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危机

    是他干饭的姿势不对,为什么莫名其妙就牵扯到他了。

    “卖屁股的就是好啊,躺着就能把资源拿了。”旁边有人阴阳怪气道。

    昨天门口的事情传播范围不广,很多人不知道,以为郁青又是哪个人为了投奔石涛送去的枕边人。

    在基地,陪床人跟商品货物没什么两样,地位低,没人瞧得上。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自己享受不到美人,还会被这些人分去资源,自然只剩下厌恶。

    “就是说啊,这不比我们这些在外面出生入死,回来还只能分到一点点物资的好。”

    这些人当着郁青的面没有任何收敛,反正不会有人多事想惹麻烦,越发肆无忌惮。

    郁青低头飞快把肉全部塞进嘴里,免得这些人说着说着气上头要抢他的食物,骂他可以,午饭不能丢。

    几人正讲得起劲,说得最欢的一个人头顶忽然笼罩阴影,一道巨大的力量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他抬头看到一张眉宇间门尽是戾气的脸,这么近的距离对视,他有一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松辛齐语气听不出喜怒:“有什么意见,来,跟我说。”

    不止说话的人惊了,郁青也没想到松辛齐会为他出头,含泪咽下一大块肉:误会你的松辛齐,你真是个大好人。

    那人梗着脖子道:“管你什么事啊,我说错了么,一个卖屁股的……”

    松辛齐一拳砸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身后就是桌子,这一拳连人带桌子全都翻倒在地。周围的人被动静吸引过来,跌在地上的人脑袋懵了一瞬,看到头顶松辛齐往下瞥的轻蔑的眼神,怒吼一声爬起来挥拳向松辛齐。

    石涛正躺在躺椅上享受美人喂饭,忽然一个人急急忙忙冲了过来:“老大不好了,外面有人打起来了。”

    “谁胆子这么大,敢在基地打架斗殴。”石涛气势汹汹地站起来,“走,我去看看。”

    等石涛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讲坏话的人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松辛齐一只脚踩在他脸上,弯腰凑近了跟他说:“嘴巴放干净点,要是再被我听见你说了什么污言秽语,你的舌头就别想要了。”

    那人脑袋被松辛齐踩住,只能小幅度地拼命点头。

    石涛看见是松辛齐,满腔怒火也只能自己灭掉:“松兄弟,你怎么在食堂跟人打起来了,基地不允许内斗。下次有事跟我说就行,大家都是异能者,下手没个轻重的,毁坏了什么东西我们生活更艰难。”

    松辛齐直起身,看了石涛一眼,转身往旁边走去。

    周围见石涛过来都等着看好戏,现在全都傻了眼看松辛齐的眼神也不一样了,这什么人啊,石涛都要给他好脸色看。

    郁青把骨头上面的最后一丝肉啃完,抬起头看到表情有点无语的松辛齐。

    “吃完了么。”

    郁青咬掉最后一块软骨头:“吃完了。”

    “吃完了就走。”

    郁青擦了擦手撑着膝盖站起来跟在松辛齐身后,路上感觉到周围看他的目光变多了:“谢谢你啊。”

    松辛齐立刻道:“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看那个人不顺眼。”

    郁青没怀疑:“哦,原来是这样,但我还是得说谢谢。”

    “你的感谢值几个钱。”

    “不值钱,但我可以以量取胜,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松辛齐揉了揉太阳穴:“闭嘴。”

    吃完饭,郁青在房间门里捣鼓自己的异能,一会儿把桌子变小,一会把郁小雪变小,成功率居然高了不少,郁小雪原本是在睡觉的,看到世界一下子变大一下子变小兴奋地在床上跳了跳去。

    郁青鼻尖一痒,打了个哈欠,抓住空气中漂浮的细小毛发:“郁小雪你怎么年纪轻轻就掉毛了。”

    郁小雪动了动耳朵:“呜?”

