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生气

    变故来的突然,石涛僵直了身体直挺挺倒下来,身体焦黑,衣服破烂,头发全变成了灰,全身上下只剩下眼白是白的。

    身体不断抽搐着,周身还流窜着紫色的电流,离石涛近的倒霉孩子也被波及到,触电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比石涛抽搐得还厉害。

    旁边的人躲瘟疫一样离得远远的,生怕自己也中招了,心想石涛一个二级异能者怎么也会对不准?

    但只有石涛知道,这哪里是他没有对准,他分明是朝着松辛齐头顶劈下去的,然后在发动异能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控制了他的大脑,让他不受控制地朝自己劈了下来。

    石涛本身是雷系异能者,对雷电有抗体,就算没有留力也不至于劈死自己。

    眼前出现了一条修长的腿,石涛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松辛齐似笑非笑的脸:“发动异能需要这么长的前摇,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结果就这?连个人都劈不死,看来这个地方也没什么厉害的人,你这样的废物居然也能当基地老大?”

    松辛齐的群嘲技能发动,把所有人都骂了进去,周围的人面露尴尬,谁让松辛齐说的是事实,基地最厉害的人确实就是石涛。

    石涛咬着牙想站起来,手脚却不听他使唤,怎么都站不起来,对旁边的人吼道:“愣着干什么,扶我起来!”

    旁边的人如梦初醒,赶紧把石涛扶起来,石涛用毅力抢夺大脑控制权,松辛齐感觉到了反抗由着石涛抢回去,尽管如此,石涛抢回来的时候已经快要虚脱了。

    松辛齐扬了扬下巴等着他开口,石涛只好道:“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要他了。”

    松辛齐的异能不像别人那样肉眼可见,只有中招的人才知道有多厉害,周围人面面相觑,怎么莫名其妙老大就向人滑跪了?

    “所以兄弟你是来接管基地的?”石涛客客气气问。

    “不,我对当老大没兴趣。”

    听到松辛齐的话,石涛松了口气,笑了笑道:“不打不相识,我可以破例让你和你的马子留下来,但是我们基地确实养不起闲人,你要是执意带着他,得多干点活。”

    松辛齐没意见,但他不喜欢石涛的口吻:“嘴巴放干净点,我和他没关系。”

    看到松辛齐一副厌烦的样子,石涛改口道:“行,这位小兄弟。”

    郁青:没关系就没关系呗。

    石涛驱散了围观的人,派一个人带着两人去参观基地。

    被叫到的人一边走一边跟两人讲:“我们基地所有财产都是公共的,所有人都要先做任务再领东西吃,不过你们来的时间不巧,现在大家差不多把食物都分光了。老大说,你们自己的物资我们就不拿了,但是从明天开始你要领任务为基地做贡献,一般都是找物资、清理丧尸这些任务,干得多分到的资源就多。”

    前面的人讲得眉飞色舞,后面的郁青小声问松辛齐:“马子是什么意思?“

    松辛齐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你不需要知道。”

    郁青:“是男宠的意思吗?”

    “谁告诉你的?”

    郁青:“我猜的,难道不是么?”

    松辛齐眉头往下压:“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早晚有一天把你丢掉。”

    他最近是不是对郁青太好了,给他造成了一种他们好像关系很好的错觉。

    前面的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我们原来是a市安全区的幸存者,但是安全区里突然有人莫名其妙变异成了丧尸,直接从内部瓦解了,军队的力量不够,普通人全部葬身在里面,部分异能者逃了出来,在这里建立了新的基地。”

    “怎么会突然出现丧尸?”松辛齐问。

    “不知道,之前有人猜测,普通人类不是觉醒出异能,就会变异成丧尸,普通人类就像不定时炸弹,所以我们基地才只收异能者,基地人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丧尸被吸引过来。”

    那人继续跟两人科普:“有人研究过,变异动植物也是可以吃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它们没有传播病毒能力,都是自己进化或者变异来的。”

    难怪他们之前看到有人在猎杀变异犬,这可是救命用的粮食。

    “对了,你们喜欢哪栋房子,我给你们安排,现在住房紧张,很多人都只能挤一个小房子里,老大说可以给你们单独安排一栋,不错了吧。”

    结果松辛齐道:“两栋。”

    “你说什么?”

    松辛齐道:“我说给我们安排两栋房子,都要单人的。”

    之前他们在外面没法保证安全就算了,现在在基地,他不会给郁青缠着他的机会。

    那人愣了一下,觉得松辛齐真是贪得无厌:“这,这情况老大也没有跟我说过啊,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松辛齐表情不耐:“总之必须要让我和他分开。”

    松辛齐斜眼去看郁青的反应,想让郁青明白在自己这里他什么也不是,结果发现郁青压根就没有关注他们在说什么,只一心一意地逗藏在怀里的小雪豹。

    松辛齐:……生气。

    “这个好办,我给你安排一间,让这位小兄弟和别人住一起。”

    观察松辛齐的表情好像恨不得要吃了郁青一样,心想这两人关系看来不怎么样,既然关系不好为什么要带着这样一个拖油瓶?

