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进化

    车斗上除了石涛还有一个催眠异能者,催眠异能者是位长得漂亮的女士,石涛丧尸围城都不忘带一个女伴,真是色蒙了心。

    石涛察觉松辛齐的异状,心里闪过一丝疑虑:“你怎么了?”

    郁小雪用爪子拨开扒在车斗上企图上来的丧尸,摆头晃着尾巴在石涛身上嗅了嗅。石涛身体绷紧,面对猛兽开始生理性轻微发颤。

    催眠异能者惊惧交加,抓紧了石涛的手臂。石涛不敢动,状似镇定地对松辛齐道:“对了,郁青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松辛齐眉宇烦躁,踹下爬上来的一只丧尸:“关你屁事。”

    郁青在松辛齐面对车外的时候,迷迷糊糊探出口袋:“有人叫我?”

    松辛齐用手指头把他压回去,低声道:“不关你的事。”

    车外丧尸尖叫声吵闹,两人简短的对话淹没在其中,别人只能看到松辛齐低头,以为他在检查身上伤口。

    两边的丧尸分别由石涛和松辛齐负责,催眠异能者站在车斗连接车身最中间的安全位置,

    越野车体积不算大,没有货车碾压一切的气势,在丧尸群中艰难行驶,不断有丧尸的手伸向车中,要他们一个一个清理出去。

    前面忽然传来感应异能者的叫声,引得催眠异能者也跟着叫了一下,一只丧尸手突破副驾驶车前玻璃,无奈被玻璃限制住,只能奋力向感应异能者抓。

    感应异能者吓破了胆,上半身紧紧贴着车门,生怕自己被抓到:“前面有丧尸,老大救命啊!”

    一道雷电劈向丧尸,丧尸衣服焦黑,冒出白烟,依然嘶吼着朝感应异能者抓。

    “它还没死,还没死啊啊啊!”

    尖锐的惨叫声宛如一根尖针狠狠扎进松辛齐脑海,脸色立刻又白了一分。

    他用精神力将丧尸意志抹除,语气发狠:“闭上你的嘴。”

    已经伸到感应异能者面前的丧尸手垂了下来,晃晃不安把尸手拨到一边,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

    三两道雷间连劈在丧尸身上,石涛后背冒汗,超强度的异能使用让他有些力竭,他喘了口气,看向负责另一边的松辛齐。

    松辛齐脸色比他还差,但是异能使用起来丝毫不手软,一扫就是一片。车后面则由那只吓人的雪豹负责,它已经长好了利爪和尖齿,啃丧尸就像啃豆腐一样,咬住丧尸的脖子甩到车后面。

    “嗷!”郁小雪威风凛凛地朝车下咆哮。

    他果然是捡对人了。

    其实松辛齐的异能一直在飞速消耗,因为高烧debuff,他的异能杀伤性锐减,不过好在他不需要杀掉每一个丧尸,控制它们不靠近车子就好。

    而且他身上还有一百多颗晶核可以随时补充异能,突围出去还是没问题的。

    基地除了已经完全堵塞的大门之外还有一个专门用来逃跑的后门,所有幸存着的异能者全部往后门跑去。

    一个增幅异能者刚突破堵在门口的丧尸出来,看到一辆车子从面前经过连忙将一只手高高举起,高声呼喊:“这里有人,救救我!”

    石涛命令感应异能者:“别停!”

    眼看车子就要离他越来越远,单凭自己赤手空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增幅异能者一咬牙,强化腿部力量追在石涛越野车前面:“老大,救救我老大!”

