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在水玙决定要去“拜访”隔壁海域那只海怪时,正好隔壁的海怪也在想着水玙。

    隔壁海域的一只爬在地上像隆起小山的浑身长满触角的生物也不知道是脑子分裂多了,总之迟钝得很,这都过了多少天了,才想起自己之前听到隔壁那只虎鲸之前好像大喊大叫来着。

    看了看隔壁海域的方向,它动了动身子,抱怨:“那条黑白鱼又开始了,啊啊啊都找几十年了都没找到同类,现在还没死心吗?好吵,它声音是不是又大一些了?!”

    它丝毫不觉得自己迟了四五天才开始说这话的样子,有多怪异。

    这团至少有四十几条触手的软体生物的其中一条触手支楞起来,竟然也开口发出声音:“过去陪它玩一会儿?正好我们新得到一个好玩的东西,一起带过去呗。”

    听到“玩”这个字,又有几条触手冒出头来:“玩玩玩,走走走。”

    最先说话的那个声音,也就是这团生物唯一的脑袋:“那就走着。”

    说完,这一团软体生物从栖息地浮起,若干触手在海水里一挥,整个身体以跟巨大体型完全不相符的轻飘飘姿态往声音传来的方向飘去。

    在它庞大的身体完全离开后,才能看清它刚刚栖息的哪是一片海底平地?根本就是一个巨大深邃的海坑!刚刚那只软体生物竟然不仅把这巨大的海坑填了个满当当,竟然还能有部分多余的隆起成一座小山!

    难以想象的巨大!

    水玙这边正甩着尾巴往隔壁游,一路上可谓是招猫逗狗,遇到一群没见过的鱼要跟着追一会儿看看,路过一群颜色奇怪的水母,算了离远点,看起来有毒。

    遇到一只空了的海龟壳,壳挺大的,可惜里面的肉没了,咬一口看看。嗯,咬不动,扔这儿吧。

    嘿,前面游过去一个分量挺大的东西,赶紧追上去看看!

    追着追着,他突然感觉从周围水流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难道是来抢地盘的?!

    这种事水玙原本不怕,现在被虎鲸脾性一加成,更是满脑子都是“不服就是干”呐!

    水玙转头也冲着来物的方向游了过去。

    紧接着……

    “卧槽那是什么怪物?!”

    水玙被吓了一跳。

    前方黑压压的一只体型巨大的生物顺着海水涌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得让人无法忽视的臭味,像是一大堆厨余垃圾挤压在一起腐烂、发酵,一直没人清理的味道。

    水玙差点儿一个干呕出来!

    我的妈呀!这也太臭了吧!

    看到过的东西庞大的体型时水玙没有产生逃跑的心思,但差点儿被股臭味搞得竟然想先跑为敬。

    好在他凭借顽强的毅力顶住了,才不至于发生当人类时都没逃跑过,变成鲸了反倒逃跑的事情来。

    就算这个臭味已经足够形成生化攻击了,但水玙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他调动起全身肌肉,蓄势待发。

    对面体型的确大,但自己现在的体型也不小!不用怵!干它!

    这会儿功夫,那东西越来越近,足够水玙把它的大概形状看清。

    看清那瞬间,水玙:“……”

    他单知道深海里的生物们有个说法是“仗着别人看不见随便长长”,但没想到,这“随便”长长,能长这么瘆人!瞧那一大坨黑黢黢滑腻腻的一个球,前后左右四面八方上上下下全长满了章鱼似的触手,还在随波扭动着,这是密恐患者看了都能当场死亡的程度!

    此刻,水玙脑海里只想到一个词:克苏鲁。

    眼前这玩意儿完全符合克苏鲁的设定观吧?!这形象对眼球的污染也太严重了吧!

    一时间水玙被震撼得都忘记自己原本的战略打算了。

    他是想着一见到敌人,就一个冲刺先发制人来着。

    不过现在也不迟,还有机会!

    水玙一个摆尾,整条鱼犹如一道水中利箭,直冲那只“克苏鲁”而去!

    这片海域顿时响起一声惨……不对,惊慌失措的叫声??

    “啊啊啊迪思卡你又发疯!又发疯!!不打架,我不跟你个小疯子打架啊!”

    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小疯子发疯了!快跑!”

    “别咬我别咬我,***我前段时间才长出来!”

    “塔图斯你别把老子伸到前面去挡那小疯子的嘴巴啊啊啊小疯子你离我远点儿!”

    “小疯子你咬四十一去啊!它是新生的它肉嫩!卧***他***你***”

    “哔——你个***哔——”

    “塔图斯你个倒霉鬼,怎么又选到小疯子发疯的时候来!”

    “是迪思卡最近发疯次数太多了好吧!刚刚不还有精神吼叫嘛,迪思卡你赶紧停下!!”

    叽叽喳喳的,明明是同一个人的声音,却吵闹得仿佛菜市场。

    水玙准备好的一记头锤都锤不下去了。

    嗯……看这个情况,这只“克苏鲁”跟“自己”是认识的?

