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动物园

    郁青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昏暗,自己被包裹在什么狭小密闭的空间里面,他往上探了探,手臂没伸直就接触到了顶部,沿着顶部往外沿摸索,好像是个椭圆型?

    外沿很坚韧,摸起来有点粗糙,郁青喘了口气,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他感应了一下松辛齐的位置不乱动了,还是等松辛齐来救他吧。

    忽然,他感觉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黑暗中他看到了隐隐约约看到了一点轮廓,仔细辨认后,看到边缘那只像仙人掌一样的角,认出来这是之前被藤蔓拖走的变异山羊。

    所以他现在是在什么变异植物的肚子里吗。

    这只山羊刚死不久,身上覆盖了粘稠的黏液,滑溜溜的,而且黏液好像还有蔓延上来的趋势,郁青呼吸一滞,站在山羊隆起来的背部不敢动。

    他奋力往上爬了爬,然而顶部就这么高,他没办法离黏液太远,试了一会儿,再低头往下看,黏液已经漫过了山羊的嘴巴,即将就要把他整个吞没了。

    郁青鸡皮疙瘩起了一地,看上去好像很痛的样子,他才不要被黏液融化掉。

    松辛齐追着感应的方位而去,路上遇到了不少前来阻拦的植物,他将树枝尽数砍断,忽然感觉心脏砰砰跳得极快,加快了速度。

    不知道过了过了多久,郁青感觉狭小空间里空气越来越少了,脑袋晕乎乎的眼睛前面出现了一些白色的幻影,他猛然惊醒,拍了拍了自己的脸清醒过来。他低头往下一看,黏液已经快要沾到他的鞋子了!

    就在这时,他感觉脚下晃动了一下,外界忽然传来各种藤条树枝乱舞拍打的呼呼声,郁青精神一震,拍打树壁:“松辛齐,我在这里!”

    松辛齐避过左右袭来的两条树枝,在细密的雨声中听到了小废物细微的呼救声。无数枝条从那个地方源源不断地挥过来,看上去气势汹汹。

    找到位置就好办多了,松辛齐敏捷地避开所有朝他发出攻击的枝条,没多纠缠,径直朝那个方向冲过去,往里面劈出一刀。

    斩断的藤条在地上不断跳动溅起一片水花,松辛齐目不斜视地把它们踩在脚底,将眼前堆在一起的断肢全部扯下来,露出里面另一块空地。

    空地中心,有一颗分不出品种的歪脖子柳树,它头上的藤条很长,和周围的树木连接在一起能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本体却小,只有一个人那么高,他的树干很厚很圆,像是鼓起来的肚子。

    “松辛齐,快来救我啊。”

    郁青的声音更近了,松辛齐目光彻底锁定在了歪脖子柳树的树干上。柳树晃动着满枝干的长柳,朝松辛齐刺过去,有三根柳条裹住了砍刀,想要抢夺武器。

    刀柄往内一转,锋利的刀刃切断了缠绕过去的柳条,往外一挥,几根藤条斩断。枝条阻挡不住松辛齐前进的步伐,柳树很不好对付,但找到本体就变得轻而易举。松辛齐离歪脖子柳树越来越近,歪脖子柳树像是感受到了松辛齐的威胁,所有的柳条都向松辛齐冲过去。

    松辛齐神情沉稳,躲过攻击最密集的区域,踩在从侧面劈过来的粗大藤蔓上借力直接跃到半空,往柳树的头顶劈了过去。

    柳树直接被削了半根脑袋的柳条,身后密密麻麻的枝条噼里啪啦地砸在水坑里。

    歪脖子柳树愤怒起来,完好的半边枝条伸出更多藤蔓像铁棍一样朝松辛齐劈去,却在松辛齐头顶一米出生生停了下来。

    随后满头的枝条像是出现了什么矛盾,你打我我扯你,两相纠缠不断有争斗失败的枝条掉落下来。歪脖子柳树扭了扭去,没一会儿掉光了柳条,只剩下光秃秃一个树干。

    太阳穴轻微的刺痛让松辛齐面色沉如黑水,看歪脖子柳树的视线愈发有压迫力,失去所有武器的歪脖子柳树瑟瑟发抖,却只能看着松辛齐一步一步朝它走过来。

    黑暗中,郁青只感觉天旋地转,外面的声音一直很吵,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消失了。随后,眼前坚韧的树腹裂开一道口子,一道光亮从外面投了进来。

    郁青抬起头,看到松辛齐那张五官锋利却极其优越俊朗的脸,逆着光出现在他眼前,宛如神兵天降。

    郁青呆了呆,嘴上道:“你看,我就说你找我很方便的。”

    松辛齐:“……”

    郁青被松辛齐从里面拎出来放在地上,地上湿湿滑滑,遍地都是断掉的柳条。

    松辛齐看了一眼郁青因为缺氧十足红润的脸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郁青向他展示之前逃跑时候被树枝刮伤的手臂,手肘这边的衣袖被划破了,曲起来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里面那道不深不浅的划痕。

    “这种小伤就不要跟我说了。”

    郁青撇了撇嘴,放下手臂,转头看到被剖开肚子已经了无生息的歪脖子柳树,评价道:“里面体验感一般。”

    松辛齐勾起一个冰冷的笑容:“那你下次争取挑一个舒服的进去。”

    “原来这里是个动物园啊。”听完松辛齐的解释,郁青恍然大悟,难怪他们能看见山羊,“动物园里有什么,熊猫?羊驼?孔雀?不会还有狮子老虎吧,如果我们遇到变异老虎怎么办。变异山羊就这么大了,变异老虎得多大啊。哦!还有变异大象,变异长颈鹿!它们得多大啊。”

    “松辛齐。”

    松辛齐冷淡道:“做什么。”

    郁青不在意松辛齐的态度,兀自兴奋道:“动物园有鲸鱼吗?”

