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巨树

    经过被不知名树木遮挡住的红绿灯,货车行驶在杂草丛生的公路里。光秃秃地电线杆上,停着一只篮球大小的麻雀,用喙梳理灰扑扑的羽毛,一根藤蔓悄然从身后靠近麻雀,等麻雀发现不对想要扑腾翅膀离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郁青伸手捏住从空中飘下来的灰色羽毛,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时,前面的吴镇湖忽然迟疑道:“前面是不是被棵树挡住了。”

    几个人转头看去,路中间矗立着一棵形状诡异的参天大树,枝叶茂盛撑起巨大伞盖,它的树杆非常结实,枝叶无风自鼓,有生命一样,巨树下面的根系盘根错节,如同大地的血管。

    吴镇湖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劲:“陈乙,这附近有丧尸吗?”

    陈乙:“前面有一点,但是不多。”

    松辛齐盯着这颗诡异的树看了一会儿,忽然道:“先停下,我过去看看。”

    松辛齐主动开口,自然没人反驳,货车在离巨树远远停下,松辛齐拿着砍刀从车厢里跳下来。

    郁青趴到围栏上去看,看到松辛齐踩过凸出来的根系,走近巨树,四周观察了一圈,甚至拍了拍粗壮的树干。

    无事发生。

    吴镇湖放下心,重新踩下油门往这边开过来,松辛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的精神力在进入这里之后总感觉被什么东西撕扯,这种感觉基本只有遇到复杂强烈的情绪或者声音才会遇到,但是陈乙又说这附近没有活物。

    松辛齐摸着枝干,忽然感觉到了从里面传递过来的心跳声,他神情一凝,朝那边喊:“别过来!”

    话音刚落,大地猛地剧烈抖动起来,原本平坦的大地一瞬间裂出无数道裂痕,土石瓦解,郁青一下子磕在了栏杆上,脑袋里嗡嗡的。

    “地震?”

    很快郁青发现并不是,下陷的土地里露出藏在里面的粗壮根茎,那些根茎如有生命力一般破土而出,像抓玩具车一样抓住货车的轮子。

    “什么情况!?”屠晓惊叫道。

    郁青只感觉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货车被整个倒吊着悬在半空,紧接着,想大摆锤一样疯狂旋转起来。

    眼前天旋地转,郁青只有死命抓住围栏,不让自己的身体到处乱甩撞到什么地方,陈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没有及时抓住什么东西,随着剧烈的晃动在车厢里横冲直撞,陈乙一下子身体拍在车玻璃上,一下子后背撞上围栏,全身的骨头被碾碎一般,吐出了一口血。

    郁青睁开一只眼睛去看外面的情况,正好看到一根粗长的藤蔓从他眼前闪过,一下子击碎了驾驶座的玻璃,带出了里面的吴镇湖。

    吴镇湖的腹部被藤蔓贯穿,鲜血顺着藤蔓流下来,在藤蔓的挥舞中像雨一样撒下来。

    “吴叔。”郁青脸色刷一下变白,眼睁睁看着藤蔓把吴镇湖从高空中丢下来。

    认识的人在他眼前顷刻间失去了生命,还是以这种意料不及的方式,郁青感觉胃部痉挛起来,有点想吐。

    屠晓和安婶也在撞到一次后抓住了栏杆,郁青想找松辛齐在哪里,透过围栏,他看到松辛齐往这边急速冲过来。

    “松辛……”

    话没说完,藤蔓缠绕车厢用力往里一压,整个车厢被巨大的力量捏得扭曲,他们一下子减少了一半的空间。

    “啊!!!”耳边传来屠晓的惨叫,郁青看过去,屠晓抓住的地方刚好是藤蔓的施力点,她的半只手臂被卷进瘪下去的围栏里,以一个可怖的角度扭曲着。

    不断有血液从货车上面滴落下来,下一刻,藤蔓重重把货车砸向地面。

    松辛齐瞳孔剧烈收缩,发动异能控制住即将甩下来的藤蔓,然而这只让藤蔓在半空短暂地停滞一瞬,货车还是被扔了下去。

    ……

    “郁青。”

    “郁青!”

    郁青睫羽颤了颤,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被压在什么东西下面,只能看到头顶一点光亮,脑袋有点痛,耳边还在耳鸣,松辛齐喊了好几遍他才听到是在叫他。

    郁青支起上半身,用最大的力气喊:“我在这里。”

    很快,头顶的光亮被一道阴影挡住,外面伸出来一只手,郁青抓住了那只手,他的身体没有被压到,很顺利地被拉了出来。

    郁青看到松辛齐的脸连忙道:“我看到,看到吴叔被一根很长的藤蔓刺穿了。”

    松辛齐把郁青拦在怀里,语气低沉:“我知道。”

    他往这边跑过来的时候,吴镇湖正好摔在他面前。

    郁青回头看过去,那颗参天大树挥舞着他巨大的枝条和根茎,四处毁坏他能触及到的所有东西,一根精壮的枝条朝他们头顶鞭过来,松辛齐带着郁青往旁边一闪,藤蔓扫到那截车厢,车厢腾空飞起来,几乎是贴着头皮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身后,撞得七零八落。

    货车飞出去后,原来的地方露出来趴在下面的安婶,安婶手指动了动,支撑身体艰难地跪坐起来。

    “是安婶。”郁青下意识想要过去帮忙,松辛齐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这边一拽。

    “你疯了!”

