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试试

    郁青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怕晚上把郁小雪压到,用衣柜里的员工衣服给郁小雪搭了一个四不像的窝放在床底下。郁小雪在里面转了一圈,打了个哈欠攀着尾巴蜷缩在里面,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

    郁青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转头道:“松辛齐我饿了。”

    等了半天,没见松辛齐理他,郁青以为是他声音太小,走到松辛齐面前重复:“松辛齐我饿啦。”

    松辛齐一个眼神都没给他:“饿了就吃东西,跟我说个屁,还要我亲自喂你?”

    背包在松辛齐那里,不跟他说怎么吃?

    郁青没说话,直觉告诉他松辛齐可能心情不好,但是他现在脑子不疼,应该不是精神力□□的缘故,那是因为什么?

    “你不会因为我擅自把郁小雪带回来生气了吧?”

    松辛齐:“它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郁青明白了,就是因为郁小雪。

    他的未来还要仰仗松辛齐,郁青心平气和地坐在松辛齐边,跟他保证:“我对它负责的,不用你操心。如果遇到危险我真的保护不了它,我会把它放走,不给你添麻烦。”

    松辛齐转过头看他,郁青眨了眨眼睛,刚要再说点好话,就听见松辛齐无情的声音:“离我远点。”

    郁青松开抱住松辛齐的手,离得远了一点:“我说真的,我可以照顾它,你相信我。”

    郁青去观察松辛齐的神情:“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松辛齐皱起眉:“我说了跟我没关系。”

    “那我饿了。”

    松辛齐“啧”了一声,甩给郁青一包压缩饼干,这几天容易吃的食物都霍霍光了,只剩下难以下咽的干粮和压缩饼干,郁青也不挑,给他什么就吃什么,吃完以后问:“有水吗?”

    “最后一瓶,省着点喝。”

    郁青点点头,接过那半瓶水抿了一小口,又把盖子盖上了,随后把被子一抖,愉快地躺在床上:“睡觉!”

    夜幕降临,松辛齐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搭着放在床头的砍刀刀柄,忽然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内侧,他的腿上搭了另外一条腿。

    他把那条腿抖落下去,结果闭目没多久,他的背后就蹭上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后面,浅浅的痒。

    怎么感觉郁青越来越黏他了?

    松辛齐转过身想要把郁青推开,结果手刚抬起郁青就顺势滚进了他的怀里,抬起的手臂停在半空半天没落下来,松辛齐眉头一直没有松开,垂眸盯着怀里不请自来的小废物。

    他最讨厌废物,尤其是郁青这种没用又娇气,除了添麻烦一无是处的人。这人是不是觉得有精神链接,就对他的保护理所当然了。

    松辛齐一边想,一边把手搭在郁青的腰上。

    看看现在都得寸进尺到什么样了。

    一夜平安,郁青在睡梦中感觉脸上湿湿痒痒的,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是小雪豹在舔他的脸,看见郁青醒过来朝他发出尖细的叫声。

    郁青坐起来,亲了它一口:“早上好啊,郁小雪。”

    小雪豹甩着毛茸茸的长尾巴不停叫着,郁青猜测:“不会是饿了吧。”

    完了,他忘了动物也要吃东西来着,他在纪录片里看过,动物幼崽也是喝奶长大的。

    郁青拨开郁小雪的嘴唇,露出小小颗的牙齿,郁小雪叫了一声,去舔郁青的手指。

    “好痒。”舌头上的倒刺有点刺激,郁青收回了手,抱着郁小雪站起来,他记得之前在培育室里看到过动物奶粉,还问过松辛齐人能不能吃,被松辛齐嘲笑了。

    他们一会儿要去坐车,可以顺便去拿一下。

    松辛齐磨好砍刀,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已经整装待发的郁青:“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郁青居然主动醒过来了。

    松辛齐背上椅子上的背包:“现在就走。”

    两人出发前往仓库,路上松辛齐看向郁青怀里抱着的小雪豹,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打算一直这样抱着它?”

    他们是在逃生,到时候遇到丧尸抱着这么一个累赘怎么跑?

    郁青听懂了松辛齐话里的含义,想了想道:“我试试能不能把它变小?”

    松辛齐露出看好戏的眼神:“你试。”

    郁青试了试,他把自己变小都不熟练,还没有试过把其他东西变小,怕受到外界影响郁青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变小变小。他沉下心,过了一会儿明显感觉到异能发挥了作用,手上的重量也变轻了不少。

    他睁开眼睛:“我是不是成功了!”

    雪豹的确变小了,原本需要用手臂托着,现在两只手掌就能接住,尾巴圈着他的手指舔舔舔。

    郁青抬起头……咦,松辛齐呢?

    紧接着,他察觉到了从下面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气,低下头找到了消失的松辛齐。

    他怎么把松辛齐也变小的啊!

