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茫茫大海一望无际,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海水中央,一艘小船随着海浪随波逐流。

    说是小船,船上还载着十多个人。但说它大,跟正常在海上行驶的船比起来,的确是小得可怜了些。不管是它的承重量还是抗浪抗风性,都根本比不上大船。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小船最好不要往海里行驶这么远。

    但前提是,正常情况下。

    此刻船上的十几个人面临的正是不正常的情况。

    就在几天前,他们聚集的海排区遭遇了一场鱼潮袭击,这场鱼潮来得十分突然,监测器根本没有提前监测到,等到鱼潮突破他们居住地五千米处的警戒线时,刺耳的警报声才响彻云霄!

    然而这个时候,逃命都不一定来得及,又哪还有时间抢救物资和工具呢?!

    当他们着急忙慌往撤离船队处赶时,也只顾得上把手边的东西顺手捞上。

    然而命运女神丝毫没有要眷顾他们的意思,没有能力没有特长重要性比不上别人的他们被分到大船牵引的小船上,位置不够,十几人只能席地而坐,连睡觉都只能蜷缩成一团眯一下。

    就更别说其他条件了。

    就算是这样,只要能在鱼潮袭击中活下来就好,等船队找到新的适合居住的海面时,安顿下来就一切都好了。

    但是事情偏偏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船队没能走出多远,就被鱼潮冲垮,他们惊慌失措,好艰难才在以往被训练出来的对抗鱼潮和风浪的条件反射下稳住了这艘小船。

    然而当周遭平静下来时,众人才发现他们已经不知道被冲离船队多远了。

    船上的联络器搜不到大部队的信号,发出去的求救信息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款联络器是老旧款,信号也只能接收五千米的范围。但这已经是这艘船上最好的装备了,准确的说,在他们这处海排,也只有主船的联络器才比这款新一个型号而已。

    联络器上没有动静,就说明他们的小船已经被冲散到五千米外的范围!

    刚开始众人心里还报有希望,小船还有驱动机,虽然里面的燃油有限,但他们不是还有人力吗?这才被冲散不远,众人和驱动机都交换着来,加把劲儿,一定可以赶上大部队,也不需要看到船,只要进入联络器起效的范围,就能够获救了!

    抱着这样的希望,众人在茫茫大海中漂泊。

    一天,两天,三天……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静悄悄的联络器让众人的心就像沉进了船下这深不见底的海里。

    他们本就带得不多的食物已经越来越少了。

    海面上昼夜的温差一直极大,连食物都没能带很多的他们自然也没处穿厚点儿。再加上他们在这种环境下根本不敢睡觉。没休息好,还得日夜不停划船,好几个人已经开始发热,就连几个青壮年都有些遭不住。

    情况越来越遭。

    到今天为止,众人已经把船上能吃的都吃了,然而就算是这样,也已经足足有一天一夜没能有任何进食。

    他们甚至渴到喝尿。

    但连水都没有喝,尿又能从哪来呢?

    今天早上船里的一个青年想捕鱼来吃,但是鱼潮过去的十天之内,想在这片海域捕到一条能吃且捉得住的鱼,又谈何容易?

    最终鱼没有捕到,青年还因为在海里耗尽气力,差点儿没命。

    人最后被拉回了船,但身体已经受不住倒下了。

    要是再得不到食物和水,怕是挺不了两天。

    事情到了这一步,船上的众人指望追上船队的希望早已经非常渺茫。他们不得不承认,要么是整个船队除了他们之外全军覆没,要么就是……他们一开始就划错了方向。

    前者的可能性很小,毕竟他们这种小船都活下来了,主船和那些大船又怎么可能逃不掉呢。

    而方向……

    众人举目四望,目光所到之处全都是茫茫海水,无边无际,要不是船开过还留有一些痕迹,他们甚至连自己来的方向都不一定能分得清。

    绝望的气氛在小船所有人心中蔓延。

    没有食物,找不到方向,生病,这怕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了罢。

    就连手上划船的动作,都已经是麻木的机械运动了。

    “快看!那是什么?!”突然一个人站在船沿大声叫嚷起来。

    其他还能动的人纷纷顺着往远处望去。

    “那是……?”