    郁青恍然惊醒,他没有任何力量去救别人,贸然过去还很可能受伤连累松辛齐,他也没有立场去求助松辛齐,只能攥紧松辛齐的手轻微颤抖。

    安婶颤巍巍地站起来,茫然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她身后劈过来的粗壮枝干。

    等她听到枝干破风而来的呼呼声时,枝干已经无限接近到了她的面门,而她身体僵直,脚下像生了根似的怎么都动不了。

    刹那间,身后寒光一闪,那颗树枝被拦腰截断,掉在了她的脚边。安婶一愣,手臂被一股力量拉着她往后跑。

    郁青抓着安婶的手臂飞快地跑:“安婶快跑!”

    安婶回过神,迈开腿用最快的速度跟着郁青,枝叶被砍断,其余枝条胡乱飞舞,凌厉的风声像是树在尖叫。

    松辛齐押后,三个人左躲右闪,背后的枝条被松辛齐尽数斩断,两边而来的攻击只能靠走位躲避,郁青眼前的土地忽然劈裂开来,伸出一根粗壮的根茎。

    他心里一急,带着安婶一起缩小身体从拱形的根茎下面钻了过去,摆脱攻击,郁青又带着安婶恢复体型,迈开腿继续跑。这像是打开了一个通关诀窍,不断缩小变大的体型在乱舞的枝叶中灵活变动,像是一个滑不溜秋的肥皂,怎么都抓不住人。

    郁青自己逃跑中做的一切全凭本能,根本没有意识到异能被他运用的多少熟练。三人一刻不停地往前跑,终于跑到大树攻击范围之外。

    郁青双手撑住膝盖不停地喘气,感觉腿都要跑软了,回头问安婶:“安婶,你怎么样。”

    安婶眼神呆滞,好半天没有回应郁青的话,她浑浊的眼珠转向那边成了一推破铜烂铁的货车,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巨树很强,加上魔音灌耳影响了松辛齐的精神力,松辛齐脑袋里一阵一阵地抽痛,没什么好脸色:“走了。”

    松辛齐带着两人来到一块黄土空地,把砍刀放在郁青身边叮嘱好好呆在这里等他。

    郁青点了点头,目送松辛齐往他们逃跑的方向回去,直到松辛齐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内,郁青才转头问从刚开始就不太对劲的安婶:“安婶,你有没有受伤?”

    安婶反应慢半拍地摇摇头,他们全程都牢牢抓紧栏杆,而且中间有松辛齐异能的缓冲,没有造成太大伤害,不过摔的那一下还是有点严重,刚才没觉得,现在缓过劲来感觉骨头散架了一样,浑身都疼。

    安婶嘴唇动了动,沙哑道:“其他人呢?”

    郁青摇摇头:“我不知道。”

    安婶空茫地眼神望向天边,神情悲切。

    另一边,松辛齐来到了货车掉落的地方,巨树发泄了一阵就平静下来,根茎缩回大地,枝叶摆出原来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有周围满目疮痍的龟裂土地,展示了巨树之前造成了怎样的惊人破坏。

    吴镇湖是他看着摔下去的,肯定没有生还的余地了,那两位在货车里被扔来扔去的估计也够呛,他过来没报多少希望,只是看看能不能把装了物资的登山包给拿出来。

    屠晓和陈乙始终被困在车厢里,松辛齐费了劲把两人拖出来,两人全身骨头破碎,全部没了生息。

    松辛齐皱起眉,心想某个小废物知道这个消息指不定要哭鼻子。

    检查了一下登山包里面的东西,干粮这些倒还好,但是装水的罐子全部破裂,只留下一点没完全流完的,松辛齐把可用的饮用水全部转移到另外一个没有损坏的瓶子里,得到小半瓶水。

    做完一切,松辛齐看了地上的两个尸体一眼,背上背包转身离开。

    忽然,他的脑子里忽然涌入了一股不属于他也不属于郁青的强烈情绪,强硬的共情让他头疼欲裂,眨眼间背后布满了冷汗。

    他暗道不好,往两人的地方冲过去。

    松辛齐紧赶慢赶来到黄土空地,郁青垂着脑袋坐在原地,和他走的时候一样一动没动。他往旁边看去,原本坐在郁青旁边的安婶倒在血泊里,被砍断的脖子里喷涌出汩汩鲜血,将周围一片土地染成血红。

    郁青抬起头,溅满血的脸上茫然一片。

    “松辛齐,安婶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