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丧尸爆发

    不知道丧尸会什么时候爆发,郁青赶紧跳下板凳去穿衣服找人,然后他就发现,他的衣服全是成人码子,他现在变小了根本穿不了。

    还好身上的睡衣也等比例缩小了,不然他得裸奔,之后天气会越来越冷,只穿睡衣肯定是不够的。

    还好原主的衣服很多,郁青挑了一件不会绊倒自己的金边唐衫穿上,把裤子当做腰带系上,免得万一恢复身高了没有裤子穿,他本来还想多带点东西,但是光是衣服已经压得他够呛,只能放着满屋子的物资离开。

    昨天为了说服松辛齐他们有精神链接,他频繁地使用位置感应,现在已经用的很熟练了,不知道是不是用的次数多了缘故,他感觉今天用起来没有昨天累。

    幸好,松辛齐离他不是很远,应该能很快找到。丧尸就快要爆发了,迟一点找到就多一分风险,郁青把卫生间的板凳搬到外面,踩上去打开了房间门。

    在走廊打扫卫生的阿姨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一蹦一蹦地跑过来,笑着道:“小娃娃慢点跑,当心摔了。”

    郁青一边跑一边回头严肃提醒道:“阿姨快点跑吧,这里很快会发生很危险的事。”

    阿姨被郁青脸上的认真逗笑了;“哎好,阿姨打扫完这层楼就跑。”

    郁青有些郁闷,他没有办法让别人相信他,也阻止不了任何苦难,他能做得唯一的事就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别人。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飞奔,身边还没有大人陪同,路人神情各异地看着套着大人衣服的郁青从身边跑过去,郁青管不了这么多,社死哪里有小命重要。

    退完房间,背着登山包准备离开这座城市的松辛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不太一样的奔跑声,他现在对外界一切不寻常的感知异常灵敏,回过头后看见一个奶团子从不远处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脸上被热气蒸地通红,目标明确地吧唧抱上了他的腿。

    松辛齐:“……”

    松辛齐抬起脚晃了晃,孩子把脸埋在他腿上死死抱住不松手。

    他不喜欢一切麻烦又脆弱的东西,把人从腿上提起来,环顾四周寻找对方的家人,没有一个人能够认领。

    小孩在半空中踢蹬双腿,烧哑了的嗓音也改变不了奶声奶气:“松辛齐你得带我一起走。”

    松辛齐终于舍得看了小孩一眼,这张独树一帜的精致脸蛋他可太熟悉了。

    颇为嫌弃地晃了晃手上的小孩,松辛齐道:“这就是你觉醒的异能?真是跟你本人一样没用。”

    经过松辛齐的提醒,郁青总算意识到变小可能是他觉醒的异能导致的,在原著里原主一直是个普通人,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能觉醒异能。

    郁青对松辛齐的嘲讽不以为然,这个异能可太合他心意了,只要往人身上一挂,逃跑多方便啊,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异能。

    感觉到提着他的手有松开的趋势,郁青一个激灵把身体全部缠在松辛齐手臂上:“我发烧了!这么痛苦你肯定能感觉到吧!”

    松辛齐把郁青从手臂上撕下来放在地上:“也没有那么痛苦。”

    他确实感觉到了,从昨天晚上他就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热意,还伴随着一点昏沉,自从觉醒异能他的精神力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这点昏沉很快被他忽略了过去,他以为只是普通的低烧,左右影响不到他的行动,吃了点药后就没再管,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废物的原因。

    “啊。”郁青忽然痛呼了一声,捏着自己的小肉手给松辛齐看,“我的手指好痛,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这个你总感觉到了吧!”

    感觉到了,这就是他自己用小刀切的,他的动作很隐蔽,郁青绝对没有看到,看来精神链接不仅是真的还是双向的。

    他有的嫌弃哦,只是小小弄了点伤口,郁青反应居然这么大,真是娇气,如果丧尸真的扩散了,以后受伤的日子不会少,看这个小废物要怎么办。

    郁青以为松辛齐还是不信他,可他没有时间再和松辛齐纠缠下去了,他还有这么多物资放在旅馆里没有拿出来,要是爆发丧尸他都不确定松辛齐会不会保护他,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郁青狠下心来,不就是作死吗,没有什么比活命更重要的事情了。

    郁青眼睛一闭,身体往松辛齐身上一贴哭喊起来:“哇!爸爸不要丢下青青一个人!”

    松辛齐:“……”

    周边被惊动的路人:“!?”

    “青青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没有爸爸了呜哇哇哇,爸爸你带我一起走吧,求求你了,青青会很乖的,别留下青青一个人!”

    “哎,这可怜见的。”

    察觉到路人传来异样的眼光,松辛齐脸上一黑,几乎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话:“郁青你想死吗?”

