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三十几岁的王花跟自己六十几岁的老娘相依为命,她自己力气大,妈力气小些,两人便分工合作,一个负责往外搬东西,一个负责细致的清理打扫东西。

    王花习惯了家里没有男人,自认自己比男人没差,抢着搬看中的杂物那股劲儿凶得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人群边缘。

    她还在埋头从一堆杂物里小心翼翼的拉扯一个柱子,她认得这个东西,是挂衣服用的,清理出来算得上一个中件了,因此她格外小心,生怕把柱子上什么东西弄断了。

    正当她全神贯注操作着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搭了上来!

    “喝!”王花心里猛的一惊,脑海里什么都没想,条件反射抓起手里的东西就猛的挥了过去!

    “等等!我是来帮你一把的!”来人急忙惊呼。

    王花好悬在最后一刻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没让东西真的砸到人脸上。

    她低头一看,第一时间关心自己竟然借着这股力把这根比人高一截的衣帽架拔了出来,最让她开心的是,衣帽架上方的那些枝丫也没有断裂。

    这让她看往吓到自己的人看去时,气恼已经被抵消很多。

    不过气恼消了大半,在看到对方是个不认识的男人时,王花心里的警惕一下子拔到了顶端。

    这是一个生面孔!

    不是他们船上这十六个人里的!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他想干什么?!

    王花不敢贸然大叫,生怕刺激了这个人,她不想死,要是自己死了,只留下六十多岁的老妈更是活不了多久。

    “……你想干什么?”王花装出表情自然的模样问。

    这个生面孔的男人自然就是云飞章。

    云飞章没想到自己脑袋差点儿就要开花,此刻不由得往后退了退,确定这个女人挥不到自己身上来,才开口说出自己的来意:“我没打什么坏主意,就是刚刚过来看你们在这儿忙,有些好奇,来问问罢了。”

    云飞章丝毫不提食物的问题。

    王花在男人说话时就在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听到这话,嘴角微微一撇,心里满是不信。

    不过王花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指了指面前的杂物:“嗐,没干啥,就把这堆东西清理一下罢了。”

    “你们是这儿的员工啊?”云飞章一边假意给王花搭把手,一边“闲聊”,“这房子看起来可真不错,现在这世道还能有保存这么好的建筑真是难得啊,在这样的环境工作一定很舒服吧?看得我都想向你们老板自荐一下试试了。”

    王花不甚清晰的嗯了一声,并不辩解员工这个问题。

    她拿起刚刚□□的衣帽架,也不接男人捡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找借口要走:“我得先把这东西送过去……”

    说着,她露出不太好意思的神色,也不等男人说什么,转身就走。

    脚步越走越快。

    云飞章叫不住人,感觉有些不太妙。

    下一刻,他就看到那个女人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把东西先放到那个老人面前,而是走到两个男人身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还往自己这边看。

    还等什么!赶紧走!

    云飞章连忙借着杂物的遮挡离开。

    王花找的是石瓦和居子平,前者经验多,而后者在武力上是他们这群人里最好的。

    石瓦和居子平一听说有个陌生男人在打听旅馆的情况,似乎不怀好意,顿时也警惕起来。犀利的目光顺着王花的示意看过去,正好看到那个陌生的背影拐个弯消失不见。

    两人赶紧追上去,然而并没有追到人。

    “他一定不怀好意!不然怎么躲得这么快!”石瓦愤愤道,“这事儿得跟水老板说一声才行。”

    王花赶紧点头:“我也跟其他人说一声,让他们都注意些。”

    居子平则指了指自己刚刚在的位置,对王花表示:“交换。”

    这一船人早就习惯了居子平的话少,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让王花去他刚刚那个位置清理杂物,他自己留在边缘,以防那个陌生人再来。

    王花也不推迟这番好意,她刚刚着实有些被吓到了,现在心都还有些没镇定下来呢。

    三人分头行动起来。

    水玙正独自一虎鲸在进行自己海域的每日巡(溜)逻(达),察觉有人朝二楼叫自己,一个念头回到空间:“什么事?”

