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争吵

    街上的人想着赶快去排队拿食物,仿佛没有听到小郁青的呼救。

    大块头破窗而出,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两只脚踩在碎片上,望着小郁青逃跑的方向追着而去。

    郁青感觉膝盖又麻又疼,只想快点跑出去,根本没有时间用异能把自己变回来,然而五岁孩子奔跑速度怎么可能跟一个成年人比。

    没一会儿,他的影子就被身后更大更壮的黑影彻底笼罩,地上倒影出大块头伸出来的粗壮手臂,即将碰到他的身后。

    郁青紧急刹车,朝反向扭头跑,从大块头□□钻。大块头捞人的手一空,被郁青逃了过去。

    大块头转过身往回追赶郁青,路上都是往前走的人流,郁青靠着小身形沿着墙壁边缘跑,大块头被人流挡住,一怒之下将挡路的人全部挥开。

    “靠,你干什么!”

    “有病啊。”

    “走路当心点!”

    不顾摔在地上的路人,大块头一路推攘着人群,朝郁青方向追去。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近,郁青往后一看,大块头就和他相差两个人的距离。

    郁青眼前闪过一截外部楼梯的防护栏杆,大块头推开那两个人,郁青身体一转,像条抓不住的鱼从栏杆缝隙里钻进了楼梯。

    大块头把手伸进栏杆里,郁青往后缩,指尖停留在他腹部一拳处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楼梯前面有一个半人高的铁栏杆,大块头抓不到郁青只好从正面越过去,但他半个身体还在栏杆上面的时候,郁青又从第三阶楼梯的栏杆缝隙里钻了出去。

    旁边的人冷眼旁观两人的追逐戏,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郁青跌跌撞撞地往外跑,五岁大的身形很快淹没在人群之中,大块头沉着脸从栏杆上下来往郁青消失的方向走,一路没找到人,追到拐角,迎面撞上了满脸阴霾的松辛齐。

    五岁大的郁青被松辛齐一只手抱在怀里,埋在肩膀上不停地掉眼泪:“松辛齐我的头好痛,手臂也好痛膝盖也好痛呜呜呜呜!”

    松辛齐看了看郁青摔破了皮还在流血的膝盖,又检查了一下手臂上长长的划痕和头上乌青的肿胀,深邃的瞳孔中翻起幽光。

    “老大,那边又有人打起来!”

    “这两天怎么天天有人闹事,还把不把我这个基地老大放在眼里了!”石涛把水杯往桌子上一砸,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身上一批,“走,过去看看。”

    石涛赶到的时候,现场被围得水泄不通。

    “起开,都起开。”石涛拨开人群,走到中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入眼就是一大滩刺目的鲜血。

    他定睛看去,躺在血泊里面气息奄奄的不正是他派出去弄郁青的大块头么。

    大块头膝盖骨被剜了,连接处血肉模糊,两块骨头整整齐齐放在大块头两边,手臂上划满了密密麻麻的划痕,高高肿起。他翻着白眼用指甲抠挖自己的脑袋,留下一道道深红抓痕,看上去十分骇人。

    石涛吓了一跳:“这……他怎么了?”

    路人也很懵逼,脸上还挂着未消的恐惧:“不知道,他突然抱着脑袋吼,然后开始自残。”

    “自残?”石涛从脚底伸出一股深深寒意,看到旁边抱着一个孩子的松辛齐掀起眼皮往他这边望过来。

    石涛头皮一阵发麻,尤其是看到松辛齐向他走过来后升起了立刻转身逃跑的强烈感觉。

    “松,松兄弟,这又发生什么事了啊。”

    松辛齐眼神冰冷:“不该是我问你么?”

    石涛额头冒了冷汗:“我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也是刚被人叫过来的。”

    松辛齐笔直地立在他面前,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离得近了石涛才发现他怀里抱着的是缩小版的郁青,大半张脸都埋在松辛齐的胸膛,只露出轮廓漂亮的一截下巴,但此时他什么心思都起不来,只想着先怎么把这关过去。

    “他跟你没关系?”

    “真没关系。”

    松辛齐笑了一声:“你再说一遍?”

    石涛的声音堵在喉咙里,怎么都发不出声,他余光瞟到了地上不知死活的大块头,满心都是后悔和后怕,他伸手对天发誓:“真,真跟我没关系,这人就是一个被色迷了心智的垃圾。但我也有错,是我倏忽没管理好基地,这样,我现在就向全基地宣布,谁要是再不长眼惹了你们,我立刻把他驱逐出基地,你看怎么样?”

