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战神 作品

第97章:邀请太子李治!

    只是,目前太后武则天的举动还不明了,对方想要做什么,江呤根本看不出来,以至于说什么太后武则天会造反,江呤相信对的是造反不起来的,首先的第一点就是太后武则天是无法做到回溯唐朝的,其次,便是太后武则天也无力造反。

    他已经成为了至强的太后武则天,还要造谁的反?!自己的吗?!

    太后武则天的节点在于唐太宗李世民这里,也在于江呤唐高祖李渊这里,这个心结,江呤爱莫能助,不过,既然唐太宗李世民都说了要太后武则天好好待太子就可以,想来太后武则天应该不会刁难什么吧!?

    不过,想到这里江呤突然狐疑了,这个事情还真的说不好,毕竟,太后武则天是女人,倒不是歧视,而是太后武则天身居高位,凭什么跟你妥协!?她又没有疯,会顾及什么?

    何况,帝心如渊,太后武则天表面答应,实则背地里拆毁唐朝,如此以来,唐高祖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又当如何?!

    须知,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媚娘,就这样吧,何必如此呢!?”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太后武则天看着唐太宗李世民的样子突然大笑起来,那样子颇有些丧心病狂的音调,“哈哈哈,,唐太宗李世民,你竟然用这种仿佛蛊惑我!?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平定生死的唐太宗李世民?!”

    蛊惑?!听到这个词,江呤的眉头皱褶起来,唐太宗李世民的诚意还是有的,出发点也是有的,为什么突然要说,唐太宗李世民蛊惑太后武则天?!

    看到这里,唐太宗李世民硬生生的是僵了一下,满是不接的看着太后武则天,仿佛也在问对方为什么要这么说!?

    “唐太宗李世民,你无非是让哀家帮你看手大唐罢了,哀家为何要这么做?!哀家合着天下没有丁点的关系,自此,哀家就杀忠臣,见到一个杀一个,反对哀家称帝的都杀,唐太宗李世民,你告诉哀家,帮你效命?哀家直视管理自己的天下,不会帮助李家人管理天下……”

    太后武则天说的很拒绝,没有丝毫的商议余地,对着唐太宗李世民更是如此,唐太宗李世民反而是对太后武则天有了些陌生的感觉,对方的神态和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股子的迷惘。

    唐太宗李世民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媚娘已经不是当年的媚娘了,而是太后武则天,看到了这些之后,太后武则天的眼界不会比他浅显多少,日后的大唐走向,太后武则天看来也是宏达的。

    “太后武则天,不如,也一并请太子来看吧!”

    江呤突然说到,实际上,江呤盘点传位失败到目前为止已经开通了很多权限,其中,尤为重要的是邀请帝王莅临,至于是谁,就要看江呤的权利。

    “什么?!”唐太宗李世民最先震撼的看着江呤,仿佛已经陷入了某种不真实的境况之下,他护目瞪着江呤,唐太宗李世民身上的压迫感还是很强的,最起码,对于江呤来说是这样。

    隔着屏幕外的盘点传位失败节目观众们,就不清楚了。

    “看着盘点传位失败真是心惊肉跳,这盘点传位失败节目怎么有点乖乖的味道,就是,怎么说呢……好像,一切都在按照江呤的顺序在发展,可是,江呤他本身却是,却是……!!

    貌似,是在中和着什么事物,不知道这个表达是否正确。”

    “总之,直接邀请太子李治吧,这个时期不用装下去了,直接对峙,这一下子一大家子都凑齐了,唐太宗李世民,太子李治,太后武则天,好家伙,这是要上天啊!这号不得打起来!?本人已经想象到激烈的画面了,不过,哎,江呤什么时候召唤啊?!别给我说下一期盘点传位失败。”

    “应该不会,呤哥向来是以效率为先,不会藏着掖着的,至于呤哥会不会邀请真的太子李治就不太清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懂得都懂啊,这技术我们现代还没有发觉出来呢。”

    “应该是不会吧,呤哥,你说一下,你自己会这么做吗?!对了,呤哥,你的盘点传位失败节目时常貌似快到了啊,太长都亲自出面了,好家伙,我才发现,呤哥的盘点传位失败直接爆火啊,我特么的,直接破亿了。”

    “何止,呤哥的盘点传位失败都被获嘉点名字了,好家伙,呤哥,你先说一下你为什么如此优秀,直接被点名可还行!?我刚才也看到了,不对啊,着媒体发什么神经啊!?!哇靠,直接喷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可还行?!甚至要点名盘点传位失败去接受审核。

    这是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的敌人吧?!

    哇靠,还真多的台账都战出来了,矛头对准了呤哥,呤哥,你珍重啊,你这可真是成为了众矢之的啊,对了,呤哥,你知道吗!?王德志都出面了,而且和刘艺连手了,哇靠,哈哈哈,真热闹。”

    “不过是动了资本家的蛋糕罢了,领个现在和盘点传位失败节目这么爆火,还用得着说嘛?!肯定是惹恼了资本家,现在又被炮轰乱炸,呤哥多少绯闻都出来了,不会一看就是莫须有的,我直接给在网上看过了,有的说是呤哥抛妻弃子,然后怎么怎么滴,他妈的,我一看这不是p图吗?这么明显的批图然后拿出来了……

    顿时我就明白了,是有人要干呤哥和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哈哈哈。”

    “还说呢?!我帮呤哥哦嗯这群人,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直接被人喷死了,话说,着一亿观众到底是真是假?!都没有人去帮忙澄清一下盘点传位失败节目?!这个节目还是蛮好看的,希望是不要关闭吧……