    外面忽然传来喧闹声,郁青把屋里面的物品全部恢复,把门掀开一道缝隙去看。

    一大批一大批的人往同一个方向走,有的人还全副武装,看上去像要去打仗。

    “他们都是下午去执行任务的人。”

    郁青看到石涛走过来,站在他身边道:“中午吃得好么。”

    “还好。”郁青不动声色地离石涛远了一点,从后面把门关上,免得石涛发现郁小雪。

    石涛像是没感觉到,依旧亲切地对郁青道:“按理来说就算松辛齐完成两份工作,你也不会得到这么多食物,都是我跟那边吩咐了一声,才给你特例。”

    石涛最是好色,末日之前他就经常混迹与各种红灯区,因为上面有人行事肆无忌惮,只有他不想要的东西,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末日之后他也没有收敛,最近郁青这张艳丽的脸一直在他脑海里打转,想得他心痒痒。

    “谢谢。”郁青总觉得石涛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我要去找松辛齐了。”

    郁青刚要走,一只手拦住了他,郁青反应特别大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十分警觉地看着他。

    石涛笑了一下:“别紧张,我就关心关心你。”

    “我要去找松辛齐了。”

    石涛耸了耸肩:“他下午也要去做任务,你跟他一起出去?外面很危险。”

    见郁青执意要走,石涛没有多拦,站在原地远远看着郁青匆匆离开的背影,笑容意味深长。

    郁青感应到松辛齐的位置,一路上脚步不停地往出口赶过去,终于在松辛齐出城之前找到了人。

    松辛齐领了一个清理周边丧尸的任务,坐在沙漠越野车上等前面的车子出去。忽然副驾驶传来啪嗒一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郁青坐了上来。

    松辛齐:“下去。”

    郁青把安全带系好:“我要跟你一块去。”

    果然还是想缠着他,中午就不应该给郁青出头。

    “我一个人打两份工,你在基地也少不了你吃的,去了只会给我添麻烦。”

    郁青抿住嘴,向松辛齐告状:“刚才石涛来找我了,我有点害怕,不想一个人待在基地。”

    松辛齐脸色一冷:“他来找你了?”

    郁青拼命点头。

    松辛齐盯着前方移动的车辆,眉头蹙起了一瞬:“行,我知道了。”

    郁青还以为松辛齐会开启嘲讽说他想太多呢,他都做好打死不下去的准备了,没想到松辛齐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等了一会儿,在守卫那里记录好人员,两人正式出了城,车子前面放着一个无线对讲机,有人声从里面传来。

    两个人站在基地最高处的房顶上,一个是具有感应丧尸能力的异能者,一个是千里眼异能者,感应异能者负责感应丧尸给小队分配任务,千里眼异能者负责监视和保障小队的安全,如果有人出了什么意外,他可以第一时间门看到然后派出增员。

    感应异能者对着对讲机分配任务:“东边二十公里的地方有十五只丧尸往这边靠近,a队去那边,西边……”

    原本清理丧尸是多人组队任务,很多人来找松辛齐都被他拒绝了,大家都知道松辛齐是个独行侠,脾气很难搞,导致一个队就他一个人。

    和感应异能者说的一样,他们一开始没见到丧尸,等行驶到差不多距离的时候,才渐渐看到了几只丧尸。

    松辛齐把车停在空地上,拿着那把跟随他很长时间门的砍刀下了车,因为精神力不稳定的关系,他没事不喜欢动用异能。

    郁青在车上看着松辛齐打丧尸,今天松辛齐处理丧尸的方法也很暴力。

    很快被逐个击破的丧尸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三只,这三只丧尸比较难对付,松辛齐照着脸砍了好几下他们都没死,准备发动异能,忽然发现最前面丧尸的脚下破土了一根带着刺的绿色枝条。

    松辛齐迅速往后退去,然后枝条似乎并没有攻击人的意识,在土壤中晃动了一下居然被后面的丧尸踩死了。

    松辛齐:“?”