    石涛脸上摆满真诚,昨天感应异能者跟他说,a市安全区的丧尸都被这边的人气吸引过来了,数量过百。基地建得匆忙,防护措施没有跟上,等丧尸过来搞不好能把他们一锅端了,基地没有比松辛齐更强的异能者,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他留下来。

    松辛齐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在他耳边低声道:“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人惹到我头上,不管是谁你都别想好过。”

    “我知道我知道。”石涛叠声应和,“看这事闹得,你们都没吃饭吧,这样,你们先回去,我一会儿让人把食物给你们送过去。”

    郁青闻言把脸从胸口探出来:“还要一瓶热水。”

    石涛:“行行行,祖宗你说什么都行。”

    松辛齐带着郁青离开,郁青因为腿疼赖在松辛齐身上不下去,松辛齐就这么抱着。

    “怎么随便跟别人出去。”

    郁青吸了吸鼻子:“他伪装成你的样子,我一开始没发现。”

    松辛齐见郁青可怜兮兮的,罕见的没有出言嘲讽:“以后就算是我,也要先确认一下真假。”

    郁青点了点头。

    走着走着,郁青感觉周围环境有点不对劲:“我们去哪?”

    “分开来还是太危险了,你跟我去住。”

    郁青沉默了一下,虽说之前是挺危险,但是松辛齐今天搞这么大一出,加上石涛的承诺,应该不会再有人作死了。没有这些顾虑后,他还是挺喜欢一个人住的。

    他想了想措辞:“可是我想和郁小雪一起睡。”

    松辛齐没回话,郁青再接再厉:“如果我过去,你可以睡地板吗?”

    “郁青,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松辛齐声音变得有些危险。

    郁青抿了抿唇,换一个角度:“我睡觉会乱动。”

    “让你动。”

    “我还会拉着你讲话。”

    “你讲。”

    “……”郁青沉默了一下,“我喜欢搂着郁小雪睡。”

    松辛齐脸色拉下来:“跟我住很为难你?”

    郁青不说话了,察觉郁青变相的反抗,松辛齐脸色黑如锅底,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这可由不得你。”

    郁青被松辛齐态度强硬地带回了房间,松辛齐把郁青放在床上,半蹲下来握住他光滑细腻的小腿:“我看看。”

    郁青放松肌肉,让松辛齐检查伤口,松辛齐从登山包里拿出一罐未拆封的红霉素,棉签蘸了药水清理膝盖上的灰尘和石子。

    松辛齐语气很不好:“疼了也给我忍着。”

    然而松辛齐的动作异常轻柔,根本没有给他喊疼的机会。

    涂完药水,郁青看着低头沉默着收拾东西的松辛齐,心想松辛齐的涂药技术有进步啊。

    将药水放回背包,一束光始终照在背包上,将拉链晒得滚烫。窗外阳光明媚,却驱不散松辛齐心中的阴影,他感觉自己也不是万能的,稍微离开一会儿小废物就出事了。

    他心里一阵烦躁,要不是如今野外生活变故太大,他早就离开了,要不还是把石涛杀了接管基地?可是这里地势不行,当个临时落脚点还行,不能长期待着。

    郁青突然想起来:“对了,郁小雪还在那间房子里。”

    松辛齐瞥了一眼已经满血复活的郁青,想起来还有另外一只小小废物:“等着。”

    “还有它的奶粉!”

    松辛齐拿着郁青给的钥匙开门,床底下的郁小雪一下子冲出来,看见是松辛齐四肢摩擦地面生生停了下来。

    “咪呜?”豹豹疑惑。

    松辛齐看到雪豹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短短几天没见郁小雪居然长这么大了,郁青给他喂的是激素吗?

    郁小雪绕过松辛齐想去外面找郁青,被松辛齐一把拽住了尾巴,郁小雪喉咙里响起威胁的呼噜声,扭头去咬松辛齐,松辛齐手一抽,郁小雪咬了个空。

    松辛齐面无表情地拉开背包,把郁小雪摁倒在地,不顾它的挣扎塞进背包拉上拉链,一气呵成。

    恢复了身形的郁青坐在床上等松辛齐回来,没一会儿,门从外面打开,一道雪白的身影窜进屋子里,呜咽着朝郁青扑过去,在半空中被松辛齐截下。

    郁小雪的四肢在半空中挣扎着,慢慢安静下来,被松辛齐放下来后飞快窜到郁青身边,厚实的肉垫搭着床沿,小心避开涂了药水的膝盖,去舔郁青的手背。

    “好痒啊。”郁青笑着躲开郁小雪带着倒刺的舌头。

    很快适应了新环境的郁小雪跳上床挨着郁青趴着,松辛齐没说什么,嘱咐郁青两句后出了门。

    松辛齐前脚刚离开,郁小雪后脚就下了地,它在房间里来回嗅闻,扒拉掉一个箱子,从最底下叼了什么东西在嘴里,然后回到郁青身边,示意郁青伸手。

    “你要给我什么?”郁青懵懵地向它伸出手,郁小雪低头,吐出嘴里面的五颗晶核。

    “!?”郁青把晶核推拒回去,“不行,这是松辛齐的,快还回去。”