    石涛充耳不闻增幅异能者的求救,这么紧急的时刻,停留一秒都是给丧尸机会,增幅异能者的异能只能强化他自己,对他们一点用都没有。

    增幅异能者绝望地发现,明明他离越野车只有一步之遥,可石涛始终没有想要伸手拉他的打算,松辛齐看都没有往这边看,郁小雪就不用说了,它根本不知道异能者在干嘛。

    增幅异能者咬紧牙关,加大异能输出打算一鼓作气直接跃到车上去,没想到下一秒,一道雷从他头顶劈了下来,肌肉瞬间僵直,往后倒了下去。

    听见催眠异能者的惊呼,松辛齐往这边看了一眼,刚好目睹了增幅异能者被石涛劈中后被丧尸围堵的全过程,看石涛的眼中闪过一丝鄙睨。

    然而另一件奇特的事发生了,原本追着车子的丧尸急急调转了方向,有些已经扒住车子边沿的丧尸也主动跳了下去,丧尸们如同蚂蚁看见了面包屑,一股脑全冲了过去。

    即使增幅异能者的身体已经被前面的丧尸淹没了,后面来的丧尸还是一个接一个地扑上去,形成一个怪异的丧尸鼓包。

    这一变故给了他们短暂喘息的时间,松辛齐迅速吸收了三颗晶核,把消耗的异能全部补回来。

    虽然异能恢复了,但是他的头疼症状依然没有缓和,这是他长时间使用异能的后遗症——精神力暴动。

    不管吸多少晶核都没办法解决,目前的缓解办法只有靠时间……哦,还有听郁青的废话。

    石涛看着那堆丧尸鼓包陷入沉思,周围也有一些同样的鼓包,一些明明离他们很近,却还是往鼓包去的。

    之前不知道鼓包是干嘛的,现在亲眼看到它形成终于知道了。

    车从一个街头开往另外一个街头,周边有不少逃跑的异能者和车辆,鸣笛声和各色吼叫声对松辛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晕眩,立刻扶住车沿让自己的身体站住,不让石涛看出来不对劲。

    异能者们看见车子都想要上来,有时候甚至出现了为了上车把同伴推下去的情况,一时分不清人类和丧尸哪个更危险。

    “你他妈让我上去!”

    “是我先来的!”

    某辆行驶中的小轿车车顶,两个异能者起了争执,浑然不顾已经爬上来的丧尸互相推搡起来。

    一个异能者被丧尸拽着裤脚,失足摔下来车,滚下来的身体挡住车前玻璃,前面正好是个拐角,轿车撞在了墙壁上,车里的人惊慌失措地想要倒车,却来不及了。

    很多人在往后门逃,人越多丧尸也会越多,石涛渐渐力不从心,好几次异能都使不出来,他视野一转,停在一个离车子不远的异能者身上。

    那个异能者逃得好好的,忽然从天而降一道雷,威力不大却把他的脚电麻了。速度就慢这一下,他被丧尸抓住了。

    又一个鼓包形成,石涛这边的丧尸都往那边去,压力骤减。

    石涛眼里闪过精光,他找到一个既能节省异能又能击退的丧尸好办法。

    他们终于来到了后门,那边有很多异能者,无数丧尸堆成一个个鼓包。

    一部分丧尸堵在门口,一部分丧尸去组成鼓包,竟然在中间形成了一段没有任何丧尸的真空地段,他们暂时安全了。

    松辛齐背后被冷汗浸湿,耳朵嗡鸣几乎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感应异能者身体左右摆着,去看前面的情况:“老大,后门好像也被堵住了。”

    松辛齐强撑着立住身体,往前面看了一眼,排山倒海一样丧尸群堵在那边,他们像极了被人墙堵在里面的困兽,不管从哪里突破都没有出口。

    于此同时,他感觉到高烧在慢慢褪去。

    石涛神色凝重,转头道:“松兄弟我们……”

    话头被石涛自己截住,他愣愣得看着脸上血色全失,快要站立不住的松辛齐,凝重渐渐被精光取代。

    不知道把松辛齐丢下去,会吸引走多少丧尸。

    “松兄弟,你怎么了?”石涛语气听着像是在关心人,脸色阴翳,一步一步朝松辛齐走过来,“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没等靠近,郁小雪横在了两人之间,做出预备攻击的姿势朝石涛龇牙。

    石涛脸上挂着冷笑,朝催眠异能者示意。催眠异能者站出来,站在郁小雪面前:“看着我的眼睛。”

    郁小雪吼了一声,露出利齿就要往两人扑过去,却在眼睛接触到催眠异能者的时候忽然一顿,往一旁倒了下去,身体还在起伏,像是睡着了。

    车子还在往前行驶,越来越接近外围的丧尸潮,松辛齐沿着车斗边缘坐下来,汗水浸湿碎发,嘴唇惨白。

    石涛:“你现在好像使用不了异能了,但是还有这么丧尸在外面,我们出不去,只能牺牲一下你了,松兄弟。”

    松辛齐冷眼看着石涛走过来,石涛最讨厌他这种冷静的眼神,高高在上,好像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跳梁小丑。

    石涛胸腔充满怒意,他早就看不惯松辛齐了,要不是实力不允许,他在最开始就应该杀了松辛齐。

    但是现在也一样,不仅可以让松辛齐死,还可以给他自己提供一条逃生的路。

    就在他快要靠近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里好像钻进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的视角迅速下降,直接接近于地面。

    退了烧的郁青缓缓从口袋探出头来,被突如其来的头疼刺了一下,抬头看到了像是要快死了的松辛齐。

    郁青一个激灵,都顾不上欲裂的脑袋,恢复成人身高扑到松辛齐身上。

    “松辛齐你怎么了?!”郁青吓得胡言乱语,“你不能死,没了你我可怎么活啊。”

    松辛齐脸色铁青地拿开郁青的手:“没死,别叫魂。”

    不知道是不是郁青异能进化后精神力链接更紧密的缘故,单单是两句话松辛齐的头疼就缓解了不少,支撑着勉强站了起来。

    状况外的石涛懵了:“郁青你是怎么出现的,你做了什么,我怎么突然变小了!?”

