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僵尸 作品

第42章 第 42 章

    摆脱了困阵之后,夏山上逃出来的修者们一个个都使出了浑身系数向着正西方位正在缓缓升起的秋山狂奔。

    冲天而起几乎要把整个秘境燃烧殆尽的火焰在他们身后追逐着,伺机吞没一切速度慢的和没有小心防备的修者。

    司云绯还在为自己的鼻头爪子以及整张脸而心痛。

    那是几乎痛到了要嚎啕大哭的程度。

    可偏偏她又不能张着嘴巴嚎啕大哭——因为原本脸上就可能被烧的毁容了,要是再哭两下的话,她大概就不能见人了。

    强忍悲痛的哈士奇只能靠转移注意力来让自己不要过于悲伤和在意容貌。

    她就放开自己的两只前爪,伸着脑袋向着逃跑的众人的身后看去。

    狂奔的修者们没有时间回头看,但她完全有时间啊!

    虽然身后可能是一片火海,但万一还能看到其他的东西呢?

    就算只有火海,在科学世界的司云绯也是没有见过那仿佛天地都燃烧起来的可怕的大火的。

    火山爆发都没有这么大的红。

    司云绯努力把那映在她眼中的、仿佛燃烧了整个天地的红给记在心里,然后她产生了以后要在脖子上挂一个随时可以录像的那个什么“留影灵珠”的想法。

    虽然有的时候有些地方特别危险,但是越危险的地方景色就越奇特,作为一个从科学世界来的土包子,怎么能不好好打卡一下这神奇的不科学修真世界呢?

    不过看着看着司云绯还是从那火光中看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但她看到了却恨不得自己没有看到过——那十几条在火焰中飞快穿梭的流光的影子,一开始司云绯以为这是火焰中的奇景,但当她发现这些流光都在追逐着他们奔跑的方向、甚至隐隐听到火海之中凄厉和不甘的惨嚎声时,她才猛地瞪大双眼迅速缩回了脑袋。

    那哪里是火焰之中爆开的流光烟花呢?

    那是

    没能从漫天大火中逃离出来的、拼死一搏的生命。

    无论是修者还是灵兽妖兽、无论是秘境外的外来者还是秘境内本就存在的生命。

    在这场通天彻地的大火之中,都是平等的——

    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都要拼尽全力活下去。

    在司云绯缩回去的时候莫不闲就感受到了她的异常,不过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功夫去询问。

    哪怕他们脱离了困阵身后的火焰还在追逐着他们,而那座升起的高山虽然看起来向上升得缓慢,但所谓看山跑死马,御空飞行的修者们忽然发现这个他们曾经以为并不算大的春雪秘境一下子就变大了很多,大到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秋山越升越高、他们和秋山的距离却几乎没有被拉近多少。

    “这样不行。”莫不闲皱了皱眉。

    他能明显的感受到体内魔力的极速消耗,他们必须保持这样的速度才能不被身后的火炎追上、也才能慢慢缩小与秋山的距离,但这样的速度任谁也不可能一直保持。

    莫不闲一个反手就从芥子空间中抓出了一艘梭形小舟。

    他站在小舟最前端,对着紧跟在身后的苍狼和孔明炎喊:“速速上船,我们轮番施力冲过去!”

    顿时苍狼就扛着他的哈士奇兄弟、孔明炎抱着他的孔雀小弟冲上了这梭形小舟。

    莫不闲站在船头闪亮着阵法光芒的位置道:“我先操控着流梭飞舟向前,等我体内魔力耗尽,就需要两位道友接上了。”

    “这流梭飞舟是雷鸟之骨和飞鹰之羽炼化而成的,是可以通过灵力运转而加速逃亡的宝器。没什么坏处就是耗灵石、耗灵气,二位道友先休息着,一会儿就需要你们了。”

    苍狼坐在飞舟上大笑:“莫道友可是说笑了,能有这样一件在关键时候可以逃命的宝贝,别说就是耗灵石耗灵气了,哪怕是耗费老苍我的生命力和精血都没问题!”

    “我刚刚还在想着这次怕是撑不过去了,谁知莫道友又把这宝贝拿了出来,可见我老苍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逆天的气运的嘛!哈哈哈哈!”

    孔明炎也在旁边笑着点头:“我虽然也有孔雀一族可以逃亡时用的孔雀飞翎,但每用一次就需要耗费我一滴真源之血,相比之下我倒是宁愿用灵石和灵力了。至少这两样寻找恢复起来相对容易。”

    有了流梭飞舟,原本特别紧张的逃亡去秋山的过程终于变得轻松了一些。

    而坐在飞舟上的大魔头也终于有时间好好的和他的那只不听话的、动不动就冒险找事儿的“爱宠”聊聊人生了。

    魔尊大人原本是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狠狠地训诫教导那只不听话的雪原狼犬一顿的,没有任何一只灵宠能够不听魔尊大人的话!

    但当他把那只死活不肯用正脸对着他的雪原狼犬给强行掰过来的时候,面对着那张用毛茸茸的爪子也不可能挡住的、被火炎给燎秃了脸上的毛毛、脑袋上的毛毛都自动烫卷了的哈士奇脸……

    魔尊大人所有要训诫的话都被他给憋在了嗓子眼里,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啊。

    这。

    “噗。

    一个没小心,魔尊大人就没控制住自己笑了出声。

    然后这一笑就不得了了,就像是捅了一千只哈士奇的狗窝,原本就觉得自己没脸见人的哈云绯愤怒了!暴躁了!并用实际行动证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让哈士奇乖乖听话!就算是魔尊也不行!!!