    郁小雪甩了甩尾巴,十分不服气地叫了一声。

    郁青板起脸:“不可以偷别人的东西,还回去,听话。”

    更何况偷的还是松辛齐的东西,郁小雪这条小命还要不要了。

    在郁青的连声催促下,郁小雪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含着晶核重新还了回去。

    松辛齐回来之后,郁青看松辛齐的眼神都是心虚的。

    松辛齐察觉不对,“郁青,你那是什么眼神?”

    郁青:“我会教郁小雪好好做豹,如果它死了我会很伤心的。”

    松辛齐皱起眉:“你说这个干什么?”

    “没有,我就跟你说一声。”

    松辛齐:“?”

    晚上,郁青如愿以偿地搂住雪豹睡着了,这张床很大,睡两个人加一只豹子也绰绰有余。郁小雪睡得正香,忽然感觉后颈的皮毛被人揪住,整只豹腾空起来,被松辛齐丢下了床。

    郁小雪打了一个滚从地上站起来,想找个角度重新上去,被松辛齐凶神恶煞的眼神震慑住,回想起刚才被打包带回来的场景,呜咽一声凄凄惨惨盘在床下。

    郁青一个人已经是他忍受极限了,郁小雪绝不可能上他的床。

    为表诚意,这几天松辛齐不出门做任务也有人送餐上门。过了几天滋润日子,松辛齐想着晶核的事,打算出去一趟。

    郁青被松辛齐叫醒发现天还蒙蒙亮。

    “你要去做任务了吗?”

    松辛齐点点头,给了他一件新衣:“你跟我一起去。”

    郁青不想去:“算了,我还是在基地等你回来吧。”

    “你打算一辈子就当个混吃等死的废物?”松辛齐出言嘲讽。

    “我本来就是啊。”郁青从床上支棱起来,理直气壮道,“而且你之前不是不让我跟去,说只会给你拖后腿么。”

    松辛齐一噎:“少废话,让你去你就去。”

    “我不想去……”

    “郁,青。”

    郁青有种被教导主任逮着喊名字的压迫感,不情不愿下床换衣服,走到哪脚边都黏着一只雪豹。忍不住腹诽,让他别出去添乱的是松辛齐,让他别待在基地当懒虫的也是松辛齐,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啊。

    郁青看到脚边的雪豹,眼睛一亮:“我想把郁小雪也带出去,它会找晶核。”

    “它还有这种功能?”

    郁青点头:“每次你给我晶核它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可能是变异动物对晶核有特殊感知,总之带上它我们找晶核不就方便多了。”

    松辛齐看了一眼跃跃欲试想要扑上来的雪豹,同意了。

    由于郁小雪的生长速度过快,郁青就算使用异能也没办法把它缩小成巴掌大小,只能问松辛齐要一个背包,郁小雪身体变成篮球大小后主动跳进背包,坐下来不动了。

    “真乖,在里面不要出声哦,我很快把你放出来。”

    “喵。”

    松辛齐冷眼看着郁小雪在郁青面前卖乖的蠢相,和之前凶残到想要咬他的那只判若两豹。

    郁青把背包拉链拉上,在中间留了一个缝隙供郁小雪呼吸。

    在守卫那边登记完出了城,郁青把胸前的背包拉开来。郁小雪坐在郁青腿上,直起身体看着前方,长尾巴不断摆动,兴奋地叫了好几声,此时郁小雪的嗓音趋于浑厚,不再是小时候尖细的猫叫,听上去威风凛凛。

    行驶了一会儿,郁小雪忽然扭头往左边叫了一声,厚厚的肉垫扒拉起窗户,郁青抱住郁小雪乱动的身体:“怎么了?”

    郁小雪用脑袋蹭了蹭郁青,发出撒娇似的呜咪声,郁青想了想,对松辛齐道:“小雪好像找到晶核的位置了。”

    松辛齐调转方向盘,朝郁小雪指示的方向开去,没过一会儿,旷野出现了三只分散着的丧尸。

    还没开到,松辛齐就用异能远程弄死了三只丧尸,停车下去挖晶核。郁青和郁小雪也跟着下去,郁小雪小跑到其中一个丧尸脚边嗅闻。

    这只丧尸的脑袋里真的挖到了晶核。

    郁青双手捧着雪豹的脸颊不断揉搓:“郁小雪好厉害!”

