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借着夜色的遮掩,塔图斯在水玙的安排下清理出一大片土壤地,上面那些杂物……重新换了个位置堆。

    是的,水玙没让塔图斯把这些东西全毁掉,毕竟是值得虎鲸吞到肚子里的,慢慢清理总能清理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不过这种细致的活儿就指望不了海怪了,还得靠人类那边来做这种事。

    现在嘛,只要不影响土地的使用就好。

    让塔图斯先回房去睡觉。水玙则从系统的批发界面购买了早就看好的20来把锄头。由于要省着用点数,他不得不放弃那些神奇的自动化开垦工具,只能选择这种最原始,同样也是最便宜的一款。

    不过至少结实程度上是绝对不会有问题。

    把锄头放在小卖部显眼的地方,水玙也回到2楼。

    今天晚上他有另外的重要事情,种地的事也不急着这一个晚上,明天再说。

    确定塔图斯已经安安分分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应该不会再出来,水玙坐在自己的床上,面前摆着今天从云飞章手里收取的三枚水晶石。

    系统,这个要怎么吸收啊?我总有想直接把它放进嘴里嚼吧嚼吧的冲动。

    是的,宿主你没有想错。按照你的冲动来做就行。

    阿这……

    水玙没想过自己还有吃石头的一天。

    他盯着三枚水晶石看了几秒,随后还是从床上下来,打开水龙头,仔仔细细的把石头清洗了两遍。

    毕竟是要入口的东西,怎么着干净点总行吧?

    洗完之后,他眼一闭,把水晶石当糖豆似的放进了嘴里。

    咔嚓。

    脆脆的,有点咸。水玙下意识的品味。

    嘴巴里的水晶石还没有全部嚼完,他就察觉到一股暖暖的热量往腹部汇聚而去。

    这就是能量吗?需要我做什么姿势吸收啊?有什么心法运转没?水玙体验着这股奇妙的感觉,新奇得很。

    不用。

    正如系统所说,水玙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静静的感受着能量在身体里汇聚,慢慢被身体吸收。

    三枚水晶石的能量并不多,但也让水玙感受到精神一振,对空间的掌控多了一分。

    不过……

    想要开启新的地盘,这点能量还不够啊。水玙感受了一圈,遗憾的表示。

    系统早已经料到这一点,只说道:蕴含能量的水晶石是天然产物,像玉石矿物一般,会有固定的存在地点。可以询问顾云飞章,得到能量石所在处,或许更多能量。

    系统这个提议也是水玙想的。

    不过他想得没那么乐观,以云飞章对这三枚水晶石拿出来时的肉痛表情来看,人类那边虽然不一定能吸收里面的能量,但一定也没把它当成只是外表好看的石头。要是开采点有人类把手的话,它想要部落麻烦拿到足够的能量,还不一定容易。

    要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在空间里面现出人类模样。就连用手头的资源去交易水晶石都行不通。

    而且,云飞章先前还那么警惕旅馆和自己,会这么轻易的把水晶石的开采点告诉自己吗?

    ——还真会!

    从云飞章手里接过那张画着简易路线的地图,水玙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装备了什么王霸之气,一震就能让人诚服,献上一切的那种。

    系统是正经的商业成就系统,并不出售玄幻风光环。系统这么回答水玙的怀疑。

    水玙没理会系统的“澄清”,再次向云飞章确认:“你就这么给我了?什么都不要?”

    终于能够好好休息一天的云飞章在今天一大早就被水玙叫住询问水晶石,只片刻的犹豫后,他就毫不迟疑的交出自己画的记录水晶石开采点的地图。

    听到水玙的问话,他坚定的点点头:“是的,给您了。实不相瞒,在到达您这里之前,我是被云家的仇敌给绑架了,在偷取他们飞行器逃出来的时候,偶然得知了被他们霸占的这个开采点位置。然后凭着自己的记忆画下了这个简陋的路线图,本来想着回到云家后有机会的话再去反击,但是您对这个感兴趣的话,我觉得把它交给您你留在我自己手上有用。”

    云飞章坦诚得很,“我的确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想借您的本事对自己的仇敌报复报复。您也不用特地做什么,拿走水晶石,给他们带来的打击就已经足够大。”

    原来如此,敌人的东西他自然不会舍不得。又能卖个好,又能给敌人打击报复,两全其美啊。

    水玙放心了。

    不过他也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你怎么就觉得我能够得手?就不怕地图也送了,你的敌人也没损失?”

    虽然水玙在空间里的掌控力是绝对的,也知道自己在这些顾心里大概率有“神秘”“莫测”之类的标签,这也是他有意无意制造出来的,但他确信自己表现出来的东西可没神到取连千里之外不知名势力重重保卫下的水晶石开采点都没问题的程度。

    对这个问题,云飞章赧然一笑:“就是……直觉。”

    水玙:“……”

    行吧,直觉这东西可真作弊啊,他还以为自己海怪这个身份有些露馅了呢。

    水玙收下了这张地图,也相当于答应了帮云飞章出口气。

    此时的云飞章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到底做得有多么正确,他顶多以为水老板悄悄前往开采点偷一波,最多也就是把已经开采出来的所有水晶石都拿玩完的程度,这已经足够给仇敌带来天大的麻烦。

    但没想到,当他听到仇敌那边的消息时,竟然会是……

    总之,此刻的水玙和云飞章双双都心情愉快。

    水玙甚至非常大方的把今天的早餐蟹黄海菇汤分了云飞章一小碗。

    没收他钱。

    云飞章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捧着也就堪堪自己巴掌大这么一碗汤,惊喜极了!

