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说丰年 作品

第29章 老天为什么不劈死王宗泽

    也不知道是不是田教授的猫头鹰汤确实有顺气的功效。

    总之那一晚,江漓睡得特别安稳。

    在晨光中伴着学生们上早课的喧闹声醒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田教授晨练去了。

    江漓实在害怕她再给自己偷喂那些稀奇古怪的食物,简单洗漱后就蹑手蹑脚下楼。

    老远就听到田教授在笑院里打电话的声音。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冷哼一声:“你告诉那姓黎的,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们小漓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样的男朋友?当然是年轻、帅气、会打架……”

    江漓捂着嘴一阵偷笑。

    她一脸的春风得意,没想到在电梯里碰到满脸乌青,像是被女鬼吸了阳气的王宗泽。

    电梯里一个女同事一脸关切地问王宗泽:“王总,您这是没睡好吗?”

    王宗泽轻轻“嗯”了一声,他哪里是没睡好,简直一夜没睡。

    昨晚他本来是开车跟着宋纯和江漓的。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两人这是发展到哪一步了,上次江漓看似温和的解释,王宗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一想起江漓跟宋纯,他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一样难受。

    可不知怎么的一个红绿灯转弯的时候,被一辆突然冒出来的货车挡了一下。

    王宗泽竟然将江漓的车跟丢了。

    他沮丧地捶打了几下方向盘,决定去江漓住的地方蹲点。

    这一蹲就是一整夜,江漓竟然跟那个小白脸呆了一整夜。

    这个认知折磨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回家胡乱换了件衣服就来公司等江漓。

    见到江漓春风得意的模样,王宗泽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电梯里还有其他人,他真想捏住江漓的脖子,问她是不是跟那个小白脸怎么样了?

    江漓不疑有他。

    只觉得是宋太太将王宗泽榨太狠了。

    江漓刚走进办公室,王宗泽就尾随跟了进去。

    申克想要阻拦,直接被人高马大的王宗泽忽视:“滚!”

    申克并不退缩。

    王宗泽恶狠狠吐出一句:“混账东西,你忘了当初是谁将你招进来,送到小漓身边的?”

    申克的脸色变了变,但还是毫无惧色迎上王宗泽的目光。

    江漓摆了摆手:“你给王总弄杯咖啡去。”

    申克这才慢吞吞离开。

    办公室只剩下江漓和王宗泽两个人,王宗泽冷笑一声:

    “看来这些年,我没白教你,御下之术你就掌握得很好嘛!记得当年我派他给你的时候,你就说这人性子太倔强,不是助理的好苗子,如今却也被你调教得忠心耿耿。”

    江漓不太喜欢“调教”这个词语。

    尽管她并不反对将某些弱者适当物化。

    但用在申克身上并不合适,申克是她当助理。

    但多年的相处磨合下来,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王宗泽脾气莫测,江漓不愿在这些小事上和他争论:“王总,有事吗?”

    王宗泽一时语噎,他突然发现,面对江漓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江漓还是一派温和的模样。

    可只有王宗泽明白,江漓这温和背后有多少渐行渐远的疏离。

    他突然有些难过:“我分手了。”

    “什么?”

    “我跟松鹤分手了。”

    江漓这才想起来,宋太太的名字叫松鹤。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张小暖的事情是你告诉她的吧?她来找我闹,想要我拿张小暖开刀。我没同意,她就用分手威胁,我答应了,小漓我之所以答应都是为了你!”

    江漓差点给气笑了。

    他只恨老天爷,为什么不下个雷将王宗泽这个王八蛋给劈死?

    听王宗泽的口气,想和宋太太结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就是不说。

    还故意拿张小暖的事情刺激宋太太。

    逼迫她来提分手。

    真是太无耻了。

    江漓脊背突然窜出一股子寒意。

    王宗泽入行比江漓要久得多,他行事向来严谨小心,怎么会不知道自己门口被安装了监控?

    还有张小暖。

    王宗泽真的一点暗示都不给,她就披着浴袍急吼吼冲进他的房间?

    如果这一切都是王宗泽的计谋,那自己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王宗泽的帮凶?

    还是一个面目可憎睚眦必报的俗气女人?

    江漓并不圣母,但这一刻她也忍不住可怜起张小暖来。

    以宋太太的性格,即使现在迫于王宗泽的压力不收拾她,以后也会找机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张小暖入这行,是江漓的手笔。

    江漓原本打算,她只要规规矩矩不作妖,安于现状,好好做一个练习生,自己不但不会为难,还会适当帮忙。

    可她却拎不清,嫉妒真的能使人面目全非。

    张小暖咎由自取,没什么好可怜的。

    只要宋纯不开口,江漓是绝对不会为她斡旋的,张小暖的星途算是彻底毁了。

    江漓抬眸看着王宗泽:“是你故意暗示张小暖进你房间的?”

    “是我,”王宗泽毫不避讳,“那丫头太愚蠢,妄图勾引我来打击你,这是她活该,你不必觉得内疚。”

    “我当然不会内疚,这是她的选择,可你呢?她可没有得罪过你,你明知宋太太是什么样的人,还故意引她入局,你的良心不会不安吗?”

    “良心?”王宗泽也激动起来,“小漓,你跟我讲良心?从你进这一行的第一天,我就告诫过你,我们这一行,只讲利益,不讲良心的。小漓,你别忘了,你正是在我羽翼下才保留了你所谓的良心。”

    江漓静地看着王宗泽,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王宗泽侃侃而谈:“小漓,让你保持一颗纯真的心,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事实上我也做到了,你不能在这时候抛弃我,你不能。”

    江漓的眼神逐渐浮现出冷意:“你想怎么样?”

    王宗泽急切地上前一步:“跟我结婚。小漓,你相信我,我会是一个好丈夫,我会给你和孩子无与伦比的关爱和迁就。”

    江漓讥讽一笑:“是吗?那宋太太怎么办?她不会同意分手的。”

    王宗泽摇摇头:“我知道她很难缠,我们结婚后,你就辞职回家,好好当你的全职太太,她鞭长莫及,暂时不会拿你怎么样,等她在我身上的耐心耗尽,自然会放过我们的。”

    江漓眼尾闪过轻蔑:“你的意思是,你不会给我任何法定上的关系,我就静悄悄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