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看着一栋大楼冲自己飞过来,水玙恍惚觉得这楼里要是有人,怕是不知道该惊恐成什么样子。一时间他控制住自己跃跃欲试想抽过去的尾巴,顺着水流一带,把大楼稳了下来。

    对面的塔图斯和它的触手们顿时七言八语的表示疑惑。

    平时迪、不是,水玙不是挺喜欢跟自己互相拍来拍去的吗?

    水玙不得不安抚:“你刚刚不说现在大楼不好找了嘛,拍来拍去的弄坏了就没了,我们换个玩法。”

    在塔图斯的好奇中,水玙给他讲解了人类小女孩最喜欢的装扮游戏。

    咳,水玙觉得,以塔图斯的性格,大概不会拒绝这个游戏。

    果不其然,塔图斯虽然没见过这种新玩法,但还是感兴趣的表示愿意跟水玙一起试试。

    于是,在水玙的引导下,一鱼一触手怪把大楼摆正,开始乱七八糟给它加各种各样的装饰。什么草啊,泥巴啊,石头啊,或者抓个鱼拔个鳞片来装饰啊这些,水玙还把之前遇到的那个空乌龟壳和扔掉的铅笔海胆也找了过来一起加上。

    不光是塔图斯对这个没玩过的新游戏有兴趣,就连它的那些触手们也各个兴致勃勃。就是各有各的意见,总是吵得鱼头疼。

    好在一栋大楼里的房间很多,足够这几十只触手们分配了。

    没一会儿功夫,塔图斯和它的触手们已经把那栋大楼能装扮的地方全都装了个遍。

    虽然用的东西乱七八糟,布置出来的也是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但至少在塔图斯们的眼里,这栋大楼变得超级好看!

    “我想进去玩!!”塔图斯这么说着,啪的一声,就在水玙面前炸裂成无数碎片!

    水玙大吃一惊,不等他作出什么反应,那些碎片下一秒开始蠕动,紧接着竟然全都变成一个个能自由活动的触手,活了过来。

    变小也变多了的触手们一窝蜂的涌进已经变得奇形怪状的大楼里,大肆撒欢。

    水玙:“……”

    这就是塔图斯说的海怪变异出来的能力吗?

    【信息收集充足,补充资料,海怪塔图斯,能力为“分裂再生”。】

    系统详细的给水玙解释了一下这个能力。

    简单来说,这只海怪当时变异多出几十只触手,而且每个触手都有各自的思想,章鱼脑袋的思想是主思想。相应的,它的能力就能够分裂,甚至由于本来思想就多,分裂出来的就不像那种机械的死物,而是有各自思想的单独个体。

    至于再生嘛,这不是刚刚现场表演了一波?

    还别说,这个能力用来角色扮演、过家家、捉迷藏等多人游戏时,简直分外好用啊。看起来与塔图斯绝配欸。

    然后,水玙习惯性的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下要是自己跟拥有这种能力的打起来……

    嘶……啊……这……咦!

    最后,水玙觉得自己还是继续跟塔图斯保持良好关系吧,不就是哄小孩嘛,肯定不难!

    反正,他是不想跟一个怎么打都打不死,打死了又活,群欧单挑都没问题的海怪打的。

    他也不是打不赢,只要把速度够快,在它分裂或者再生之前,把所有肢体都毁掉,不就可以赢嘛。就是麻烦了一点点,糟心了一点点,会越打越气那么一点点,而已。

    不打架,那就只有陪玩。

    水玙现在这虎鲸身体进不去大楼,他只能在外面等着。

    等啊等,等啊等,等啊……这都多久了!

    水玙耐心不足了,他看向还在大楼里乱窜的塔图斯们,开始赶海怪:“一看你就还要玩好久才消停,我又进不去在外面干看着一点儿都没意思,要么我们玩点儿其他的,要么你自己搬隔壁去慢慢玩去。”

    已经开发出在大楼里跟自己的分/身玩捉迷藏游戏的海怪丝毫没发现自己被赶了,反而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只见那一只只分裂出来的触手往一处聚拢,下一秒竟然开始飞快的互相吞噬!

    眨眼的功夫,把其他所有□□都吞噬干净的最后一只已经长成塔图斯分裂前的庞大身躯。

    它把大楼往自己的触手里一卷,问水玙:“那我们玩啥?”

    既然过来一趟,塔图斯可舍不得就这么回去。虽然水玙这边的玩具没它自己那边多,但跟朋友一起玩的话,他也不介意有没有玩具。

    水玙想了想,想到一个好主意!

    他之前不怼系统说在他肚子里的空间搞商业,客人怕是只能捉些鱼来充当吗?眼前这就有个适合当顾客的?有灵智能沟通,还绝对付得起房钱欸!