    船上并没有望远镜这类物品,所以哪怕那东西离他们并不算特别远,众人也看得十分费力。

    那东西半隆起状,露出在海面上,整体颜色深邃,但上面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其他东西,颜色并不太均匀。

    船上众人一致决定靠过去看看。

    随着船只越来越近,那东西也越来越大。

    看着这副场景,有人不敢置信:“这这这、这不会是……陆地吧?!”

    瞬间整个船上的人全都轰动了!

    就连身体不好的人都挣扎着要起来看看!

    陆地!

    自从三百多年前那场全球性的滔天洪水之后,世界百分之九十的面积都被海水覆盖,死伤那都不用说了。好在各处都有侥幸存活下来的人,发展到如今,所剩无几的陆地简直就是所有人心中的伊甸园,所有人都在为能到陆地居住而努力,就算陆地上的生活跟船上比也好不到哪去,但!

    那可是陆地啊!

    “陆地?真的是陆地吗?!”

    “我们竟然看到了陆地?不是做梦吧?!”

    “有救了!我们有救了!妈!我们不用死了!”

    “爷爷那真的是陆地吗?陆地是什么样的啊?我从来没有见过欸。”

    “听说有时候海面上会出现一种叫海市蜃楼的情况,就是看到的都是假的。这陆地不会也是假的吧?”

    “你乱说什么呢!”

    “赶紧有力气的都过来划船!我们过去看看!”

    “对对对,不管真假都得过去看看,反正留在这里也是死,要真的是陆地,我们就得救了!”

    “老婆子还能动,也给我一根划桨。”

    整个小船除了意识都已经昏得不清醒的人之外,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他们一点点往那块隆包处划,越近越大,也看得越清楚。

    不是假的!是真实存在的!

    意识到这一点时众人把吃奶的劲儿都压榨出来,小船划得飞快。船只离那片地方也越来越近。

    “撑住,我们快要到、不!不对!快跑!快往后退!!!”站在最船头最前方的人突然脸色大变,怒吼,“是海怪!不是陆地,那是一只海怪!!!”

    海怪!

    所有人脸上在听到这个词后瞬间失了血色。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不说他们为了更快一点靠近“陆地”榨干了力气,就是他们来得及掉头后退,也根本赶不上一只海怪的速度。

    只见那原本就隆起在海面上的一片区域迅速往上升,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很快就露出它的全貌。

    那竟然只是一只海怪头部的一小片皮肤!

    这只海怪就算只露出头来,也比他们脚下这艘船大上一倍,这么一对比,小船显得越发“小巧”。

    就更别说小船上这十几名瑟瑟发抖的人类。

    他们瘫软在地,毫无反抗之力。在面对这么庞大的海怪时,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睛,哭得鼻涕眼泪到处都是。

    海怪张开了嘴巴。

    它甚至都没有更多的攻击动作,就简单这么一吸。

    海面开始急速流动,附近这一大片海水,海水里的鱼,海面漂浮的垃圾,连带着海面上的小船和小船上的人,一起被往海怪嘴里吸去。

    只是眨眼的功夫,十几人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这么吞没在这只海怪的嘴巴里!

    海怪吞掉打扰到自己的东西,闭上嘴,海面又重新恢复风平浪静。

    它恢复先前只露出小片额头的姿势,发了会呆。

    没过多久,它抬起脑袋,露出喙部,张得大大的,在空气中发出无声的呤啸。

    除了浪和风的声音,四周一片寂静。

    它终于明白了什么。

    于是,它整个身体往下沉去。

    于深海之中,毫不挣扎。

    .

    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包裹整个肺部,水玙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卧、咕噜咕噜咕噜、槽?!”

    有水?!

    咸的?!

    被沉海了?!

    谁tm的敢趁老子睡觉把老子沉到海里去?!

    等老子找回去一定把那家伙打死!

    水玙满腔怒火,但此刻找凶手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得赶紧浮到水面上恢复呼吸!不然就真的死翘翘了!

    幸好生死之间爆发了无穷的潜力,就连游泳技术都提高了一大截,水玙终于在完全撑不住的最后一刻突破海面,瞬间一股带着咸湿海风的空气涌进肺部。

    活过来了!

    水玙狠吸一口气,才慢慢缓和快要炸裂了似的肺部。

    肺部、肺……部?

    嗯?!我的肺部呢?!

    啊呸,说错了,是我的胸膛呢?!我的肚子呢?!我的手呢?!我的脚呢?!

    说更明确点,那就是——

    我的身体呢?!!!怎么变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