    那人偷偷去看郁青,不得不说郁青长得真不错,唇红齿白,鎏金色的杏眼灵动鲜活,好看的无可挑剔,一下子就能激起别人的保护欲,也不知道松辛齐的心是怎么长的,要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去宠,像这种时候还可以送人保命。

    松辛齐:“不行,要两间独栋。”

    他再嫌弃郁青也是他的人,怎么可能跟别人住,万一受欺负了,还要他去出头。啧,郁青真是个麻烦鬼。

    那人只好先带两人去一栋小平房:“这是最后一间空房子了,没有人住过,至于另外一间我得先去跟老大说说,如果老大同意了我再叫人通知你们。”

    松辛齐沉默着点了点头。

    等那人离开,郁青把小雪豹从衣服里拿了出来,抱到眼前:“有没有闷坏呀,郁小雪。”

    小雪豹把尾巴圈住郁青的手腕,咪咪叫了一声。

    现在的郁小雪还是手掌大小,郁青用异能把它变了回来,向松辛齐炫耀:“你看,我已经掌握异能的使用方式了。”

    松辛齐冷眼看他,郁青歪了歪脑袋:“你不开心吗?”

    “没有。”松辛齐拉开桌子里面的椅子坐下,椅脚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郁青将郁小雪放在床上,小雪豹一下子陷在了里面:“能不能让他们给我一点热水,郁小雪饿好久了。”

    “自己去说。”

    “他们会听我的吗。”郁青有点担心。

    松辛齐嗤笑:“关我屁事。”

    “……”郁青看了松辛齐一会儿,从锐利的眉峰看到拉成一条直线的薄唇,“松辛齐你是不是不开心。”

    “没有。”松辛齐沉下声音,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

    过了一会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郁小雪耳朵竖起窜进了被子里面,松辛齐起身去开门。

    “老大已经安排好另外一间房子。”那人给松辛齐指了个位置,“就在那边,拐个弯走两步就到了。”

    郁青找到机会问:“请问基地有热水吗?”

    那人:“我们有水系异能者和火系异能者。”

    “那能麻烦帮我带点热水来吗?”

    石涛嘱咐过要好好对待这两个人,于是那人道:“行,稍等我一会儿。”

    那人又离开了,郁青看到在门口迟迟不进来的松辛齐,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哎,我们不住一起吗?”

    “不。”松辛齐面上冷酷无情,用余光去瞟郁青。

    郁青点头:“哦,那好吧,拜拜。”

    他还是觉得松辛齐好像心情不太好,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忽然听到身后“咚”的一声,回头看到郁小雪一头栽在了地板上。

    “郁小雪你怎么从床上掉下来了!”郁青一急,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干脆利落地把门关上了。

    等着郁青挽留的松辛齐:……好气。

    郁青可不知道外面的松辛齐此刻的心情如何狂风骤雨,赶紧把头朝地的小雪豹抱起来拍了拍重新放在床上。

    “不可以随便下床,摔伤了怎么办。”郁青点了点小雪豹的脑袋。

    郁小雪咪了一声,把圆滚滚的脑袋塞在郁青手掌里撒娇。变异雪豹的成长速度很快,两天时间郁小雪就变大了一圈,郁青一只手都抱不过来。小雪豹在郁青怀里蹭了一会儿,走到装有奶粉的袋子里,十分人性化地把头探进袋子去找奶瓶。

    “是不是饿了,但是还得等一会儿,现在没有热水。”郁青把郁小雪抱出来。

    带着黑色斑点雪白的耳朵耷拉下来,郁小雪把下巴搭在郁青手上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郁青看得心都化了,恨不得凭空变成热水来。

    没过多久,热水终于送到了。郁青把门掀开一道缝隙,道了声谢把热水拿进屋。郁小雪在床上眼巴巴看着郁青泡奶粉,尾巴大幅度摆了摆去,等郁青走过来时兴奋地叫了声,前肢抱着奶瓶吸起来。

    奶瓶见底,吃饱喝足的郁小雪打了哈欠,舔了舔爪子侧倒在床上睡觉了。郁青把郁小雪抱在怀里,很快也睡了过去。

    “咚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

    天色大亮,郁青揉了揉眼睛,掀开被子去开门:“谁啊。”

    松辛齐站在门口,看到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一看就刚睡醒的郁青拧眉:“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几点?”郁青打哈欠的声音模糊不清。

    “已经中午了,你再醒晚一点中午的饭都没得吃。”

    郁青骤然清醒:“那还等什么,快走啊!”

    再去吃饭的路上,郁青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路上的人神色凝重,脚步匆匆,不明所以道:“发生什么事了?”

    松辛齐:“早上外出找资源的时候,很多人被变异植物杀死了,物资没找到,还赔进去不少人。”

    “你们早上就要去做任务了啊。”

    松辛齐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不然呢,谁都像你一样一觉睡到下午?”

    两人去往一栋专门用来分食物的房子,他们来得不早,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

    基地大部分人都聚集在这里,郁青在排队过程中从别人口中了解到早上发生的事。一车队的人去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捕猎,结果路途中遇到了一株吃人的花,折损一半的人,最后还是松辛齐把那株花弄死了,不然其他人也活不下来。

    排到两人的时候松辛齐分到了一块很大的肉排,郁青也跟着沾了光拿到同样大的肉排。

    末日没有作料,光是熟肉的香味就让人十指大动,郁青找了一个空地蹲着啃肉,啃着啃着队伍那边似乎爆发了什么争吵,郁青咽下嘴里的肉望过去。

    “凭什么我只分到这么少一点,我今天跑了五十公里冒死带回来一箱水。”队伍前面的人举着小半块肉,跟分食物的人理论。

    分食物的人不急不缓:“昨天拿到的食物不够多,今天也没有新的物资,只能按贡献分肉,你拿了一箱水就只能换这么多,很多人都没得吃呢。”

    那人愤怒了,他昨天来得晚没分到食物,已经饿了一晚上,打算今天早上冒点险多干一点,结果只分到这么小一块肉。

    那人泛着红血色的眼球环视了周围一圈,最终停留在蹲在马路牙子上的郁青上,手指向郁青:“那他呢,我早上根本没有看到他外出,他凭什么可以分到这么多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