    感受到松辛齐充满杀意的目光郁青哭得更加真情实感了,一边抽噎一边道:“爸爸不要丢下青青,青青会自己洗衣服做饭,不用很费钱的,呜呜呜爸爸!”

    原主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装作被松辛齐抛弃的恋人,通过那张我见犹怜的脸蛋哭诉,引起公愤,松辛齐被正义感爆棚的路人纠缠,耽搁之下拖到了丧尸爆发,原主才有幸保下性命。

    他现在出现了意外身体变小,身份改变一下也没差,就是未来的日子可能会很惨。

    郁青心里悲切,演技飙升,看得路人都不忍心了。

    更远处的人也被热闹吸引过来,向旁边的人:“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道:“你看这算是什么事,这小孩真可怜,妈妈死得早,他爸还不要他了,要把他丢在路上自生自灭呢。”

    “怎么这样啊,管生不管养,这年头的家长可真的……”

    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站出来指责松辛齐:“孩子他爹,做人不能不讲良心,你看看孩子都哭成什么样了,你就站在旁边看着?”

    松辛齐冷冷地看了路人一样,说话的人被松辛齐充满戾气的眼神吓到了,但随即一想周围这么多人呢,还怕他一个,顿时更加起劲了,周围的路人也被松辛齐的态度激怒。

    “他甚至连小孩的衣服都不肯买,让人穿大人的旧衣服。”

    “哎,孩子的脖子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淤青,他不会还虐待孩子吧?!”

    “这可不得了,报警,快报警!”

    “呜呜呜爸爸!”

    松辛齐被吵得头疼:“闭嘴!”

    就在这时,人群忽然出现骚动,一个牵着孩子的母亲忽然面色青灰,瞳孔变得针尖一样小,露出硕大的眼白,脖子僵硬地转向身边的孩子,然后一口咬在了孩子的脸上。

    “哇啊啊啊!”小孩撕心裂肺的尖锐嗓音冲破天际重重砸在了众人的心头。

    喧闹的街道骤然陷入寂静,孩子很快停止了尖叫,睁着眼睛倒在地上,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白色过度到青黑,躯干像是被什么不明物体操控了一般,直愣愣地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迅速咬上了最近的一个人。

    一瞬间,原本正常的街道出现了各种肢体僵硬的行尸走肉,看见人就咬,人群混乱起来,四处逃散,尖叫声和嚎哭声将城市变得阴森恐怖。

    混乱之中,郁青立刻不哭了,紧紧抱住松辛齐的手臂,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下来。

    事发突然,松辛齐也没有心思去管郁青,用空着的手从登山包后面抽出一把磨得光亮的大砍刀,朝冲过来的丧尸一刀劈去。

    郁青闭上眼睛感觉脸上溅到了一些冰冷的东西,随即闻到了浓浓的腥臭味,郁青睁开一只眼睛,刚好和倒下来面目狰狞的丧尸来了一个贴面杀。

    郁青:“!!”

    松辛齐甩了甩手臂:“滚下来,你很碍事。”

    郁青松开了松辛齐的袖子抓上肩膀,就这样一路爬爬爬,爬到了胸前,像个人型树袋熊死死贴住,闷声道:“这样就不碍事了。”

    解放了双手的松辛齐:是不是还得夸你真贴心?

    不过这样确实省事了不少,松辛齐又抽出了一把小一点砍刀,一手一把刀,后面背着半个人高的登山包,前面挂这个半大的小人,就这样一路负重,有惊无险的逃出了城市。

    到底是经历过一轮丧尸潮的人,最开始的丧尸不难对付,只要有准备逃出来不是难事。

    郁青始终紧紧抱住松辛齐,一动都不敢动,贴的太紧他都能听到松辛齐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因为眼睛被埋在衣服里,使得他的听力更加灵敏,他听见来自四面八方的哭喊声,血液泵涌而出的声音,丧尸撕咬身体的声音,仿佛人间炼狱。

    在穿到这个世界前他做过不少心里准备,但真正遇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发颤,这就是真正的末日。

    听着四周惊悚的各种声音,近在咫尺的心跳声显得让人格外安心,郁青贴在松辛齐的胸膛,数着心跳声。

    一路上颠簸的厉害,难受的高烧逐渐褪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松辛齐停了下来。

    郁青这才舍得从胸口抬起脸,月亮挂在半空,两边是延绵不绝的树,一条宽阔的公路在他们脚下,他们离开城市了。

    松辛齐走到最近的一颗树旁,把手上沾满血迹的砍刀往旁边一扔,令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来。

    郁青感觉身后有一股力量在扯自己,把他从胸口撕了下来,他眨了眨眼,对上了松辛齐似笑非笑的眼睛:“乖儿子?”

    一股凉意从郁青背脊升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