    枝条不会凭空冒出来,不是变异植物,就是什么人的异能。

    松辛齐没有急着攻击,像遛狗一样溜着这三只丧尸,很快又一条枝条从土里窜了出来,这次枝条长得比上一根要粗,挥舞着枝叶软趴趴打在松辛齐的腿上。

    松辛齐目光在三只丧尸里流转,最终停留在最左边的丧尸身上。他用异能击碎了另外两只丧尸的意识,走向它。

    丧尸发出尖叫冲向松辛齐,张开的巨口被柴刀堵住,绿色黏液滴滴答答流了一地。周边的土壤一下子又窜出来三四根枝条小芽,被松辛齐全部连根拔起。

    应该没错了,这只丧尸会使用异能。

    可能是因为丧尸没有思维,一切行动全凭本能的缘故,它们的异能毫无章法,像这种操控植物的异能最多就是打丧尸的时候把场地变得好看一点,没有其他威胁。

    但是如果丧尸的异能是火、速度类、力量增幅类、或者跟松辛齐一样是精神类的就很麻烦,就算它们无意识使用异能,也会很麻烦。

    郁青在车上等着松辛齐回来,忽然感觉脚下的车晃动起来,视野也跟着抬高。

    郁青连忙往窗外看去,发现车下面的居然往上隆起一块土地,正在把车往上抬。郁青解开安全带立刻下了车,还好土地隆起的速度不快,他从斜坡上踉踉跄跄滑下去,朝松辛齐方向跑。

    “什么东西啊!”郁青在前面跑,后面不断隆起的土地追着他,眼看就要追上了,郁青调转方向往左边跑,土块依旧笔直地往前走,最后被松辛齐用砍刀堵住。

    “还算聪明。”松辛齐评价郁青这一系列反应。

    郁青摸掉额头上的冷汗,看到隆起的土块上头伸出来一只青灰的手,一只丧尸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

    又一只异能丧尸,松辛齐面无表情地盯着半截身体还在下面的丧尸,抡起砍刀往丧尸脑袋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丧尸的脑袋像是被破开的西瓜,在砍刀下一下下爆裂开来,就算刀刀劈中丧尸脑袋,脑浆都流干了丧尸才逐渐失去行动力。

    松辛齐将砍刀从打满马赛克的脑袋里抽出来,感觉眼前一闪,被什么东西反射出的亮光刺了一下。他回头看过去,丧尸脑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亮亮的东西镶嵌在里面。

    郁青看见松辛齐忽然蹲下身,用手在丧尸脑袋里挖着什么。郁青的脸都皱一块儿了,松辛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六边形的晶体,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亮光。

    是晶核!在这里待了太久,郁青差点忘了还有晶核的存在。

    与此同时,松辛齐感觉体内消耗了一些的异能重复恢复过来,虽然只有微小的一点点,但是确实真实感受到了,再往手上看去,那颗晶核已经不见了。

    “咦?”郁青没看到晶核消失的过程,“晶核呢?”

    晶核,这个名字倒是贴切。

    松辛齐盯着空荡荡的手掌心:“好像……被我吸收了。”

    不愧是主角,这么快就知道晶核的用途了。

    晶核可以让消耗的异能快速恢复过来,异能充盈的时候还可以加快异能进化速度,在后期被人广泛发现用途成了末日的硬通货,拿来换取物资。

    “再去找找。”松辛齐提着砍刀把地上的十几丧尸全都暴力开颅,却只找到一个晶核。

    松辛齐捏着晶核在手指之间门揉搓:“似乎只有有异能的丧尸才有晶核。”

    郁青点头,书里好像是这么说的。

    松辛齐把晶核抛给郁青:“去别的地方找找。”

    感应异能者感应到东边的丧尸全部消失,心理惊叹松辛齐的处理速度,用对讲机跟那边说:“a组任务完成,可以提前回来了。”

    对讲机里半天没有传来回应,感应异能者:“喂,松辛齐听得到吗?”

    千里眼异能者望向远方,迟疑道:“他们好像往更深的地方去了?”

    感应异能者:“松辛齐,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快回来!”

    他等来的是一连串切断信号的忙音。

    松辛齐把对讲机往后座一扔:“真吵。”

    感应异能者:“这人搞什么名堂,赶着去作死吗?那边全是从a市安全区吸引过来的丧尸。”

    随着深入,路上又遇到了几只丧尸,脑袋里有晶核的丧尸不多,他们一路下来杀二十几只,只拿到寥寥几颗晶核,有些被两人当场吸收了,有些打算先囤着以备不时之需,他们只在外围找了一圈,再深入丧尸增加,不能保证安全。

    由于松辛齐的动作太过干脆利落,郁青渐渐也觉得挖脑子没什么可怕的,帮着松辛齐挖晶核。

    郁青在河边把晶核洗干净,拿起其中一颗晶核放在阳光下:“这个晶核会发紫光,好好看!”