    啊这,前身的品味不怎么样啊,这么臭又这么丑的生物,前身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且听起来前身还对这东西下嘴了?

    呕——

    不过等等,怎么这么声音再说话???

    水玙终于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对面见这只黑白鱼竟然停下冲刺,不准备打过来了,顿时松了口气。

    那只脑袋委屈极了:“迪思卡你不是说让我把自己变臭一点就不再对我的触手下嘴嘛!我都融了这么多臭泥进来了,你竟然还想打我!”

    那颗黑漆漆大脑袋旁边的一根触手也在水中上下扭动:“就是就是,臭泥已经是附近最臭的了欸,再要臭点就得往厄兰多那边去找了,我们可不想去。”

    “别提那个名字,快涮涮嘴巴!”

    “比起去厄兰多那边,我宁愿被小疯子咬一口。”

    “啊哈!我记住你这句话了,下次小疯子发疯就你顶上!”

    “好了好了说正事儿呢。”

    又是一番吵吵嚷嚷。

    这时,水玙才发现这些声音竟然是面前这只“克苏鲁”的那些触手发出来的!

    此刻系统也终于有时间出声提醒自家宿主:【这就是你打算去拜访的隔壁海域的邻居,海怪塔图斯。由末世前的章鱼变异而成,从目前已知信息暂时无法得知该生物一边能力。】

    【顺便提醒宿主,该海怪跟宿主此身体关系不错。】

    这话不用系统提醒,水玙也已经察觉了。

    因为这只名叫塔图斯的怪物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被水玙咬的事情,就连刚刚的委屈也只委屈一下下,紧接着几只触手不知道从哪卷出一团东西,往水玙面前一递:“迪思卡你看我新得的一个好玩的东西!”

    哪怕眼前的东西被触手缠绕着大半,整体也破烂不堪,但水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准确的说,只要是个人类,就不可能认不出来眼前这是什么东西吧!

    这就是一栋水泥大楼啊!!!

    再仔细数数,这还是一栋至少十层以上的水泥楼房。

    被怪物如同玩具一般卷在触手中的大楼带给水玙的感觉再熟悉不过,绝对不可能是玩具或者模型,就真的是他还是人类时居住生活的那种楼。

    然而此刻……

    这么一栋十几层的大楼,被面前这个生物整个儿卷住,轻巧得如同仿真玩具。

    水玙忍不住在心里对系统说道:【到底是海怪太厉害,还是现在的人类太弱了啊,就连一栋大厦都被一只章鱼当成玩具,这可是真是……】

    水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看到这一幕画面时心情之复杂。

    系统正打算开口,就被水玙打断:【算了算了,一猜就知道你肯定是用各种数据各种事件这些来说明,不用听我就知道。】

    其实只要在这个环境待过一阵,谁还看不清情况呢。

    【等空间面积解锁多了点之后,我们在海里找找还有没有还能用的大楼这些吧。】水玙说道。

    【好的宿主,已录入系统备忘录。】

    之后水玙便不再想这些,看着面前的大楼嘀咕:“这么看感觉小了好多啊……”

    对面的触手怪顿时也跟着感慨:“你也觉得小了些对不对!哎呀,虽然说现在大家一个个越长越大,但以前我还能钻到房子里去玩捉迷藏呢,现在就没办法啦,再钻进去就把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栋好房子挤烂了。”

    塔图斯语气中充满了失落。

    几句话的功夫,水玙已经差不多摸清面前这只生物的脾性,看起来这么大一坨,实际性格却如同小孩一样。

    “烂了再找嘛,人类那边不是还有好多?”水玙说。

    他想试试塔图斯知不知道人类的什么聚居地。他有点想去看一眼。

    塔图斯丝毫没怀疑什么,叹气:“一看就知道迪思卡你没关注这些,一天天就知道找同伴。现在好难找的,根本找不到啦。”

    找不到也好,毕竟一只海怪要是能找到人类面前,不知道会在后面群体里引起多大的骚乱。

    不过,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水玙已经听到好几次某个名字了,他忍不住问:“迪思卡是在叫我?”

    水玙都已经做好要是被怀疑要怎么回答的准备了,哪知道面前的生物这都没有任何怀疑,反而说道:“你是不是又想换名字了?哎呀我就说这个名字不好听嘛,这次打算换个什么名字?”

    看来它们竟然经常换名字。

    水玙松了口气:“以后叫我水玙吧。”

    反正虽然自己是听得懂也能顺利对话,但实际上它们的声音听在人类耳中是各种鸣叫,水玙根本不用担心会不会在人类面前暴露什么。

    还是水玙这个名字顺耳。

    对面的生物对水玙这个新名字丝毫没有异样,念叨两遍后再叫就已经换成新名字了:“既然水玙你现在没发疯,我们就一起玩呗?我的触手们早都等不及了,还是老样子,来抛球啊!”

    说着,塔图斯身上那些叽叽喳喳的触手们一拥而上,裹住那栋大楼就往水玙这边抛!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