    郁青也很茫然,站起来看到车外面密密麻麻的丧尸群,收回视线环顾车上跌倒在地的催眠异能者,变成娃娃体型的石涛,昏迷的郁小雪,虚弱的松辛齐,大概好像明白什么了。

    没想到在他高烧的这段时间,剧情都走到石涛要推松辛齐下车的时候了。

    看来他醒来的正是时候,居然阻止了石涛的阴谋。

    他低头看向一只脚就能踩死的石涛,板着脸把他揪起来,石涛的四肢在半空乱晃,神色惊恐:“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

    开车的感应异能者看了一眼后视镜,压根不敢说话。

    紧接着,石涛被一只从郁青身后伸出来的手接过来,他眼前是松辛齐冰冷的脸:“情况紧急,便宜你了。”

    石涛没听懂松辛齐话里的含义,就感觉身体忽然腾空,他居然被松辛齐直接抛下去了!

    “不!!”

    石涛在空中挥动着短小的四肢,眼睛里全是恨意和不甘心,在摔到地上看到一只巨大的丧尸俯下身来时却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别,救命救命,啊啊啊!!”

    车后面的惨叫声让催眠异能者和感应异能者齐齐打了个寒战,看他们的眼神全是惊惧。

    “我,我是被他胁迫的。”催眠异能者跪坐在车上,打了个指,将郁小雪唤醒,泪流满面,“别杀我求求你。”

    感应异能者也想说什么,只听松辛齐说了一句“继续开”,就没再敢说什么。

    身前身后都是丧尸,除了前进没有其他出路。

    “我的异能短时间没办法再用了。”松辛齐低沉的声音在郁青身后响起。

    郁小雪被催眠异能者叫醒,甩了甩头站起来,刚开始有点站不稳,走了两步以后很快适应过来,在郁青身边贴着站,对围堵在后门的丧尸虎视眈眈。

    郁青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手掌心,他感觉自己的异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聚集在自己体内,像颗还没有梳理好的,庞大的但是还在混乱期的小宇宙。

    他仰起头看着后面的松辛齐:“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你试。”

    感应异能者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丧尸群,腿都要抖抽筋了:“前前面,有丧丧丧……”

    松辛齐:“继续开,加速。”

    感应异能者不敢反抗,闭着眼睛一咬牙,踩下油门朝后门全速冲了过去。

    郁青盯着临近的丧尸群,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刚进化的异能还不稳定,也不知道大范围使用效果会怎么样。但这里只有他的异能对丧尸有用,如果他失败了,全车人都要跟他一起死。

    郁青呼出口气,专注地盯着前面,就像身后的松辛齐盯着他一样。

    在车头离冲过来的丧尸只有十几米的时候,郁青朝前面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

    堵在前面如潮水般密集的丧尸在郁青压下手掌的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了。

    越野车在同一时刻驶出空空如也的大门,冲出了基地。

    丧尸不是消失了,而是全部变成了娃娃大小,被越野车碾进了车轮底。

    感应异能者睁开眼睛一看,看到宽阔的外面惊喜道:“我们出来了!”

    以为自己死定了的催眠异能者捂住嘴哭了起来。

    “噗——”

    一大滩血喷在了车斗前面的挡风尾上,留下触目惊心的艳色,松辛齐瞳孔微缩,迅速接住了倒下来的郁青。

    郁青脸色惨白,和唇边的鲜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下,又吐出一滩血。

    郁小雪呜咽了一声,焦急地两人周围转来转去。

    “郁青。”松辛齐轻声叫着。

    郁青睫羽颤了颤,眼睛半阖:“我成功了吗?”

    松辛齐:“成功了。”

    “好耶。”郁青笑着对松辛齐比了个耶,等放下手的时候,声音才带了点哽咽。

    他不知道自己不稳定的异能会发挥多少作用,所以直接使出全部实力,然而丧尸的数量不可计数,发动异能的瞬间直接榨干了郁青的全部异能,甚至还不够,为了填补空缺,身体自动把能调用的所有能量全都转化为消耗出去的异能,掏空身体。

    “松辛齐,我身体好痛,哪哪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