    水玙甚至开始询问系统:【你之前说你只能为人类服务,那海怪能算进客人之内吗?】

    系统十分欣慰自家宿主能够主动招揽业务:【我身为系统,只为宿主服务。只要宿主脑电波是人类,就符合要求。至于宿主建设的商业帝国服务对象是谁,系统无权干涉。】

    水玙明白了。

    不过……旅馆就旅馆嘛,现在刚开业就说什么商业帝国,怪让鱼不好意思的,咳。

    【那如果住客同时有人类和海怪,两方安全性等方面有所保障吗?】

    【请宿主放心,系统可构建绝对安全区屏障,同时由于您产业所在属地为您自己的专属空间,您对空间拥有排它权控制权,所以安全问题能够得到保障。】

    水玙点点头。这就相当于双重保障嘛,自己的空间能够随时把不利因素扔出空间,而系统的屏障又可以让所有里面的生物不能互相伤害。

    不过——

    【为啥我没听到你说我那旅馆有什么绝对安全区屏障?】

    【构建绝对安全区屏障需要使用点数,正常状态下一天2点,收到攻击启动防御状态下一个小时10点。】

    【是否现在构建绝对安全区屏障?】

    一听这个价格,水玙赶紧在脑子里喊:【否否否!】

    防御状态一个小时就十点?!自己现在的点数还剩下也就一百出头,就只能堪堪坚持十个小时?还是再研究研究这东西吧,至少弄清楚这个消耗巨大的防御形态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下开启,什么情况关,能主动控制不,之类的才行。

    至于现在……嗐,这不是还有空间的控制权做保障嘛。

    不过虽然系统的屏障不开,水玙还是对让塔图斯当房客试试的想法。

    但还有一个问题:“塔图斯你会变成人类的样子吗?”

    水玙看看塔图斯的体型,再看看它触手里的那栋大楼,再想象自己空间里的那可怜巴巴的二层木楼,决定在空间没有开放更大的面积之前,海怪都得变成人类的样子才能进去居住!

    就算塔图斯化整为零也不行!就它那些触手刚刚的状态,能愿意只一只进去玩吗?要是一窝蜂的进去,自己可不会分裂,要是一个看不住,那可是要出大乱子的。

    水玙以为自己会得到“会”或者“不会”两个答案之一,没想到尽然听到塔图斯挠挠脑袋,说:“变成人类干什么?我记得哪个脑子里有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没学。”

    所以,这就是只要学了就会的?

    水玙羡慕极了,甚至开始想着章鱼的变形方法能不能也给虎鲸用用。

    他也没忘记回答塔图斯的话:“我有个可以玩的新地方,但要变成人类才能进去。”

    顿时塔图斯这个爱玩的性子就忍不住了:“那我这就回去学,水玙你等我几天啊!”

    说着,他卷着大楼以跟庞大身躯丝毫不相符的轻盈速度往隔壁自己的海域地盘回去。

    水玙已经开始期待自己的旅馆增加新顾客了。也不知道一只海怪来当顾客的话会给多少点数,问系统,系统说要等到时候才能清楚。

    行吧。那就再等等。

    跟邻居玩了一场后,水玙也不打算在四处溜达了,他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回空间去看看自己的客人们过得如何。

    空间里的时间跟现实是同步的,此刻也同样天色偏暗,快要进入夜晚了。

    水玙从上次消失的地方重新出现,再通过木楼后的石板路走回来,空间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竟然离开这里去了外界一趟。

    就这么一下午的功夫,这些人已经把一片杂物场清理出一片十分明显的角落出来了。

    此刻员工们还干得热火朝天,力气不大的妇女老人和病号都是拿着布擦着东西。擦得非常仔细,不仅原本的灰尘擦得干干净净,就连木头上的发霉处都被处理过,干干净净。

    水玙仔细看了看,那些东西应该都是从两边的杂物场中翻找出来的,还别说擦干净后还真有些东西派得上用场。

    有一张大圆桌子,如今已经被擦得亮堂堂的,水玙认不出木料的好坏,但看那色泽,看起来竟然跟黄花梨十分相似。

    水玙忍不住凑上前闻了闻。

    还真让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好家伙,难道这真是那种贵得离谱的黄花梨木?这么大一张桌子这得多少钱哪!

    他还想系统确认了一翻,得到这的确就是黄花梨,顿时高兴起来。

    当然,现在就连世界都不同了,除了自己空间这些人,水玙甚至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还能上哪去遇见人类,所以这黄花梨的值钱情况当然或许早就不一样。

    不过这并不妨碍水玙高兴嘛!这可是捡漏呢!

    “把他搬餐厅去,当饭桌。”正好桌面也够大。

    水玙兴致勃勃的干起只有自己的知道的奢侈事。

    哦在加个脑子里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