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基地

    松辛齐神情平静,他看到外围的丧尸和枪、支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过来只是确定一下情况。

    郁青:“不是还有别的安全区么,全国又不止a市一个地方设立了安全区,昨天官网上b市和c市还发布了最新动态,我们可以去那里。”

    自从提前遇到中期才出场现在还已经死了的陈乙后,郁青彻底看不懂这个剧情了,不过只要有松辛齐在,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他很放心。

    松辛齐:“既然a市沦陷了,那安全区也不是很安全,不知道我们赶去其他市还来不来得及。”

    “去去看不就知道了?”

    松辛齐不知道郁青哪里来的这么大底气:“离我们最近的安全区有近一千公里的车程。”

    一千公里在平常都要不吃不喝开二十多个小时,更别说现在危机四伏的末日了。

    郁青对这个数字没有概念:“那要开多久?“

    “差不多是我们回到天罗镇再过来的总路程。”

    郁青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他们经历的事,和之前不同,他们现在没有物资,车上也没有导航,两眼一抹黑恐怕比松辛齐说的还要再艰难一点:“那确实蛮困难的吼,那我们要怎么办?”

    松辛齐靠在椅背上:“听天由命吧。”

    “嗯!”

    松辛齐哼笑了一声,明明前路一片迷茫,他们的心态却一个比一个好,有郁青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废物,确实很难心生绝望。

    只要设想好最坏的结果并且为之做好了心理准备,就会发现现实其实没有想象中这么困难。他们漫无目的地在荒野里开了半天,临近黄昏的时候遇到了其他人类。

    他们隔着很远停下来,亲眼目睹了三个人用各自异能围堵了一只半人高的变异犬,把它杀死运到车上带走。

    跟着前面的车,他们来到一个外围被两层木质栅栏围起来的小乡镇,第一层栅栏开了可以驶入一辆车的扣子,有两个人坐在两边,检查完三个人身上的伤口后,移后面的栅栏放行。

    他们的食物即将告罄,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他们遇到了小型安全区。

    郁青一下子支棱起来,他记得这个剧情,这好像才是松辛齐遇到第一个安全区,里面有个老大,叫什么他忘了。这里还是原主正式作死的起点,原主发现松辛齐油盐不进根本不爱搭理他,在这个安全区里各种沾花惹草,还和安全区老大好上了,后来安全区被丧尸冲毁,老大把松辛齐丢下来掩护,原主则抱上老大大腿一起逃了。

    就是这个节点,松辛齐对原主彻底起了杀心。

    郁青看向旁边的松辛齐,他肯定不会去沾花惹草的,但等安全区被冲破的时候要怎么办,他得去提醒一下松辛齐,在丧尸到来之前走。

    守门的两个人检查了一遍今天的出勤情况,外出人员全部回归,准备关门回去,忽然驶过来一辆沙漠越野车。

    “等等等等。”生怕两个人走了,郁青没等车靠近就头探出窗户唤住两人,把睡着的郁小雪往宽大的衣服里一塞,车一停下他就跑了下去。

    “我们是逃难过来的,这里是安全区吗,可以让我们也进去吗?”

    守卫想无视他们直接关门,郁青拉住了一个人的衣服:“别走啊!”

    “我们这里只收实力强劲的异能者,没有异能不让进。”

    郁青连忙道:“我们有异能。”

    那人回过头,看到郁青的脸多了几分耐心:“小朋友,你们家长呢。”

    “我们就俩。”松辛齐背着登山包走了过来。

    “就你们两个?”那人很吃惊,不知道这两个小孩走了什么大运,能活这么久。

    郁青点头:“我们很强的,收留我们不亏。”

    那人没当真,两个孩子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估计异能都用不明白,现在基地资源紧缺,供不起闲人,挥挥手驱逐道:“你们去找别的地方,我们不收人。”

    “我们不是小孩……”

    话没说话,郁青就被守卫推了一把,后退了两步被松辛齐从后面接住。

    “识相点就赶紧滚蛋,别耽搁我们任务。”还等着回去吃饭呢,去晚了东西就被分光了,他们可不想累半天还饿肚子。

    然而等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怎么都动不了,反而不受控制地往后扑了过去,一下子摔在地上。

    另一个人以为是两人找茬,手一挥两条藤蔓毫不客气地朝两人刺去。

    石涛抱着一个美女的细腰走在街上巡逻,路上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老大又出来巡逻啊。”

    “老大吃了没。”

    石涛不咸不淡地回应着,美人挽着石涛的手臂,喂他喝了点水,娇嗔道:“老大为什么要把那个女人安排到我的房间来,我们已经有两个人了,再多一个真的住不下。”

    石涛捏了一把美人的腰肢:“现在房子紧缺,很多人高马大的大老爷们还要六个人住一间房,我已经对你很好了。”

    美人心里知道,但她怕石涛过来找她的时候被那个女人吸引了主意,她没有异能,住进来全靠脸和身体,她不想失去自己唯一的筹码。

    就在这时,一个人从他们眼前倒飞了过去,美人惊叫了一声拉着石涛缩在身后。石涛走过去一看,这不是今天看门的植物系异能者么。

    石涛脸色不太好:“走,过去看看。”

    来到门口,旁边围了四五个同样被动静吸引过来的异能者,看到石涛,最前面的人走过来道:“老大,好像是有两个小孩在闹事。”

    “两个小孩?”石涛放开美人,到门口去看,另外一个守卫趴在地上捂着肚子翻来覆去,神色痛苦。

    松辛齐眼神冰冷地盯着守卫,郁青拉着松辛齐的衣袖小声劝:“别打了别打了。”

    石涛面露惊讶,能执行看守任务的起码是这个基地里实力中等偏上的,不然不会放心让他们保障安全区其他人的生命安全,然而两个守卫居然被两个小孩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地。

    这人不简单,石涛眼珠一转,眯着眼睛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小朋友身手不错,你们是要来投靠我们的吧,我们基地只收异能强大的人,守卫可能是看你们年纪小,别见怪。你们吃饭了没有,现在刚好是吃饭时间,不如过来吃顿饭住下吧?”