    石瓦慎重的把陌生人打听旅馆的事说了。

    水玙一听就知道那是谁。

    他倒是没想到云飞章的行动能力还挺强,一个晚上就找到这里来了。不过嘛,找过来也没用。

    “不用担心。”水玙拍拍石瓦的肩,让他安心,“你们都是付了钱住进我店里的人,我会保障你们的安全。”

    石瓦没想到水老板竟然最先考虑的是他们的安全,心里越发感动。不过他担心的是另外的问题:“他话里话外都是打听旅馆,怕是想要对您的店做什么……”

    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

    水玙无所谓挥手:“随他去,我自有打算。”

    至于什么打算,根本不用水玙解释,石瓦就已经一脸恍然。

    是啊,以水老板的本事,哪怕得了一个连见到他和居子平都要躲开的人了?要是那个男人真敢做些什么,怕是等待他的不知道是什么地狱!

    石瓦满脸自信的离开了。

    不知道自己房客脑补了什么,其实只是等着那个男人饿极了总会上门投宿的水玙见没自己的事儿了,又重新回到海域中去。

    他刚刚遇到一只嘴巴尖尖的蛇鱼呢,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到是石瓦出去后把众人都召集起来,跟王花一起把出现陌生人打听旅馆情况的事跟众人再说了一遍,让大家提高警惕。

    于是,接下来三天,众人目光尖锐,防范力十足。

    那个陌生男人的身影时不时就在周围转悠,杂物场出现过,旅馆后面出现过,巨大海胆附近也出现过,甚至还被看到他扒在旅馆一楼后面的窗户往里看。

    但众人警惕心一直提着,一点儿没让那人得逞。

    看到陌生身影出现在杂物场,附近的人立刻往内走,还会大声叫最近的男人。这样的情景让那个男人根本无法靠近。

    就算谁被他不注意近身,也问什么都不会回答。

    海胆壳那边一日三餐都会有人取肉,更是绝对不会让不被允许的人靠近。

    至于旅馆,除了正门的玻璃,其他地方玻璃不管怎么往里看都看不到任何东西。也不怕那人破坏。

    于是在众人严防死守下,旅馆附近固若金汤,众人安全感十足。

    可苦了云飞章。

    云飞章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这个地方根本走不了多远!无论往哪个方向走,走到一定距离后都会遇到透明的屏障,不管他用什么方法都无法突破。

    而在他能走动的这片区域内,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吃的!

    想从那些人身上打听屏障的事别说问了,连靠近都靠不近去!

    说找不到也不对,那个有楼高的大海胆里就是充足的食物,但那是属于那个旅馆中那些人的。先前是他自己的尊严让他做不出不问自取的事,后来饿极了又找不到吃的,他打过这个主意,但那时他已经被那些人警惕得很,连靠近都没办法,更别说偷取一些。

    每次躲在远处看到那群人煮一锅海胆肉,竟然还有珍贵的调料蘸碟可以配着吃,他肚子的咕噜声就响得越发大声。

    眼看着自己再找不到吃的就要被凄惨的饿死,根本办不到最开始所想的独立生存,更别说什么寻找出路。云飞章不得不开始考虑向旅馆服软。

    他可绝对不想自己连凶残的敌对势力窝都带着飞行器逃得出来,却要被饿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

    反、反正,他这三天一直在观察这个神秘的旅馆,虽然三天里连最开始那个老板都没见到过,但至少没看出这个旅馆有什么危害之处,那些员工、不,那些干活的人,应该也是住客。

    至于旅馆老板要飞行器这一点……

    云飞章狠心劝自己,飞行器又不能吃,要是自己在这个地方被饿死,到时候飞行器还是会落到老板手里,自己什么都得不到。还不如舍了,活着最重要,大不了,就当自己根本没得到过飞行器!

    饥饿已经让他头晕眼花。

    云飞章知道自己再不吃点儿东西,怕是连走路的力气都不剩多少。于是他当机立断,从躲藏的杂物后出来,往旅馆走去。

    男人如此毫不掩饰的行为自然被周围清理杂物场的众人看在眼里。

    他们一边目不转睛盯着这个云飞章,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边试图往他身边扔东西,给他制造些麻烦。

    而石瓦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就往旅馆内跑,去通知老板。

    云飞章既然已经决定要进入这栋神秘的建筑,自然不在乎这些不大的麻烦,他冲周围警惕的众人点点头,坚定的往旅馆走去。

    而旅馆老板水玙,接到系统通知说房客找他有事时,正以虎鲸的庞大身躯,在海里绕着一个人类身体左转又转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