    只有郁青胸口这么高的少年版松辛齐,眯起双眼,一字一顿道:“郁、青。”

    只能说幸好他的异能还不熟练,没有把松辛齐变成五岁大小,不然他一个人带着俩娃可怎么活啊。

    松辛齐搜搜冒冷气:“给我变回来。”

    “变变变。”郁青叠声道,赶紧屏气凝神心里默念让松辛齐变回来,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异能流失,睁开眼睛,发现他又能仰着头看松辛齐了。

    “变回来了吧!”

    松辛齐的脸色更差了,郁青察觉不对低头一看,靠,他把自己也变小了。

    “我我我,我再试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直到郁小雪发出饥饿的叫声,再也没有成功过。

    郁青垂下头乖乖认错:“我变不回来了。”

    “你之前被巨树攻击,被歪脖子柳树抓住的时候不是变得很熟练么。”

    郁青挠了挠头:“有吗,我不知道啊。”

    松辛齐被郁青彻底弄得没脾气了,两个半大的少年四目相对,严肃中又透着那么点滑稽。

    松辛齐额头青筋直跳,叹了口气,朝郁青伸出手。

    郁青神情紧张,伸出白嫩的掌心,偏过头不敢看:“轻点打。”

    松辛齐胸膛剧烈起伏了一下:“手。”

    两人脑回路总算回到了同一个频道,郁青傻傻牵了过去:“干嘛。”

    松辛齐拉着郁青往前走:“还能干嘛,走啊。”

    总不能一直呆着这里耗到郁青正确使用异能吧。

    一个一米六的少年拉着一个一米五的少年走在废弃动物园里,脸上充满了少年老成的心累。

    原来松辛齐小时候长这样,没有成年时候压迫感强,五官没有长开,凶凶的但是没有那么吓人,看上去很叛逆,一看就是会逃课打架的那种。

    松辛齐像是背后长了眼睛:“看我干什么,看路。”

    “哦。”郁青一手抱着缩小版的郁小雪,一手被松辛齐牵着,场面像极了两个迷路去找警察叔叔的小学生。

    他们回到了被藤蔓冲破的仓库里,郁青也趁机跑到培育室顺走了几袋奶粉,还在冰柜里找到了冷藏的冲泡好的奶粉,因为培育室的备用电源一直都在,奶粉没有变质。

    “看来老天也想让你活下去。”

    郁青把东西都装在随便找到的袋子里,在松辛齐失去耐心之前上了车。

    郁青把郁小雪放在膝盖上,试了试奶嘴的使用情况,喂郁小雪喝奶。

    松辛齐坐上驾驶座拉好安全带,脚踩上油门的时候忽然一顿,脸色阴沉地摸到座位旁边的按钮,把座位往前面调了一点,直到脚能够够到油门。

    郁青把头偏向一边,肩膀无声地颤抖。不行不行,不能笑,忍住啊郁青,被松辛齐发现就糟了!

    感觉到身边愈发不妙的气场,郁青板着脸回过头,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喂郁小雪吃饭这件事上。

    越野车驶出了动物园,松辛齐昨天在电脑上研究过路线,他们在a市外沿,绕过巨树很快就能到。

    他心情很不好,所以路上遇到的丧尸都遭殃了。很多丧尸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只因为不小心看了一眼从眼前飞驰而过的越野车,就失去意识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官网上说,a市外城的丧尸都被清理干净了,会有军队定时巡逻。可是直到他们进入a市内部,外面的丧尸也不见减少,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军队的影子,倒是看到了一只被半埋在土地里面的枪、支。

    松辛齐捡起那杆枪、支,研究了一下卸下弹夹,里面还有满满当当一排子弹。

    郁青好奇地看过去:“是真枪吗?”

    “嗯。”松辛齐把弹夹装回去,枪扔到了后座,坐回车里。

    普通老百姓郁青面对枪、支还是存在一定畏惧的,只是远远看一眼,就回过头乖乖坐好:“这里怎么有枪,是有军队死掉了吗?”

    松辛齐:“有可能。”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们心里有了一种隐隐的猜测。

    终于,他们看到了安全区,这是一块被封锁起来的区域,外面围着很高的铁丝网,分割出外部和安全区内部,但是现在,原本应该严密合上的铁丝网被冲破了一个大口子,宛如破了一个窟窿的羊圈,一切防御都因为这个口子不复存在了。

    松辛齐把车停了下来,不多时,一只丧尸从那道口子里走了出来,没有发现两人,目光空洞地逐渐走出视野,和外界融为一体。

    a市有防御措施,有军队,有枪,就这样a市也沦陷了。

    他们从两个人的队伍到六个人,再到两个人,四个人死在了路上,就为了能到达a市安全区,结果真正到了才发现,根本没有安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