    三观的话,也还是完整的,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喜欢,和或许,真的是江呤动了资本家的蛋糕吧,对了,江呤,现在大部分都是网站平台在搞你们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

    “还用得着说嘛!?盘点传位失败节目这么赚钱,其他网站全部喝汤都还合不上,不干江呤干谁啊!?何况,大家都在看节目,谁回去媒体上互喷?!到时候再说嘛,反正,盘点传位失败节目最还是不要出事。

    不过,盘点传位失败节目这么火热,又有那么多优秀的帝王,还有唐高祖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以及太后武则天,最后还是太子李治,这么多帝王全部位列,说关就关?!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啊,呤哥做个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容易吗?!甚至,还夜播,已经很可以了……

    手中影响力这么多,不可能是用的什么效应的,对了,呤哥,你真的有妻子吗?!?我怎么觉得网上越传越神了……”

    “……”

    来自网络上的消息实在是一起多了,多到会让江呤无法相信的,可以说,此刻的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是水深火热,然而,连带着刘艺也跟着水深火热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么多消息全都炮轰乱炸,已经是明显要挑战的架势了。

    然而,如果江呤有空的话可以直接打开手机,会发现他的手机上全是消息,清一色红字,而且,媒体上还有各种离奇的消息。

    #震惊,盘点传位失败节目主持人衣冠禽兽,江呤,实际上是一个抛妻弃子的人,以下是江呤和妻子的照片#

    #震撼,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全体挑衅国威,所以当国家不存在嘛?!公然诋毁古代帝王,这不是向历史学家挑战??#

    #人神共愤,令人发指的事件,你以为的盘点传位失败多么纯上?!实际上的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内部,好好看看吧,有多肮脏?这里面曾经有过权色交易啊#

    #疯了!盘点传位失败的节目组剧本原来是偷来的,这位被偷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的小哥现在要上诉想快来看,原来大家看到的剧本都是出自他手,怪不得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对剧本等等的事情都是保密的#

    #最最最最震撼的事情,原来,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的演员全部都是虚假的,也就是说,根本不是人,大家不要看了,实在是太恐怖了,搜寻了很多关系网,生成从未没见过这几个人,要么是江呤哪来的死尸,要么是江呤用的什么手段,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实在是太妖艳了,小心,小心#

    #……#

    人红是非多。

    然而,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内部,会议室之中。

    却是哄堂大笑,王德志看着手机的消息笑的前仰后合,笑的合不拢嘴,直接蹲在地上捶地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损招都能拿出开啊,这群人还真是不把人当人看了,我老王从老爹手里接下这块地方,还真不知道有过权色交易,在哪呢!?我看看啊,哈哈哈。”

    “看个屁,妈的,这么拙劣的批图看个毛啊!?你特么是不是疯了?”刘艺则是不开心了,你盘点传位失败节目组被喷成这样,你特么隔这儿笑呢?!我靠啊。

    何况,这图就算不是批图,要知道,同样一模一样的建筑也是会有的,根本就不可信啊。

    见到刘艺一脸认真的样子,王德志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群人还说我盘点传位失败节目有什么家不得人的巫术,哈哈哈哈,老刘啊,笑得我鼻涕泡都喷出来了……

    怎么可以这么搞笑?!这群人,为毛这么有趣啊!!?”

    夏琳原本气势冲冲的走来,心想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看到王德志笑成这样,夏琳心里那股子的气突然也就荡然无存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看来都是虚假的。

    “夏琳来了!?啊啊哈哈哈,噗嗤,”王德志笑着捶桌子,“这群人说你整容,还说你靠色相上位,反正,怎么难听怎么说,更离谱的是……

    还有一个自诩自己是写盘点传位失败剧本的人,说是你靠着色相偷走了他的剧本,噗,咯咯咯咯……”

    王德志笑疯了,尤其是看到正主来了,顿时更乐了,这尼玛大白天睁眼说瞎话,实在是让王德志有一种反差的笑意,就是全球都降至了,在他面前问小学生教程怎么看。

    这种反差的感觉,实在是让王德志受不了。

    “王台,你是真的一点不急啊,”闻言,夏琳翻阅着手机,看到了手机上的媒体软件,全是在抛弃盘点传位失败节目工作人员,甚至,连扫地大妈都给抛弃了,真是一个都不放过的架势。

    夏琳看了几乎要吐血,他和王台,以及江呤是被喷的最惨的三个,说什么权色交易,还说什么整过容……

    呸他妈的,老娘天生丽质好吧,谁整谁死全家,就乱喷!?不长脑子!?关键还有人信了。

    别说权色交易,长这么大夏琳什么是男人都不知道,还特么交易,交易鬼啊?!

    然而,看到王德志笑成这样,捧着肚子笑到抽筋,夏琳就更气了,喝着您老是真不着急啊。

    “怕什么,”许是感觉到了夏琳的目光,王德志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别慌,老刘在,有老刘,这些事情不是得一网打尽吗!?

    老刘可是说了,台历的麻烦他承包了,保准还大家一个朗朗乾坤,不过就是棘手一点……

    这个不重要,反正开心一点嘛,之前都是我一个亏,我提心吊胆,现在多了这么多人,我突然快乐了。

    夏琳,你来看看被江呤抛妻弃子的照片,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小黑脸蛋是江呤的儿子,哈哈哈,她们说是江呤的私生子,哈哈哈。”

    王德志的笑声逐渐沙哑,夏琳看都没看一眼就感觉烦死了,直接推开对方,从电脑面前坐了下来,设个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

    多少人都在喷,已经不是几个人可以解决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