    这碗蟹黄海菇汤看起来清淡,但凑近一闻,就能闻出咸甜鲜香的气息扑鼻而来。浅浅的抿上一口,沙糯醇厚的蟹黄顺着暖暖的汤滑进咽喉之中,口感绵密中带着丝滑。

    奶香的海菇丁融在汤里,给汤的口感增加了层次,软软的海菇丁在牙齿间咀嚼着,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字,香。

    整碗汤哪怕只用了简单的食材,也没有加过多的调料,呈现出的味道依旧足以让人流连忘返。

    就连看着这么寡淡的汤表示不想吃的海怪塔图斯,都在尝试着喝了一口之后,默默端起大海碗,咕噜咕噜的吞咽着。

    看到塔图斯写满“真香”二字的一言一行,水玙得意一笑。

    吃完早饭,塔图斯沉迷电视,水玙也不管他,把邓修杰叫到面前。

    这几天的时间,邓修杰不光没有耽误清理杂物场的工作,也丝毫没有藏私的把木工基础交给其他人,学得快的有几个都已经能够自己独立做些小东西了。

    这一切水玙都看在眼里。

    此刻把邓修杰叫来,他直接递给对方一本书:“所有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这里面了,由简到难,图文结合,你应该能够看得懂,就看你能学多少,拿着吧。”

    邓修杰骤然迎接这么大一个惊喜,人直接懵在原地。

    他这几天见老板在木工这事上没其他安排,连他们的木工基础教学也从来没有来看过一眼,还以为老板把这事忘了。

    邓修杰纠结过后最终没有主动提起。

    要是老板真的忘了……那就忘了吧。毕竟这可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是早就失传了的知识,哪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们这些人呢?自己知道榫卯结构还有人懂,并没有完全断绝,对一个木工来说就已经感到非常欣慰了。

    至于自己教给别人的这些木工知识,教了就教了吧,就当对水老板的报答。反正他自己会的也只是基础而已,有什么教不得的。

    只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放弃了,水老板竟然并没有忘!

    竟然就这么直接给自己一本书吗?!所有关于榫卯结构的知识都在里面?!老板难道不怕自己拿了书就跑吗?!

    不不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就算光在脑海里想这个念头都是对不起水老板的信任!

    邓修杰看着手里的书,噗通一下冲水玙跪下。

    直把水玙吓了一跳。

    “你这是?”

    就算要谢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邓修杰不光要跪,还直接对着水玙倒头一拜,沉声道:“您愿意把断了传承的知识交给我,是对我邓修杰极大的信任。我孤身一人,无所牵挂,从今日起,愿为您鞍前马后,绝不二话!”

    传统知识已经断绝许多,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的师徒关系却多多少少传了下来。

    邓修杰是想按照规矩侍俸侍俸到老至死,只不过这话还没口,就察觉不对。

    先不说表面上看起来他跟水老板两人的年纪差距,最后到底是谁给谁养老的问题,单单两人现在的本事,邓修杰觉得自己要真是拜老板为师,自己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于是他没有说拜师的话,只表了忠心。

    但在他的心里,老板“师”的地位,绝无第二人可以替代。

    水玙不知道自己的辈份一下子“老”了许多,听到邓修杰的话,觉得某个一直在徘徊的想法到实现的时机了。

    他让邓修杰起来,直接问:“我店里还差些人手,你愿意成为我的员工吗?”

    不让邓修杰立刻回答,水玙继续说道,“先说好,成为员工后,以后的生活范围几乎就只有这片地方,就算碰上人类聚居地,也不可能回去了。想清楚再回答。”

    这也是水玙一直想招员工,但没有动手招的缘故。

    这不是上辈子经营的那些正常生意,员工来来走走都无所谓。

    邓修杰这种在人类那边没什么牵挂的正好合适。

    邓修杰也没有辜负水玙的期待,郑重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水玙从系统商城里花费十点购买第一份员工合同:“签了它,你就可以上岗了。”

    合同里不仅有员工的福利待遇,权益和义务,最主要的,就是保密协议。

    “不对旅店一切不合理之处质疑。”

    “不对外泄漏任何不可泄漏之事。”

    “一切解释权归旅店老板所有。”

    “违者视情况严重予以惩罚,轻则清除记忆逐出旅店,重则当场抹杀。”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一但签了,员工的生命大权就掌控在水玙这个甲方手里。

    邓修杰没有迟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时,他觉得脑海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用作保障的“锁”吧?

    邓修杰脸色不变。

    收到一个员工,水玙挺开心,把合同收入系统刚开的雇佣界面后,他起身:“走,先去看看昨天开垦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