    “嗷嗷嗷嗷嗷嗷!!”

    “你笑什么笑笑什么笑笑什么笑?!”

    “嗷呜呜呜呜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我脸被撩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我自己欠烧吗?!”

    “嗷嗷嗷嗷嗷呜呜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我还不是都是为了你!为了你为了你为了你!!”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嘤嘤嘤嘤呜呜呜我都是为了你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大魔头!要不是为了你我干嘛拼了命的去薅那幅画呜呜呜啊啊啊,你不但不心疼我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嘲笑我的脸!还嘲笑我的脸!!还嘲笑我的脸!!!”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哈哈委屈哈哈愤怒!哈不活了——”

    “这世界不值得,嗷嗷嗷呜呜呜!我还是下辈子投生去当个人吧呜呜呜!”

    何谓魔音穿耳?

    莫不闲觉得这就是魔音穿耳,连妙音谷的那些乐修弹奏出的控魔曲都没有这哈士奇嚎叫咆哮起来让人头疼。

    他控制不住地按了按眉心,还想去揉耳朵却被他自己生生给止住了。

    这时候就不要再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了。免得再刺激一下又是一连串的咆哮和取闹。

    “嗷嗷嗷嗷呜呜呜!”

    云绯还在嗷嗷,莫不闲终于伸手把司云绯给一下子搂在了怀里,同时手中忽然翻转出现一颗果子就直接塞进了哈士奇的嘴里。

    “嗷、呃、唔唔唔……”

    别说这果子的味道还挺好的,酸酸甜甜,有点像大樱桃!

    在雪原狼犬吃东西的时候,飞舟上的所有人和灵兽都松了口气。

    然后聚在一起的三色孔雀和胖橘王都心有余悸地互相对视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他们都是刚刚想要嘲笑哈云绯被烧秃毁容了的人。

    孔明明/兽百万:幸好刚刚没有开口。

    不然面对着他们的嘲笑,那只哈士奇的咆哮和怼怼绝对不会只有那么一点、最后也绝不可能只用一只果子就能安抚地住。

    嘶,雪原女狼!真是一种恐怖如斯的灵兽!

    这边勉强被果子安抚住的司云绯还在用她漂亮的蓝眼睛瞪大魔头,魔尊大人少有的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尖。

    “好了好了,刚才是我不对。不该笑你。”

    “不过你也不该在那时强逞强。”

    莫不闲摸着雪原狼犬被烧成了银黑卷毛的脑袋没能控制住地又勾起嘴角,不过很快就严肃了表情:“好在你最后找到了那被隐藏起来的最后一件宝物,若那宝物不是最后一件、若我没能控制住心神救你、若火炎太大你没能躲开……”

    “但凡有一样,你如今就不只是被烧秃了脸烧卷了毛这么简单了。”

    “所以,之后不可再如此鲁莽做不该做的事了。”

    哈云绯从嗓子里咕噜了一声。

    好吧,其实她也知道之前那是有点冒险了,但之后怎么做、做什么事那还是要看情况的!

    被火燎的乱七八糟的狼犬抬起脑袋认真地注视着面前的大魔头,然后特别熊地拒绝了大魔头的要求。

    莫不闲:“……”

    “……你再摇个头给我看看?不听话?嗯?”

    大魔头露出了核善的微笑。

    “那、那你也要保证不再解封你的封禁了。”要是普通的灵兽爱宠看到那核善的微笑一定就怂了,但她可是哈云绯耶!

    哈!云绯!

    “我不做鲁莽作死的事情,你也不能做!”

    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和漆黑如墨的眼睛静静地相对,雪原狼犬歪了歪脑袋,特别认真的重复了一次。

    “我不做鲁莽的事情,你也不能做。”

    “我听话,你也要听话呀。”

    “……哈。”

    莫不闲许久之后才轻笑了一声。

    他伸手重重地揉按在了雪原狼犬的脑袋上。

    “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就是一只三阶的雪原狼犬而已,一只灵宠而已,就想要让这天底下最厉害的大魔头听你的话了。

    一种无声的威压逐渐的凝聚在哈士奇的周身,而那双和她对视的漆黑双眼,此时就像是黑色的深渊了。

    哈士奇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微微有点站不住。

    但司云绯还是特别认真又倔强的盯着那双眼睛,最后干脆一个前跃用脑袋狠狠顶了一下大魔头的下巴。

    “这和胆子有什么关系。”

    “这是公平的约定。”

    “是带着关心的、朋友的约定!”

    莫不闲沉默许久。

    在司云绯以为大魔头都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忽然笑了一声。

    伸手又狠狠地按了按这只雪原狼犬的脑袋。

    “……好罢。”

    “就当这是……公平的、关心的……约定。”

    原来这只雪原狼犬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做是他的灵宠。

    它竟是一开始,就想要当他的友人来着。

    魔尊大人那修长又苍白的手指轻轻点在雪原狼犬被烧秃烧焦了的毛毛脸上,然后司云绯便感觉有股说不出的清凉覆盖到了她被火炎燎伤的地方。

    原本觉得热辣辣的地方不疼了!爪子上的血泡也没了!最最最重要的是!

    她伸爪摸了一把,她脸上被烧焦烧秃的毛毛又长好啦!!

    她现在又双叒叕是一只超漂亮的哈士奇啦!

    看着一下子就开心起来的雪原狼犬,魔尊大人轻笑一声。

    一只灵兽想和魔头做朋友。

    果真胆大包天。

    但,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