    松辛齐在旁边看着,非常不理解郁青每天有什么可开心的。

    将晶核全部沥干,郁青自己拿了那颗紫色晶核,给松辛齐另外两颗。没想到松辛齐指着他都要放在口袋里的晶核道:“那个给我。”

    “这两颗大。”郁青把晶核往松辛齐眼前递了递。在两人沉默的对视中,郁青不情不愿地把放在口袋里的紫色晶核给松辛齐。松辛齐似乎心情很好,拿到的时候甚至还短促地笑了一声。

    郁青在松辛齐背后瞪了他一眼,将两颗没人要的可怜晶核放进口袋。

    直到两人往回开,即将看到基地门口的时候,郁青还是念念不忘那颗紫色晶核,倒不是有多喜欢,他感觉松辛齐在针对他。

    两人差不多快黄昏的时候才回来,松辛齐是最后一个去守卫那边登记的,感应异能者看到两人心情有些复杂,两人这么久没回来他还以为死在路上了呢,没想到毫发无伤地回来了,而且看上去没有一点狼狈,好像只是去外面兜了一圈风回来。

    守卫放行松辛齐的车子,往车窗里面看了一眼,跟旁边核对外出名单的人道:“松辛齐旁边那个人是谁,长得可以啊。”

    那人头都没抬一下:“劝你别想,中午你没去领饭吧,你不知道,中午有人就因为说了两句那人的坏话被松辛齐给揍了一顿,门牙都被崩没了。”

    “基地不是不允许打架么,石涛没管?”

    “那也得分人啊,松辛齐连石涛都不放在眼里,别说遵守他的规矩了,总之还是离这两人远点。”

    这次的基地有所不同,每个路口的广播都开着,里面传来电流般的滋滋声,郁青往铁杆上绑着的扬声器看去:“是又有什么新情报公布了吗?”

    他的猜测是正确的,电流声响了一会小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严肃男音。

    【这里是国家安全总部,前线接到紧急消息,a市安全区已经沦陷,请前往a市的幸存者立即远离!重复,a市安全区已经沦陷,请前往a市的幸存者立即远离!】

    “这都几天了,现在才知道,太晚了吧。”站在门口听广播的男人抱胸冷笑了一声。

    然而末日消息互通困难,哪有那么容易实时同步各地区的消息。

    【接下来发布两条新情报,第一,我们将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定义为初始形态者,所有初始形态者最终都会走向分化,成为异能者或者成为丧尸。请各大安全区谨慎接纳初始形态者,采取相应的隔离观察措施。同时我们怀疑,a市安全区的沦陷与初始形态者的分化密切相关。】

    【第二,我们发现异能者被感染成丧尸后,依然有无意识使用异能的行为,此类丧尸比普通丧尸更难对付,请幸存者们注意避险。】

    接下来就是不断的信息重复,普通人会变异成丧尸这个结论之前都是人们的猜测,没想到居然被证实了,还有异能丧尸,这两个新情报在基地引起轩然大波。

    “丧尸都有异能了,还让不让我们活。”

    “怎么办,我感觉世界迟早会被丧尸占领,我们现在只是在垂死挣扎。”

    和悲观绝望的其他人不同,松辛齐和郁青两个人像是没事人一样,听完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郁青:“上面还没有发现晶核的存在。”

    松辛齐点头:“距离发现也不远了,到时候知道晶核的功能,搞不好还会掀起屠杀丧尸寻找晶核的热潮。”

    所以现在绝望还太早。

    走到分岔路口,松辛齐忽然叫了郁青一声。

    郁青转过身:“干嘛。”他手里被松辛齐塞了一个小小硬硬的东西,翻开手掌一看,是那颗闪闪发光的紫色晶核。

    郁青眼睛一亮,把晶核飞快地收进口袋里:“什么意思,都给我了吗?”

    松辛齐悄悄勾起唇角,捏了一下郁青的脸,轻声说道:“傻子。”

    三颗晶核全进了郁青口袋,郁青几乎是蹦到了房子里,愉悦的心情在看到房间门里情况后悄然落了下来。

    他的房间门被人动过了,不是很明显,但确实和他离开的样子不一样,郁青悄声唤道:“郁小雪?”

