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顾南浩一行人越来越靠近旅馆,心中的震撼变越来越大。

    “陆地”对于他们这些冒险在海域之中穿梭的海商来说,并不特别难见到,几十次交易总能前往陆地一次。但是,他们之前遇到的陆地,没有哪一次,有这次带给众人“末日前”感最深!

    登记入住时,旁边亮堂的小卖部在牢牢吸引住众人的目光。被带着往住宿处走时,精美奢华的大庄园也让众人差点儿不注意路。

    等进入庄园内部,看到房间跟宣传扇子上一模一样,该有的电器都有,所有东西整洁,崭新,丝毫没有末日后灰尘扑扑打满补丁的样子,众人更是自己一下子回到了末日之前!

    顾南浩越参观着这一切,心里的某个念头越加不可抑制的发芽。

    他叫住带领他们看房型的王花,问道:“您好,请问你们老板在吗?我想跟老板谈一笔生意。”

    王花看了看顾南浩,表示:“老板的行踪我们也不确定,我会帮您汇报上去,等老板有空了,应该会来找你的。”

    顾南浩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大面子一说就让老板亲自来见,员工愿意帮忙传达一下消息,他已经满意了。闻言点点头,继续跟着队伍一点点打量这间旅馆。

    此时旅馆的老板水玙在哪呢?

    他正在楼上忙着给房间焕然一新。

    好在员工们做清洁的速度不慢,焕然一新的技能发动也不耗费什么时间。标间和高级间的配置依旧跟之前一样,只是在床铺桌椅这些东西的风格上从符合木楼那边的中式,换成了欧式。

    这些批量搞定的事没耗费水玙多少时间,倒是三楼的豪华套间和四楼的总统套房需要多花费些心思。

    这两种户型之前都没有经验,所以这次水玙得根据房间情况看着添置些家具装修。

    好在他很快在系统的【装修】功能里翻出成套的房间装修,可以让系统扫描房间环境,他只要选择自己想要的风格,大概价位,就可以出来设计好的一整套家具,小到厕所的洗漱用品,大到床铺衣柜,全都非常细致的考虑到了。

    跟之前只能他一个个家具买来布置相比,就相当于接到房之后一个是自己全程装修,另一个是直接找设计团队,包出去。

    如果自己不是这个专业的话,最后出来的效果肯定是后者要更好一些。当然,在价格方面,后者的价格也比前者要贵上那么一点点。

    显然,水玙就不这个专业的。

    为此他直接选择了装修套装,成就点是多付了一点点,但不伤脑筋啊。

    而且还好看。

    开店嘛,美观还是很重要的,不然怎么对得起愿意花钱来的顾客呢。

    水玙说服了自己,在系统里挑选出合适的装修方案,预览效果之后,点击确认。

    随着点数的扣除,一个房间顿时从先前的简约空荡变得精致舒心。

    总统套房也是同样的操作。

    水玙暂时只布置出两套总统套房,其中一套是自己的,另一套,他已经做好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只有塔图斯这只海怪才会来住一住的准备了。

    总统套房面积大得很,整个四楼也就堪堪划出四套。每一套里除了基本的房间之外,还有健身房,娱乐室,书房,家庭影院这些,绝对对得起这个名字和价格。

    反正水玙自己住着是非常满意的。

    他此刻正在书房里,对着特意给自己选的一整面墙的书架,选自己感兴趣的书往里塞。

    一边选书,水玙还一边跟系统聊天:【统,你说我开放个阅览室怎么样?感觉员工们的知识储备跟不太上啊。】

    这不是水玙嫌弃什么,只是他的确发现很多他上辈子觉得理所当然的技术,现在往员工面前提一嘴,竟然只能得到一脸茫然和惶恐。

    比如之前提过的木工和美食。

    这个情况的确怪不得员工们,是那些保存着知识的书和u盘电脑这些由于末世,损坏得所剩无几。

    甚至要是这末世是个丧尸或者病毒型的,这些东西损坏得都没这么严重,顶多是无人问津,等缓过气了还能翻找出来。

    但这海洋末世,一球的海水漫来,什么电器纸张当场没用。等之后再想来找?哪还能找得出呢。

    水玙觉得自己要达成系统的目标,也为了自己能够过上末世前一样舒服日子,肯定不可能啥都自己来干,得把人培养出来才行。

    所以,把技能书给员工们开放阅读,挖掘一下他们的才能,不挺好的?

