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骨 作品

第10章 恶毒男配何苦相互为难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在震耳欲聋各种声音中睡过去的,总之他们醒来的时候,货车已经平稳行驶在路上了。

    郁青坐起来左右看了看,围栏上的绿色血迹已经干透了,车厢里面的断手也被收拾收拾丢了出去,原本整齐的栏杆呈现不同程度的扭曲损坏,昭示着之前遭受了怎样的恐怖袭击。

    看到旁边的屠晓醒来,郁青道:“你看我没说错吧。”

    屠晓:“还真是。”

    “嗤。”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嘲讽意味十足的嗤笑声,郁青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透过玻璃看到陈乙充满不屑的脸,注意到郁青的视线,陈乙扬了扬下巴,神情倨傲:“有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才带我们脱离危险,有的人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了。”

    屠晓脸上刷一下变红。

    郁青没什么感觉,往后一仰躺回车厢里,一副躺平认嘲的模样。嫌他没用呗,不过他确实没什么用,别添乱就是松辛齐对他最大的要求了,至于其他对他不怀好意的人,他不在乎。

    后视镜的角度有限,郁青往下一躺陈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想去看看松辛齐有什么反应,毕竟他在前面杀丧尸,同伴却在后面睡觉,不管是谁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松辛齐一个人坐在离人群最远的地方,用从丧尸身上扒下来的干净衣服擦着砍刀,眉头微微皱起,薄唇下撇,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从始至终没有注意他们,看不出来什么态度。

    忽然,松辛齐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眼神锐利地朝这边看过来,陈乙顿了一下,朝对方展颜一笑。

    半天观察下来,他知道这两人不是合作关系,而是像吴镇湖对屠晓和安婶那样的单方面保护,吴镇湖心软,但松辛齐可不像是爱心泛滥的人,相反,他对人冷硬,除了吴镇湖和跟着一起来的郁青和他说过一两句话之外,没有理过别人。

    这样的人能让郁青跟他走在一起,只能是看上郁青那张脸了。郁青拥有一张极其精致的脸蛋,鎏金色的瞳孔天生惹人注意,他什么都不用做,光是坐着就是一副会讲故事的画。

    因为太好看了,一眼惊艳过后,只会产生深深的惋惜,他不会活很久,早晚葬身末日之中。

    丧尸可不会看你长得好看就对你手下留情,末日最重要的是实力。陈乙一直对吴镇湖收留屠晓和安婶心怀不满,哪有人主动给自己找拖油瓶的,但吴镇湖坚持,陈乙仰仗他的异能和货车,只能忍下来。

    可是看到松辛齐后,他的心思变了,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没有郁青那么好看的脸,但他自身条件也不差,最关键的是,他比郁青有用很多。

    只要说服松辛齐抛弃郁青,跟他一起走,以他们两个的异能,完全可以更快更安全地到达a市。

    然而松辛齐只是扫了他一眼就转回头去了,陈乙脸上的笑意一僵。

    郁青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了,躺下来看着不断移动的天空:“天色好好看啊。”

    屠晓闻言抬起头,天上大团的云彩聚集在一起,中间空出来一个白色的洞,阳光从里面洒下,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线。

    郁青可惜道:“如果手机还在就好了,好想把天空拍下来。”

    屠晓:“确实很好看,可惜这是末日,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我们还得逃命。”

    “我觉得逃命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们没有被感染,还可以坐在车上聊天。”郁青将手举到眼睛上面,透过指缝间看美轮美奂的天空,“就是在末日才更应该欣赏好看的景色啊,生活已经很艰难了,不能让精神也跟着枯萎。”

    屠晓双手抱住膝盖,身体随着货车不断颠簸:“我要是有你这么乐观就好了。”

    “他这哪叫乐观,这叫没心没肺。”

    郁青听到熟悉的嘲讽声,心如止水地翻了个身,松辛齐精神力又不稳定了,又开始看他不顺眼找他的茬了。

    屠晓不敢跟松辛齐搭话,鹌鹑似的缩着脑袋不动了。

    为了躲避丧尸,他们绕了不少远路,路边的植物疯狂向外生长,公路已经看不出原貌了,要不是车上装有导航,还以为误入了原始森林。偶尔有丧尸出没,但都不足为惧,经过了丧尸潮,几只落单丧尸引不起他们一点情绪。

    货车拐了到一个服务站里面,吴镇湖道:“天快要黑了,晚上丧尸活跃度高,外面不安全,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没人有异议,找了个近的地方停车,松辛齐率先跳了下去,几个人谨慎地跟在后面,吴镇湖在最后,服务站不大,里面乱糟糟的,商品被一扫而空,地上还有被踩扁的水果罐,脚踩下去黏黏的。