    床底下窜出来一个黑影,炸了毛的郁小雪飞扑到郁青身上,似乎十分着急的咬着郁青的袖子。

    “是不是家里进贼了?”郁青摸了摸小雪豹炸开的毛发,郁小雪叫了一声跳出郁青怀里去咬裤腿,像是要把他领到什么地方。

    直到郁青走到藏着松辛齐留给他的物资处,郁小雪才松口,绕着郁青转圈圈。

    里面空空如也,一个子都没他留下。本来这些物资是防止某天基地没有食物留着应急的,结果全部便宜了小偷。

    “等等,郁小雪你的奶粉不会也被拿走了吧?”

    闻言,郁小雪仰起头颇为骄傲地晃了晃尾巴,钻入床底下从里面拖出藏好的一袋子奶粉。

    郁青看到完好无损的奶粉松了口气,物资没了还可以搜集,奶粉没了郁小雪就完了。

    他抱起郁小雪转了个圈:“郁小雪你也太聪明了吧。”

    小雪豹抖了抖浑身的毛发,往郁青脸上舔去。

    “哈哈哈,好痒。”郁青将小雪豹放到床上,小雪豹翻了个身,想往郁青腿上爬去,前脚搭上郁青大腿,忽然停下来在空气中嗅了嗅。

    “怎么了?”

    小雪豹在他身上到处嗅闻,用爪子扒拉郁青的衣服口袋。郁青往里面掏了掏,拿出来里面的三颗晶核。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郁小雪凑到郁青手边,嗷呜一口吞掉了其中的一颗。郁青一惊,连忙扒住郁小雪的嘴巴,想让它把晶核吐出来:“这个不能吃的!”

    “咪呜。”郁小雪甩着脑袋挣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郁青:“!!”

    这一刻,郁青连郁小雪死后要葬在哪里都想好了,一时之间门悲从中来,又急又气地打了它一下:“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吃!会死豹的!”

    郁小雪呜咽了一声,去舔郁青的手背,郁青躲开不让它舔,将它整个倒着抱起来不断往下倒:“快看看能不能倒出来。”

    郁小雪四肢在空中胡乱挣扎,郁青急死了晃着郁小雪想人工催吐,就在这时,他感觉郁小雪忽然变重了一点,他手一下子没抓住,让郁小雪逃了过去。郁小雪在空中转了一圈,稳稳落在床上,朝郁青喵喵叫。

    郁青红着眼睛:“郁小雪你怎么变大了。”

    郁小雪前肢立起来,趴在郁青身上舔着他的眼睛,郁青脑袋往上移了一点,小雪豹只舔到他的脸颊。

    郁青把小雪豹从身上撕下来,结果郁小雪刚下来就低头把落在床上的晶核又吞了下去。

    “郁小雪!”

    郁小雪耳朵往后一缩,飞快从床上逃了下去,郁青把最后一颗晶核塞口袋里,追着郁小雪而去,郁小雪窜了一会儿被郁青堵在角落里逮到了。

    郁青弯腰刚要揪起不听话的小雪豹,又感觉它的身体大了一圈。

    “你怎么又变大了?”

    此时的郁小雪站起来已经有郁青一半高,和昨天的雪豹判若两豹。

    郁青反应过来:“你是吃了晶核才变大的?”

    郁小雪尾巴圈住郁青的双腿,立起身子依偎在郁青身上,撒娇一样不断蹭蹭。

    原著里描写变异动物的不多,没想到还有这种设定。

    此时的郁小雪有了一定重量,郁青被雪白豹子挤到角落,拍拍雪豹脑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但你不能再吃晶核了。”

    郁小雪四肢重新落在地上,胸腔中发出低沉的呼噜声。

    家里进贼,郁青提高了警惕,索性把最后一个晶核吸收掉。他对别人的善恶感知能力很强,两天下来深觉基地也不安全。

    之后几天郁青一直待在房间门里,只在吃饭的时候出去一下,松辛齐偶尔会过来给他一点晶核,或者叫他一起去吃饭,更多是郁青一个待着。他习惯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待在房间门里,练练异能逗逗小雪,自娱自乐不会无聊。

    自从知道郁小雪可以吃晶核长大,郁青每天都会喂它一颗,像是为了激素一样,一天一个大变样,奶粉在飞速消耗,郁小雪茁壮成长,偶尔还可以吃一点郁青带回来的肉,让郁青体会了一把养成的乐趣。

    幸好他有异能可以把郁小雪变小,不然按照这样的成长速度,很快他就要藏不住它了。

    这天下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听见敲门声,郁青把郁小雪变小藏好,把门掀开一点点缝隙,十分警惕道:“做什么。”