    郁青在后面不断尝试用异能让两人恢复过来,石涛正摆着大人的姿态弯着腰对着松辛齐说话,就在这时,郁青终于找到了发动异能的诀窍,把松辛齐变了回来。

    石涛就看着原本还只到他胸膛的松辛齐一下子窜了个子,到了他都要仰望的程度。

    为了表示亲近,石涛特地走近了一点,如今这种亲近变成了身高压制的压迫感,松辛齐往下面轻飘飘扫了一眼:“别把人当傻子。”

    郁青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精髓,没费什么劲把自己也变了回来。用装奶粉的袋子遮挡了一下藏在腹部的小雪豹,往松辛齐方向靠了靠。

    石涛通过别人的描述差不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守卫都是松辛齐一个人收拾的,心里愈发要把松辛齐留下,有松辛齐在,基地的实力肯定会上升一个档次。

    看到走过来的郁青,石涛眼里闪过惊艳,他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标志的美人了,就算是刚才的女人也比不上郁青分毫。

    石涛心里有了盘算:“刚才都是误会,请两位多担待,既然兄弟一个人能打翻两个守卫,实力肯定不俗。”

    “不过我们基地只收有用的人,兄弟可以留下,不过另外一个么……”石涛思考了一下,笑道:“我有个提议,你把你身后的小美人送给我,我可以直接让你当基地二把手,每天自主选择任务,而且一日三餐每顿都能吃饱。”

    石涛自认为提的条件非常诱人,在末日,美人也是商品之一,基地里有不少人为了留下来给他送美人送资源,他荤素不忌,只要长得好看,是男是女不重要。

    松辛齐估计也是看中小美人的脸才把他留在身边的,但是美人和基地庇佑,当然是后者更加重要。

    靠,没想到剧情居然是这样展开的,他可不想和基地老大酿酿锵锵。郁青感受到石涛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往松辛齐身后躲了躲。

    他拿不准松辛齐的态度,松辛齐现在应该是讨厌他的,恨不得离他远远的,而且在安全区松辛齐不用保证他的安全了,放养他的可能性很大。

    松辛齐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往后看到郁青充满恳求的眼神,心里忽然有些恼火。

    这个小废物居然会觉得他会把他送人么。

    松辛齐脸上瞬间乌云密布,郁青见松辛齐沉默心里愈发着急,松辛齐不会真打算把他送出去吧!

    郁青心脏落入谷底,打算一旦松辛齐同意他就逃到外面去,就算被丧尸咬死也不要跟基地老大好。

    石涛也是这么想的,他不觉得松辛齐为了美人会放弃他这个靠山,这个小美人也真是不知好歹,靠他这个基地老大不比依靠松辛齐好么,有没有眼力见。

    松辛齐: “不要,不稀罕。”

    郁青悬着心彻底放下来,石涛却倍感意外。

    “怎么,是嫌我提出的条件不够好吗,我跟你说,你可能不知道现在……”

    松辛齐不耐烦地打断他:“我说了不换,听不懂人话?”

    石涛脸色一变,阴沉着脸看向松辛齐。他可是二级雷系异能者,谁见了他不毕恭毕敬,这人真以为打败两个守卫就天下无敌了?

    一刹那,郁青感觉头上出现了一片阴影,抬头看上去,发现一片乌云聚集在头顶,一道突如其来的惊雷从天空划过,一下子劈在了松辛齐脚边,地上出现一道黑色印记。

    郁青惊了一跳,把手伸进口袋里安抚腹部炸了毛的小雪豹。松辛齐把郁青挡在身后,依然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

    倒是挺会装,石涛心里冷笑一声,直接摊牌了:“小伙子我跟你明说了吧,这方圆百里就我们一个基地,a市沦陷的消息你知道了吧,我们都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我们不仅有大量异能者,还有从军队那里得来的枪械武器,你斗不过我们。”

    “你要是识相点把小美人给我,我可以不计前嫌把副手的位置给你,但是你要是实在不识好歹,下一道雷就会劈在你头上,到时候你死了,小美人的日子就不会这么舒服了。”

    郁青听了石涛的话撇过嘴,眼里多了一份幸灾乐祸,石涛没看懂郁青眼里的含义,倒是松辛齐听到石涛的威胁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你可以试试。”

    石涛连冷笑都维持不下去了,他存心要给松辛齐一个教训,手上没留力,不多时,两人头顶聚集了比之前大得多的乌云,周围的环境也跟着暗下来,阵阵阴风刮过,周围人伸长脖子看戏。

    雷声如约而至,手臂大的雷电劈下来,不过是劈在了石涛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