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丧尸潮

    “不是你们想得那样。”郁青连声否认,急急去看松辛齐。他在松辛齐心里的印象已经很差了,可不能再被误会。

    松辛齐说完就没再看他,摆明了不想和他牵扯,郁青只得坐回来,屠晓一开始就有点憷松辛齐,不知道什么原因松辛齐从上车开始好像就心情不太好,一直皱着眉,时不时按按太阳穴,凶神恶煞的,不敢随便搭话。

    离开树林后,他们驶上了一条小路,路上不时有丧尸被车子的声音吸引过来,然后被无情地碾进车轮里,车厢随着碾过丧尸身体晃动起来,一惊一乍的吼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大家精神绷紧,都不怎么讲话了。

    车驶出小路,在即将来到宽敞的公路口时,几个丧尸忽然从前面跳出来,叫唤着朝货车扑过来,撞了车玻璃上留下一滩绿色□□。

    丧尸来得突然,吴镇湖骂了一声连忙摆正方向盘,货车猛地往一边甩过去,车里面的众人都根据惯性往前面扑。

    屠晓惊魂未定,往车外面看过去,几只丧尸从货车底下出来,脑袋或者身体被狠狠压过,绿色白色的黏液留了一地。

    “这些丧尸像不像被踩了一脚爆了浆的青虫。”耳边忽然传来郁青生动形象的比喻。

    屠晓脑袋里立刻浮现出在自己脚底爆炸的青虫的画面,捂住了嘴脸色难看:“别说了,我快要吐出来了。”

    其他人也忍不住犯了恶心,不过恶心完,精神紧绷的众人忽然感觉心头轻松了一些,连带看外面不断出没的丧尸也没有这么害怕了。

    不多时,陈乙忽然道:“我感应到前面有很多丧尸。”

    吴镇湖:“有多少?”

    “不知道,总之很多。”陈乙语气凝重。

    郁青:“那怎么办,我们要绕路吗?”

    吴镇湖:“除了这条路,前面驶出高速从城里绕出去也可以,但是城里人口很多,之前也一直收不到信号,搞不好已经全军覆没了,说不定丧尸比这里还多。”

    说完,全车人都沉默了。

    松辛齐双手架在栏杆上:“冲过去吧,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吴镇湖:“只能这样了。”

    车轰轰作响,郁青靠在车厢上,看到屠晓紧张地捏着栏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外面。原著里是没有这段剧情的,陈乙也是后面两人到安全区的时候才出场,路上的过程原著一笔带过,郁青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松辛齐在这里,总不会出什么事,郁青很放心,于是安慰屠晓:“别担心,松辛齐很强的,当初在小城市里突然爆发丧尸,松辛齐拖着我还能轻松逃出来,而且还有吴叔呢,丧尸再厉害能厉害过他们嘛。”

    屠晓表情迟疑,她没有见过松辛齐怎么解决丧尸,吴叔虽然有异能但不能长时间使用,爆发性也不高,丧尸少还好说,数量一多还是只有跑的份。

    看到郁青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屠晓看向了不远处的松辛齐,松辛齐看着前方,手指在栏杆上不紧不慢地敲击着,没什么表情,确实很像是个隐藏大佬。

    郁青自以为声音很小,其实早被松辛齐一字不漏地听完了。松辛齐静静听着郁青在别人面前吹他彩虹屁,心里有点微妙,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

    又驶了十几公里,陈乙的感应越来越强,他脸色有些发白,其他人也若有所感地警惕起来。

    原因无他,路上停泊的车辆越来越多了,开到后面,高度公路上全是车,放眼望去堵得水泄不通。然而高速公路上始终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声音,只留下一辆辆空车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坐稳了。”吴镇湖朝后面道,他把油门踩到底,货车如同一头失控的野兽,呼啸着朝前面的一排排车辆撞过去。郁青感觉一道巨大的冲撞力,两只手死死抓住围栏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前面的车辆被撞得扭曲,被挤到旁边,然后是第二辆第三辆,刺耳的摩擦声不断传来,几辆轿车被撞得贴在一起,中间的直接翻了起来,硬生生撞出了一条路。

    巨大的声响吸引来了丧尸,丧尸嚎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它们像地底的虫,掀翻土壤后一群一群地爬出来,放眼望去潮水一样涌来。

    “这也太多了吧!”屠晓一只手拉着围栏蹲在地上,车身强烈的撞击让她站不稳。郁青看到有个丧尸借助同伴的身体爬到了围栏外面,沾满唾液的大嘴就要朝屠晓的手上咬去。

    郁青:“小心!”

    屠晓转头也看到了丧尸张开的血盆大口,尖叫了一声,飞快缩回手,摸到郁青放在手边的砍刀后随手往丧尸脸上飞了过去。

    “噗呲”一声,砍刀正中丧尸的脸,丧尸带着嵌在脸上的砍刀一齐往下倒下去。

    郁青沉默了一下,往松辛齐的方向看过去,正好对上了松辛齐看过来的眼睛,松辛齐目光在郁青和那把掉下去的砍刀之间流转,最终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可怕的笑。

    不会这也要怪他吧?!