    松辛齐看郁青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动物园怎么可能有鲸鱼,就算水族馆也只有大型水族馆才有鲸鱼,你有没有点常识。”

    郁青:“我又没有去过,怎么可能知道。”

    “你长这么大没去过动物园?”松辛齐保持怀疑。

    郁青重重点头:“对啊!”

    松辛齐低头望向郁青理直气壮的眼眸,鎏金色的瞳孔清澈见底,所有情绪都直白地写在脸上,如同从来没有被尘世污染的新生婴孩一般,纯净无瑕,对新世界充满好奇。

    松辛齐忽然对郁青以前的生活产生了一点探究欲望,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成这样一个小废物。

    歪脖子柳树似乎是动物园的植物老大,解决了柳树之后,他们再也没有遇见过企图攻击他们的变异植物,反而在他们还没有察觉到周围有变异植物的时候,它们就主动避让开来。

    原本看不见的道路被清理出来,露出了一点动物园本来的样貌。之后,他们遇到了不少动物,有变异的也有没变异的,他们现在的位置在食草动物区,遇到的动物大多性格温顺,没有主动攻击人。

    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都比丧尸智能多了。末日初期,他们知道的信息还很少,不知道这又是原因导致的。

    松辛齐猜测这里没有丧尸应该是被这些原住民都清理干净了,动物园已经形成了独有的生态圈。

    走着走着,松辛齐忽然脚步一顿;“你干什么。”

    郁青无知无觉:“我怎么了?”

    松辛齐将自己的手臂整个从郁青怀里抽出来:“别离我这么近。”

    之前就算了,现在居然整个贴到他身上来,真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

    “不抱紧点我要是再被抓走怎么办?”

    松辛齐:“你当我是死的?”

    郁青只好退求其次,抓住了松辛齐一小块衣角,不抱就不抱咯,小气鬼。

    雨停了,但两人的衣服还是湿的,他们得找个地方收拾一下。没有植物的捣乱,他们很顺利地循着指示牌找到了员工宿舍楼。

    随便找了一间最近的房间,门没关,里面乱糟糟的进了贼一样。松辛齐捕捉到一声细微的声响,抬头往上看去,一只普通猴子站在房梁歪头外脑地盯着他们看,手里还拿着一根半烂的香蕉。

    猴子本能得察觉到危险,嗖一下窜到外面逃走了。

    松辛齐从衣柜里找到两套深蓝色的员工服,两人换上了干爽的衣服。

    郁青对着镜子照了照,甩着长袖子说:“这件衣服好大啊。”

    松辛齐神情冷淡:“怎么,还要我踩缝纫机给你改一套合身的?”

    不过这套衣服确实大,穿在郁青身上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袖子拖到膝盖,即使把领头扣子全扣上,也露出了大片白皙细腻的皮肤。郁青正低头挽裤腿,弯下腰的时候衣服全部镂空,能够看到里面的全部光景。

    松辛齐眼神不着痕迹地移开,没有再往那边看一眼。

    挽好裤腿衣袖,郁青又把衣摆全塞进去,还从柜子里翻出来一根皮带系上,总算满意了。一下子扑到靠衣柜的大床,到处打滚:“呜哇,是床,好软好舒服。”

    床左边的桌子上有台台式电脑,,松辛齐找了一会儿找到备用电源把插头插上,员工电脑没有设置密码,很顺利地登录了上去。

    郁青在床上滚了一会儿,坐起来去看电脑屏幕,看着松辛齐登录国家官网,首页公布了关于全国范围内这次丧尸危机已知的全部情况,里面大部分信息在广播里听到过,松辛齐扫了一遍只得到了一个有用新信息。

    动植物也和人类一样分化成了丧尸和变异两类,前者和丧尸一样,会无差别攻击身边一切活体,没有痛觉不知疲倦。

    而变异动植物不同,他们的力量大幅度提升,植物一般表现为能动性,动物则是体型变大,攻击力更强,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智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目前还不清楚,另外他们发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和人类不同,变异的动植物不会被感染,或许人类可以探索其中原因,解决这次危机。

    但真正展开研究恐怕还要过很长一段时间,当务之急是保证生存。

    看了一圈,松辛齐又去找了地图,了解了他们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这里是路桐野生动物园,离a市安全区还有二十公里不到的距离,步行去的话怎么也要走近六小时,不如先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等明天早上再出发。

    这样决定以后,他们的时间就富裕多了,松辛齐叫上郁青趁这段时间看看动物园里面有什么可用的东西,结果回过头看到郁青已经在床上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松辛齐:“……”

    郁青真是他活这么大见过心最大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