落被郁小雪撕下来好几块人体组织,然而就是死不掉。

    催眠异能者惊魂未定地望着那边离得越来越远的丧尸,坐在地上不断喘息,最后摸到了自己的锁骨,上面有一块抓伤。

    她脸色煞白,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车窗玻璃上照,看到自己锁骨处那个细小的伤口。催眠异能者用力地搓了搓,看向那边正在对抗丧尸的松辛齐和雪豹,丧尸的脑袋只剩下一半,体表肌肤也被撕咬地差不多。

    催眠异能者从脚底升起一股深深的胆寒,好像已经预料到了未来的结局。

    不行,不能这样。她的伤口只有这么一点小,万一根本不会感染呢,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催眠异能者见那边没有关注到这边,朝驾驶座跑去。

    树上的郁青本来在看两人处理丧尸,忽然听到车子引擎启动的声音,转头往那边一看,催眠异能者居然要开车逃了!

    “那个人要跑!”郁青出声提醒松辛齐。

    丧尸没了生息,车子也跑了出去,郁小雪如一只离弦之箭朝车子冲去,变异雪豹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渐渐赶上越野车。

    催眠异能者看到窗外的郁小雪愈发惊慌,一脚踩上油门,郁小雪也跟着加速,一爪子拍碎了玻璃窗。

    催眠异能者惊叫一声,细碎的玻璃渣划破了她的脸。

    “嗷!”

    催眠异能者猛然转过头,眼睛盯着面露凶相的雪豹,郁小雪忽然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奔跑速度慢了下来,越野车同时间再次提速,将郁小雪甩在了后面。

    到底是刚断奶的小豹子,还没有经历过人世险恶,在同一个把戏上栽倒两次也是情有可原。

    身后传来一声口哨,郁小雪迷离的眼神骤然恢复明亮,甩了甩脑袋,转身朝松辛齐方向跑去。

    郁青看见郁小雪一只豹回来有点可惜:“没追上吗,上面还有石涛留下的遗产哎。”

    “逃就逃了,继续睡吧。”松辛齐翻身上树,仿佛刚才只是一个不需要放在心上的小插曲。

    既然松辛齐都不担心,那郁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把身下的衣服往上提了提,舒舒服服地靠在上面,眼睛闭了一会儿忽然出声:“刚才被吵醒,感觉都要睡不着了。“

    然后松辛齐就眼睁睁看着才说完这句话的郁青光速陷入睡眠。

    他发成一声哼笑,双手抱胸也合上了眼睛,现在得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体力,其他所有一切都没有这个重要。

    昏迷般的沉睡直到下午才被郁小雪叫醒,不知何时,树下面站了两只丧尸,仰着脑袋正企图爬上来。

    放眼望去,隐约可见更远的地方零零星星几只丧尸朝这边走过来,丧尸终于被他们吸引过来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睡眠,松辛齐感觉□□的精神体稳定了一点点,往下面看了一会儿,把郁小雪叫上来:“去背郁青,上山。”

    郁小雪蹭蹭蹭爬到了郁青所在的地方,前肢伏在枝干上方便郁青爬上来。

    等郁青上来后,郁小雪往更高处爬去。这棵树长得很高,一路往上,树顶直接连到了山腰。

    郁青抱住郁小雪的身体,往下看着越来越高的地面,还有变成绿豆大小的丧尸脑袋。

    松辛齐则选了另外一条路,以慢一点的速度登上了山。

    郁青和松辛齐都需要更长时间的恢复,他们得先找一个难以被丧尸接近的地方,这时候郁小雪就派上了大用场。

    作为一个变异雪豹,郁小雪极其擅长攀岩,上山下山如履平地,给郁青刺激坏了,他就像在坐山地过山车,一下子翻到了山顶,又一下子面向山底。

    郁青:“好玩!”

    旁边的松辛齐敲了一下郁青的脑袋:“别好玩了,抓紧点,郁小雪要起跳了。”

    郁小雪观察了一番岩壁与岩壁之前的距离,盯着某个落脚点,压低身体蓄力一跳,轻巧地落在另一座山顶上。

    郁青在背上也感受到了在悬崖上来回穿梭的刺激感,脚下是万丈悬崖,他们在之间却如鱼得水。

    “郁小雪好棒!”郁青亲了雪豹脑门一口。

    郁小雪高高扬起脸,尾巴甩得格外欢快。

    松辛齐也跟着跃了过来,稳稳落在郁小雪边上。

    郁青一碗水端平,向松辛齐送出掌声:“松辛齐也很棒。”

    松辛齐颇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闭嘴吧。”

    他们在悬崖峭壁之间奔跳,期间还夹杂着郁青兴奋的呼声,反正郁青是彻底迷失方向了,索性专心享受其中的过程。

    在郁青充满活力的欢呼声和郁小雪邀功似的轻吼中,原本还被精神力搞得心情糟糕的松辛齐,不知不觉也挂着一个浅淡的笑容,眼底拂过一丝无奈。

    最终他们在断崖底下找到了一处山洞,这里地势险要,即使丧尸被人气吸引过来,也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是个不错的临时庇护所。

    郁青被郁小雪放下来后像个被供着的祖宗坐在那里,看着松辛齐和郁小雪忙进忙出布置歇脚的地方。

    坐着坐着,郁青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我能干什么?”

    松辛齐眼皮也不往这边抬一下,口气冷淡:“你能呼吸就行。”

    郁青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

    不被允许帮忙,郁青靠在山壁上盯着头顶的岩石发呆,从这边的岩石看到那边的岩石,一路看到山洞深处,他往后面看了看,忽然看到岩壁上面挂着什么东西。

    定睛看了看,那东西像是感受到了郁青的视线,收回尾巴露出了一个布满鳞片的圆脑袋。

    “松辛齐。”郁青喊了一声,转过头对刚进来的松辛齐道,“蛇肉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