    松辛齐一边走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只遇到几个没什么威胁性的丧尸。全部处理完,几个人找了一家小超市进去。里面比外面还乱,货架倒了一地,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可以想见这里经历过怎么样的混乱。

    郁青眼尖看到两个倒在一起货架下面有什么东西,跑过去往下面一掏:“我找到一个自热米饭。”

    吴镇湖:“我这里也有一个。”

    虽然他们自己有物资,但既然找到超市了,能省一点是一点。

    混乱中人们不会把所有东西都拿走,肯定有遗留下来的,没过一会儿,大家都找了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收拾出可以坐人的地方。

    郁青去水龙头接了水,把菜包饭包往里面一放,等着自热饭煮熟。

    很快郁青闻到了米饭的香味,他掀开盖子浓郁的米香和肉汤钻进鼻子。他夹了一筷子肉,举到眼前看了看,有些失望,居然是肥的。

    他看向旁边同样煮好自热饭的吴镇湖,吴镇湖拿到的是笋尖自热饭,他端着自己的饭走过去道:“吴叔,你喜欢吃肥肉吗?”

    吴镇湖对郁青很有好感:“怎么了?”

    松辛齐阴着个脸两口吃完面包,他的精神力在脑子里乱窜,看什么都不顺眼,这时,他听到郁青的声音。

    “那我们俩交换一下可以不,我不喜欢吃肥肉。”

    有肉吃当然好,吴镇湖:“可以。”

    刚要交换,郁青手上的饭忽然被从身后伸出来的手给拿了过去。

    郁青回过头,看到松辛齐面色阴沉:“有东西就吃,换什么换。”

    郁青鼓起脸:“吴叔都同意了!”

    “对啊,我同意……”

    没等吴镇湖说完,松辛齐就捏着郁青的脸,把一块肥肉塞进了他的嘴里:“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没人会惯着你的臭毛病。”

    郁青唔了一声,想要肥肉吐出来,然后下巴牢牢掌控在松辛齐手里,几番挣扎之下就是吐不出来,只能被逼无奈吞了下去。

    等松辛齐松了手,他的两侧脸颊红了一片,火辣辣的疼,郁青气道:“松辛齐你是不是有病!”

    松辛齐看着郁青的眼神充满寒意:“我说了,没人会惯着你的臭毛病。”

    郁青脸上不岔想反驳,最终在松辛齐越来越有压力的凝视中闭了嘴,抢过自己的饭,快步离开,蹲到离松辛齐最远的角落里自己吃,即使看不见脸,也能从不断起伏的肩膀看出来他有多生气。

    吴镇湖不明白怎么一件小事这两个人就吵架了,张了张嘴想替郁青解释,结果转头看见松辛齐一改阴郁,脸色平静地看着角落里愤怒干饭的郁青,眼中隐隐还透着点愉悦。

    吴镇湖:“?”

    是他年纪大搞不懂小年轻的心思了。

    看到郁青愤愤不平,又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让松辛齐心情舒畅不少,恶趣味得到满足,连暴动的精神力都平静了一点。

    松辛齐哼笑了一声,心情愉悦地走出小超市,刚才检查得匆忙,得再去看一圈还没有遗漏的丧尸。

    绕着服务站转了一圈,在门口看到了陈乙,松辛齐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结果陈乙主动叫住了他。

    松辛齐:“有事?”

    听出松辛齐语气的不耐,顾及自己的计划,陈乙还是露出友善的笑容:“你很强,郁青运气真好,跟着你应该很有安全感吧?”

    “跟你有关系吗?”松辛齐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知道松辛齐说话带刺,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再难搞郁青不也成功了,郁青能成功他为什么不可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这一路上也相处这么久了,想和你好好……”

    没等陈乙说完,松辛齐彻底没了耐心,留他一个人在外面径直往里面走。

    陈乙脸色一僵,难堪地攥紧了拳头。

    陈乙回到小超市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盯着松辛齐看了好久,眼神有些幽怨,郁青看看这个,又看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松辛齐,脑子里灵光一闪。

    难不成剧情提前了,陈乙现在就看上松辛齐了?

    想起原著的剧情,郁青有些发愁,陈乙看上松辛齐,那是一定要跟他这个明面上和松辛齐捆绑在一起的人掰头一下的,可是他不想和陈乙掰头。

    一想到这个可能,郁青心里难过极了,松辛齐这里还总要找他的茬呢,现在可能还要来一个陈乙,他也太可怜了吧。

    他这小胳膊小腿的,斗得过陈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