    那人:“松辛齐出事了。”

    郁青:“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还不许别人靠近,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来找你。”那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郁青:“这样吗,我不信。”

    那人一愣,郁青毫不留情地把门关上了。

    松辛齐如果受伤全世界第一个知道的就是他,把他当傻子呢。

    那人走到暗处,用手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姿势,小拇指放在嘴边:“老大,计划失败了。”

    大拇指处像是真的听筒一般,传来石涛气急败坏的声音:“怎么回事,你露什么馅了。”

    那人也很迷茫:“没有啊,我就说松辛齐受伤了让他去看看,他就说不信,把门关了。”

    谁也想不通郁青怎么确认松辛齐没事的。

    “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石涛切断了两人之间门的联络。

    想起前几天松辛齐大晚上冲到他房子里来,威胁他不准靠近郁青的话,石涛就气血上头。他还为此安分了一段时间门,但是因为这两天广播的新情报,一堆人要求他流放初始形态的几个美人,就算是基地老大,面对众人的压力也得照办。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开过荤了,而且最近松辛齐和郁青都没怎么见过面,他想是不是松辛齐对郁青的兴趣减淡了,于是按捺下去的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但他没想到郁青这么不上套。

    石涛眼珠一转,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冷笑了声,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郁青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门,这一躲就躲到了吃饭时间门,这几天都被整出被害妄想症了,总感觉有人要害他,他有点犹豫,要不去找松辛齐一起去吧。

    这么想着,没想到松辛齐主动过来找他了。

    松辛齐站在门口:“去吃饭。”

    郁青把门管好,还检查了一遍窗户门锁,和松辛齐并肩走:“你出任务的时候受伤了没?”

    “没有,怎么了?”

    郁青向松辛齐炫耀:“早上有个人骗我说你受伤,还好我聪明及时识破。”

    松辛齐笑了一下:“不错,真聪明,以后没见到我本人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哼哼,那是。”郁青鼻子都要翘上天了,眉眼尽是灵动的色彩。

    今天的松辛齐似乎心情特别好,说话和声细语的,都不带刺,一到吃饭时间门人流量就会很大,很多人都是跑着去的,生怕去晚了抢不到饭吃,他们不会有这种顾虑,一路上晃晃悠悠。

    大概太嘚瑟就会遭报应,郁青走得好好的,肩膀忽然被从后面跑过来的人撞了一下,身边的松辛齐及时伸出手,扶住了他晃动的身形。

    “小心一点。”

    郁青听到松辛齐温柔至极的语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松辛齐,你今天怎么不太对劲。”

    “有吗?”松辛齐一脸无辜,“先别说这个了,我们快去拿饭吧,去晚了就没得吃了。”

    郁青被松辛齐牵着手走,但是越走,郁青越感觉到不对劲。他盯着前面的背影,偷偷开启定位感应,下一秒血液骤然凝固。

    松辛齐根本不在他身边。

    郁青脚步一下子顿住,松辛齐回头看他,脸上还挂着十分不符合人设的温和笑容:“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差,不舒服吗?”

    郁青只感觉手脚冰凉:“好像是有点,我肚子不舒服,没胃口吃饭了。”

    他转身想走,手臂却被“松辛齐”抓住。

    “松辛齐”:“没关系,我们先去拿饭,等你饿了再吃。”

    “还是不了吧。”

    察觉到郁青的抗拒,挂着温和笑容的“松辛齐”突然放下了脸,变得阴气森森,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直接捂住郁青的嘴巴,把他拖到了旁边的路口。

    郁青瞳孔剧烈收缩,双手用力掰着“松辛齐”的手,然而力量相差太过悬殊,他几乎没怎么反抗就被人拖进了一栋小房子里。

    郁青在“松辛齐”开门的时候乘机拉下他的手张口用力咬了下去,那人嘶了一声,郁青抓到空隙想要逃走,但那人很快反应过来,抓着郁青的后颈一把往屋子里面甩去。

    郁青胳膊先着地,地上粗粝的石子刮擦皮肤,划出一道很长的红印,小声抽气:“嘶,好痛。”

    看着不断靠近的“松辛齐”,郁青坐在地上往后退:“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松辛齐。”