    货车坚定地往前行驶着,撞翻所用拦路的车,丧尸一群群朝他们扑过来,有的被卷进车里,有的踩在同伴或者汽车上面爬上了货车围栏。

    郁青站得离围栏远了些,无数双手在围栏外面拼命朝他伸过来,但是没有扶手,在货车猛烈晃动中根本站不稳。

    货车面前遇上了一个体积不小的越野车,撞得整个车剧烈晃动起来,郁青一个没站稳直直往围栏扑过去,剧烈收缩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双双朝他靠近的青灰色的手。

    往前面扑过去的身体在即将被丧尸碰到的前一刻猛然停住,然后立刻把他拉回了回去。郁青跌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朝旁边看去。

    松辛齐一脸不耐地松开他的衣服,把头盔套在他脑袋上:“好好呆着,再添乱把你丢进丧尸堆里。”

    屠晓闻言瞪大眼睛看向他,郁青反而没什么反应,“哦”了一声把头盔戴正,看到松辛齐拿着最后一把砍刀,双手举起砍刀蓄力片刻,眼睛不眨一下用力挥下,一排断手全掉在车厢里面。

    安婶看到地上一双双流着绿色血迹的断手,捂住嘴巴干呕起来,屠晓惊得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儿地发抖。

    货车又一阵晃动,郁青稳住自己的身体往前面看,货车前面拦了一堆车子,有的车子直接堆到了玻璃窗前面,轰然往两边倒下。

    随着深入,货车车速不可避免地变慢,车头也向里面凹陷了不少,吴镇湖咬牙踏着油门,货车猛地往前面窜出一截,把扒在玻璃上的丧尸全部撞飞了。

    砍断一排丧尸手,就有新的丧尸填补空缺,车上的断手越堆越多,恶臭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松辛齐往另外一排的丧尸看去,下一刻,丧尸们突然主动松开了抓住围栏的手,嘶吼着攻击身后的同伴,然后一齐跌落下去,眼前忽然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一旦有丧尸接触到围栏,就会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支配身体然后弹出去,没来及操控的丧尸则全部斩在了松辛齐那把砍刀之下。

    安婶坐在车厢里面,恐惧和惊讶两种不同的情绪在脸上形成一种怪异地呆滞,她看向稳稳站在丧尸前面的松辛齐,他脸上还站着砍丧尸不慎溅到的血,眉眼冷漠阴翳,丝毫不手软地将丧尸砍成两半,看上去比丧尸还要可怕。

    安婶无端打了一个寒颤,大气不敢出一下。

    前面的陈乙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吃惊,看向松辛齐的眼里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心思。

    松辛齐的杀伐果断给其他人带来了不小冲击,本来就有点怕松辛齐,现在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但同时也给了他们满满的安全感。

    车行驶到中途,围栏外面已经爬满了丧尸,把货车和外界严严实实地隔断开来,远远看过去想一座移动的丧尸群,丧尸的吼叫声震耳欲聋,将围栏摇得嘎吱乱响,好像下一秒就要被卸下来一样。

    郁青坐在车厢中间,盯着被围栏阻挡在外面的丧尸看,紧张的心情在连续的刺激中慢慢回归平静。抱着膝盖郁青心里胡思乱想着,这个场面可真壮观,比电影真实多了,想着想着,郁青忽然感叹了一句:“真刺激啊。”

    旁边的屠晓听到郁青的话,不可置信道:“这是刺不刺激的事吗,我们都不一定能活着走出去啊!”

    “话说这么说没错。”郁青非常淡定,“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注定要死在这里,再害怕也没用啊,如果我们能活着走出去,那现在也没什么可害怕的,反正我们最后都能出去。”

    屠晓:“这是能说不怕就能不怕的吗!”

    然而等屠晓说完这句话,她乱糟糟的脑子忽然注入了一股温和有力的力量,强烈的不安感忽然减弱了几分。她顿了一下,再听围栏刺耳的晃动声和丧尸的嘶吼声后,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屠晓转头问郁青:“你做了什么?”

    郁青一脸迷茫:“我没做什么啊?”

    屠晓不相信,她自己什么性格自己心里清楚,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只听郁青说两句就平静下来,可她确实莫名其妙地不害怕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仿佛隔了一层膜,感受得不真切。

    然而等郁青没再说话的时候,心里压抑住的恐惧又重新浮现出来,屠晓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下意识去找郁青。

    郁青不明白屠晓为什么不求助一看就很厉害的松辛齐,而是找他这个什么都干不了的小废物,郁青斟酌了一下,尝试道:“你要是实在害怕,不如先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们说不定就逃出去了。”

    郁青很严谨:“当然,也可能睡着以后就变成丧尸了,不过这样也好,被咬了感觉不到,不疼。”

    这两人一个敢出主意一个敢听,屠晓:“那我先睡了?”

    郁青点点头,仰头打了一个哈欠:“我也有点困了。”

    松辛齐在前面砍丧尸,转头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心大的人已经打算席地睡觉了。

    松辛齐:“……”

    真行,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