    系统对水玙所有的行为,只要不是反着系统最终目标来,都没有任何反对意见,还帮忙提出可行性:【提高员工技能,对员工进行知识培训,可归属于员工福利范围,如果宿主要开这个阅览室的话,其中各类书籍都可拿批发价,并且可以不用遵循批发规则。】

    这倒是个好消息欸!

    水玙眼前一亮。

    刚刚还只是随口一提的建议,立刻让系统放进备忘录里,等手头的事忙过来后就办起来。

    那自己刚刚挑的那些技能工具书就不用往自己的书房放了,到时候直接放进阅览室,所有人都可以去看看。

    至于自己的书房,当然放自己感兴趣的乱七八糟的兴趣书了。

    水玙正挑得眼花缭乱时,突然听到系统的机械音:【系统任务已触发。】

    【任务要求:开辟交易商路。】

    【任务时间:一个月】

    【任务奖励:一窝蛋】

    水玙的注意力被任务奖励吸引:【一窝蛋?这是什么玩意儿?】

    上次任务奖励还是传送阵这种神秘侧的东西呢,这次怎么就奖励一窝蛋了?难道是什么恐龙蛋凤凰蛋不成?

    他好奇极了。

    好在系统没什么神秘属性,听到宿主问,就直接回答了:【这是一窝动物之母的蛋,可以孵化出任何动物。】

    动物之母?这又是一个水玙没有听过的名词。

    不过这次不用问系统,他也大概听明白了。

    就是说自己的空间现在缺了点动物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商业系统的任务奖励会涉及到动物这一块,但水玙也对这一窝蛋挺好奇的。

    还没等他思考商路任务要怎么完成,就接到员工消息,说有客人找他,想跟他谈生意。

    嘿,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到?

    水玙眉毛一挑,让人把要找他的那位客人带到四楼来。

    按理来说接待人这种事应该在办公室这种地方才更正式,但水玙对这些形式无所谓,直接就在客厅沙发上跟人碰面。

    “坐,喝点啥?”

    水玙往对面沙发上一指,问。

    被带上来的正是顾南浩,此刻他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心里对眼前看到的一切心惊不已。

    楼下所见到的一切已经足以让他受到极大的震撼,现在这四楼,竟然比之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让顾南浩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备受员工们崇拜敬畏的旅店老板,竟然这么年轻!看样子完全一副涉世未深的贵公子模样,一点儿看不出拥有这么大一笔让世人疯狂的财富的模样。

    但顾南浩敢在海上跑商,自然不是那等看人外表定态度的人,从一开始被带上来,他就全程保持着谦卑的态度,对自己的地位认得很清。

    现在是自己求着对方做这笔生意,而不是对方非自己不可。

    听到水玙问他喝啥的话,顾南浩连忙道:“您安排就好。”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

    见水玙起身准备喝的,顾南浩也没有继续坐着,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

    也因此,他的目光顺着水玙走动的方向看去,把水台上的各种饮料、酒类、咖啡等等,都尽收眼底。

    这些东西,他完全看得出来不是放在这儿当摆设的,而是真的里面有内容,是随时可以拿下来喝的。

    这让他心里对水玙的底蕴又厚了一层。

    水玙给自己开了杯椰汁,一点儿不在意会不会被当成小孩。想了想,给顾南浩拿了瓶可乐。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可乐,不喜欢的话再换就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水玙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他发现这个末世的人对这种甜的,末日后又无法保存太久的东西都很喜欢。

    果不其然,看到这瓶可乐,顾南浩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喝了一口。

    可乐独特的味道让他心情一舒,就连满腔气泡都让他回味悠长。

    原来这就是末世前几乎所有人类都喜欢的“可乐”啊,果然值得。

    喝过饮料之后,便是谈起正事。

    顾南浩并没有一来就提到交易的事,反而问起另一个他很在乎的问题:“不知道水老板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地方想离开的话,要怎么办?”

    顾南浩他们可没忘记自己一行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停船的时候他们也查看了出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能够原路返回的迹象。

    但是之后他们从旅馆员工口中侧面打听,知道这里是能够离开的,甚至在不久前就有客人离开过。

    但是到底要怎么离开,竟然只有老板知道。

    这也是顾南浩不得不亲自见到老板的原因之一。

    水玙早就做好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他也没打算隐藏,把众人强留在这里,直接说道:“得到通行证就可以出去。”

    “那这通行证……”

    “放心,不难得。但只要得在我这儿消费消费,让我这小小的旅店赚点儿利润,才能拿到通行证不是?”水玙笑着摊手,“不然这个地方白庇护你们一回,我岂不是亏了。”

    顾南浩心脏猛的一缩。

    庇护!

    果然跟老板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