    “呜呜~”郁小雪愉快地抖了抖耳朵。

    有了郁小雪的指引,他们找晶核的效率特别高,短短一小时就找了五块晶核,而且他们找晶核的地方不在丧尸密集区,几乎没有危险,同时他们离基地也越来越远。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a市边缘地区,这里丧尸变多,郁青坐在车上没下去,松辛齐和郁小雪下车找晶核。

    一阵风吹来,郁青后颈的寒毛莫名其妙竖了起来,往后看去,除了树就只有看不见的风。面色疑惑地转回头,没过几秒,郁青又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回头看去,还是什么都没有。

    闹鬼了?

    “啪嗒啪嗒。”有什么东西在敲击车尾,郁青脸色刷一下变白,可看过去还是一团空气。

    “松……松辛齐。”郁青惊恐地唤道。

    紧接着,他听到后面传来嘎吱声响,皮制后座上忽然印出两只奇怪手印。

    “松辛齐!”

    松辛齐猛地回头,看到郁青慌慌张张地从车上下来,可是他身后什么都没有。郁小雪耳朵竖直,低吼了一声迎着郁青跑过去。

    松辛齐看不见但直觉不对劲,也跟着赶过去,跑出几步后,看到郁青身后没来得及关掉的车门上,若隐若现爬出来一只人型物体,全身如透明水波似的晃动了一下,重新消失。

    “什么东西啊!”郁青心情是崩溃的,总觉得什么东西在追着他,未知往往是最恐惧的,在感觉到身后的衣服被拉了一下后,慌乱之中肢体没协调好,脚一歪摔了下去。

    郁小雪嗖地一声腾空飞起,肉鞘中弹出利爪,一口咬住了空气。

    然而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好似真的被咬住了一样,郁小雪落下来时尘土飞扬,砸出一个浅浅的人型沙坑。郁小雪和看不见的东西撕咬,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吼声。

    松辛齐及时赶到,透过郁小雪的动作判断出那玩意的轮廓,挥起砍刀朝空气砍去。砍刀被空气卡住,里面飞溅出无数绿色□□,形成了一个头部形状。

    那东西现了原形,是一个扎着小辫的女孩丧尸,拥有隐形异能,砍刀插在丧尸眉心,额头流满了鲜血。

    直到丧尸彻底被砍死,郁小雪才松了口。

    危机接触,疼痛感迟钝地涌上来,郁青抽了口凉气,捂住脚踝:“松辛齐,我的脚好像崴了。”

    松辛齐蹲下来,沿着郁青的小腿往下摸,碰到一个地方,郁青直接弹起来双手抓住了松辛齐的手:“疼!”

    “忍着点。”松辛齐托起郁青白皙瘦削的脚踝,找了个角度施力往下摁。

    “啊!”郁青叫了一声,眼眶瞬间红了一圈,“我疼!”

    听到郁青带着哭腔的痛呼声,松辛齐的呼吸也跟着乱了一瞬。

    因为对内心某种不知名情绪的否认,松辛齐眉宇间尽是戾气:“就会添乱。”

    这句话被郁青听到了,他本来就被隐形丧尸吓地够呛,摔了一跤,松辛齐还说他,情绪瞬间失控,眼泪积蓄在眼眶:“这个丧尸是隐形的,我要怎么躲,我就是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废物,我已经够小心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嘛。”

    松辛齐看着开始掉眼泪的郁青,喉结上下滚动忽然有些茫然。

    “我都说了不要过来了,你一定要我出来,明明是你没有保护好我,现在还嫌我净会添乱。”郁青越说越委屈,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瞪着松辛齐让自己变得凶一点。

    郁小雪浑身毛发炸起,对松辛齐龇牙,仿佛他一有动作就会扑上去咬他,松辛齐看了郁小雪一样,郁小雪耳朵变成了飞机耳,还是倔强地用身体挡在两人之间,粗长的尾巴圈住郁青。

    “不要凶小雪!”郁青的声音从雪豹身后传来,一人一豹一个比一个倔强,竟然和松辛齐形成了鲜明的对立面。

    “你既然嫌我麻烦,那就别管我了,反正我也走不了,你把我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郁青破罐子破摔。

    知道郁青在赌气,松辛齐原本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做过多纠缠,然而抬眼看到郁青哭红了的鼻头,充满委屈的鎏金色眼眸,心里忽然像堵了一团棉花。

    肯定又是精神链接搞得鬼。

    松辛齐眉头拧起,内心挣扎了好久才低声道:“这次是我没保护好你,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