    “松辛齐”停在了原地,脸变得模糊,同时身量拔长,四肢肌肉膨胀,没一会儿变成了一个郁青没见过的寸头大块头。

    寸头大块头皮肤黝黑,小眼睛粗眉毛,没有表情的时候像极了恐怖分子。他的异能是伪装,可以完美变成任何人。

    他沉默地走向郁青,老大吩咐他找个地方把郁青强了,借此到处宣扬郁青勾引他的谣言,让松辛齐带上绿帽。然后再伪装成郁青的样子,到松辛齐面前晃一圈,跟他说自己抱上了新的大腿,看不上他了。把谣言彻底坐实,这时候再把郁青放出来,他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事成之后,石涛会给他丰富的物资,既可以拿物资,又可以享受一把,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郁青踉跄地站起来,想要扯开嗓子喊,大块头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巨大的身体撞过来一只手用力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高高扬起,朝郁青头上打了下去。

    与此同时,松辛齐排着队,用不易察觉的目光瞟着周围一张张脸,小废物怎么还没来,不会又睡过头了吧。

    他眉头蹙起,想着要不要给郁青带一份,忽然感觉脑袋传来一阵钝痛。

    不是精神力紊乱的痛感,像是……被什么人用拳头砸了一下。

    松辛齐脸色一暗,迅速感应出郁青的位置,他不在自己的住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分食物的人看到后面的人是松辛齐,抖勺的手一顿,又从锅里舀出一大勺,正要递给松辛齐,就见对方黑着脸冲了出去。

    “哎,你的饭不要了?!”

    短暂的昏眩后,郁青手指蜷缩了一下,醒了过来。大块头正在用锁链锁门,周围的窗户拉上了床帘,一边昏暗。

    郁青曲起四肢,艰难站起来。

    大块头拉了拉锁链,确定缠绕好后转过身,发现地上的郁青不见了。

    他环顾四周,迈着缓慢的脚步的观察,掀开各种可以藏人的柜子去看。

    变成五岁大小的郁青缓缓呼出口气,克制住因为疼痛轻微颤抖着的身体。他缩在放在桌子里面的椅面上,椅面和桌顶之间门的空间门很小,装一个五岁幼童却刚刚好。

    郁青透过缝隙看着大块头四处寻找的小腿,大块头把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郁青的影子,他变得有些暴躁,搜寻的手法也粗暴起来。

    郁青大气不敢出一下,看到大块头寻找无果,渐渐朝他的方向走来,最后停留在他的面前。

    大块头盯着桌椅,忽然俯下身朝下面看去,大块头的脸从郁青视野里一闪而过,郁青呼吸一滞,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椅子下面没有。

    大块头没有想到郁青会藏在椅面和桌顶之间门这么小的空隙里,找过一楼后又上了二楼,沉重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嗒嗒作响,宛如敲在郁青心头。

    等大块头上了二楼开始翻找,郁青小心翼翼地从桌子下面伸出条腿,他的身高不够,踩到地面的时候不小心拖动了一下椅子,椅脚摩擦地面发出声响。

    郁青身体一僵,看向楼梯方向。头顶的粗重脚步声没听,不断响起翻找的声音,应该没被发现。

    小孩脚步轻,迈着小短腿,郁青来到门前,仰头望着缠满锁链的门。要是正面从门出去肯定会闹出很大动静,他还没解开锁链就会被大块头抓走,郁青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转身去找窗户。

    他恢复成成年体型,小心掀开窗帘,闹出了一点动静,但很快被上面的声音掩盖。这是扇生了锈的旧版窗户,四扇窗都是。

    郁青屏住呼吸将栓勾从圆孔里拿下来,推了一下下,窗户纹丝不动。郁青加了点力,锈迹斑斑的窗户立刻发出刺耳声响。

    二楼动静停下来了,随后是很急很重的下楼声。

    “别想跑!”

    郁青咬牙用半边肩膀用力撞向窗户,窗户发出难听的嘎吱声,只开了一半,还有一半被外面的栓勾抵住了。

    然而大块头已经到了面前,郁青急中生智,缩小身体从开了一半的窗户里跳了下去,大块头扑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碰到郁青一小片衣角。

    郁青五岁高的身体从成年半人高的窗户摔下去,姿势没调整好膝盖着地。

    郁青疼得眼眶红了一圈,他抖着腿站起来,朝外面跑。

    “松辛齐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