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099

    在破军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之前, 颜寻朝着莫林摆了摆手。

    “……我没有收小弟的打算,”她语气平稳,“等有机会你可以再来打败我。”

    不过按照颜寻恐怖的学习能力, 想要从她手中获得胜利也是一件越来越困难的事情——再说颜寻也不一定会在帝星待到莫林成长起来。

    除去那一颗或许已经死去的一等卵,作为王女的三个一等虫族已经全部搜集齐, 等到季星源回来, 再帮助谢景竹用最快的速度占领帝君的位置。

    之后…就应该要去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

    她静静思考着, 眼帘微垂,情绪的波动很淡。

    莫林既然是可以忍受破军毫不理睬态度的人, 自然不可能被颜寻的话就轻松劝退, 他见颜寻没有对之前的事情记仇,眼睛亮亮的在他们桌边半蹲下来。

    “那寻姐,我平时可以不可以来看你训练?”莫林眼巴巴地看着她,“我保证不给您添麻烦!”

    颜寻原本想要回话, 破军手中的餐具落到餐盘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金发少年歪了歪头:“小寻, 我们走吧?”

    他现在看到这个家伙就不爽极了。或者说, 破军清晰的感觉到他对周围人类的恶意已经从在逐步攀升。

    ——明明一等虫族原来还能够沉下心来哄骗人类。

    “如果你们和我的教官都允许的话, 随意。”颜寻又接上一句, “但是不要影响到我。”

    莫林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就在学生们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的晚饭时间里, 还在忙碌着的教官们有些头痛。

    伦纳德将机甲的数据反馈全部都传送给了他们,看数据上面许多机甲的损毁度, 就知道这绝对是一笔很大的花销。

    好处就在于,这位aic公司的董事长会负责所有的报销。

    “这也是为了他们更好的尽快适应战场。”伦纳德淡淡道,男人十指交叠轻轻搭在膝盖上, “既然是为了帝国的未来, 各位不用担心aic公司的支出。”

    其中一位教官说:“不过还是有挺多学生保持的不错, 就算是在那样的大乱斗中也没有受什么伤。”

    “叁式机甲的使用度还不错,我认为可以向外推广。”

    “唔…这个还得之后再商量,看一下最后是哪个班级的学生积分最高?”

    “独臂那个班的,不过不是恶势力那个团队里的角色…虽然他们都没参与,但怎么说…也有一部分影响吧。”

    之后要是再有这种比赛或是训练,学生们之间就要互相留一些心眼了。

    教官们在前方进行数据分析,而后方伦纳德也正在观看颜寻视角的画面。他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在看见颜寻和破军的那场战斗之后,眼眸之中亮起了堪称欣慰的情绪。

    ——他的殿下变得强大了许多。

    伦纳德很早诞生,但不论是更早诞生的摇光还是后面诞生的破军,都已经和王女的信息素进行过交融。

    男人抬手在自己的腺体上轻轻地点了两下,这个动作看起来很随意,但每次的接触都能够感觉到后颈不正常的滚烫程度。

    应该…也快要到了能够收网的时候。

    夜晚,吃完晚饭的学生们在训练场集合。

    由于在这一场比赛之中大家经历的厮杀稍微有些激烈,现在每个班之间还间隔着极大的距离。就算是知道最先是因为颜寻所在的八班拱火,但后面互相的掐架都是真心的,多少有些恩怨残留。

    大家都是机甲科的人,情绪来得快去得快。喜欢参与战斗、投入战斗中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一个锻炼自己使用机甲的好机会。

    一个教官走上了中心悬浮的台子,屏幕成像投放在四周,让左右的学生都能够很清晰的看见上方教官的动作和表情。

    其余的教官也来到了上方,但伦纳德并未上去。男人站在学生队伍的一侧,一手插入长风衣中,视线穿过中间的一众人来到颜寻的身上。

    “咳咳。”

    “既然人都到齐,我就直接开始。”

    几个教官在上方站的笔直,站在中间的是一位嘴角有一道伤疤的女教官,她看向下方表情严肃:“这次的比赛没有造成学生中度以及重度的伤害,可见各位的训练还是有一定成效。”

    叁式机甲发挥了很大的用场,起码要减轻百分之七十的伤害,有一部分学生还是受了伤但并不怎么严重,要治疗起来也比较轻松。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们要说,”这位教官目光扫过下面时的学生,“在比赛的开始发生了一件事情,虽然并未触犯到比赛的规则,但还是导致了最后任务目标的混乱。”

    这位教官当时在观测室的时候可是看得最开心的那几个人之一,但是在学生面前表现的可严肃。

    “现在,”上方的教官说话的声音,“八班的颜寻同学,请你上来一下。”

    颜寻:“……”

    颜寻人在队伍中站着,一口大锅从天上扣下来,她朝着看向自己的伊莎贝尔摇摇头,穿过人群从后方的台阶升上去。

    颜寻对上一众老师的目光问:“需要我做什么吗?”

    这位教官眼中满是赞赏,但她还是让开一步,把话筒的位置让给颜寻:“颜同学应该对比赛有些话要说吧。”

    其实她压根就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颜寻有点无奈了。

    不过颜寻还是很听话地按照教官所说的上前,抬手动了动面前的麦克风,悬浮在半空中的收音装置发出很轻的电磁声。

    站在台上看着台下五百多人的颜寻垂眸思考了几秒,随后说:“今天,各位的表现都很不错,值得表扬。”

    她的语气镇定自若,加上有段时间代替本班教官教导班级里的同学,此时此刻说话

    下面尤金带头发出了捧场的欢呼声,另一边三班刚刚自封为颜寻小跟班的莫林也很积极的鼓起掌。

    教官:“?”后方的独臂教官笑出了声。

    站在颜寻后方的女教官拍了她一下,不过没用多少力气:“说什么呢,我是让你上来反思的。”

    颜寻心想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呢,解析谜语还是很困难的好不好。

    于是颜寻清了清嗓子,开始没有什么悔过心地对拱火这件事情进行反思,暗中用不容易被察觉的隐晦语气将自己的同伴们夸赞了一番。

    “不过这也证明了一点,”颜寻回头看了眼教官们随后说,“我们确实缺乏警惕心,不是吗?”

    她一开始在学生之中的形象就比较正面,一般也不会招惹到什么人——除了暂时被外放的二皇女和已经和二皇女绑定的那部分学生,剩下的人对她的感官还是很好的。

    教官无奈:“我其实并不反对这样的行为,你们可以用到自己的任何智慧,只是要牢记,你们最后的敌人是暗生物…而不是自己的同伴。”

    进场集合之后学生之间的氛围并不是很好,教官们别的不担心,唯独就是担心这一点。

    “教官你们把我们想的也太玻璃心了。”下方某班的学生扬声道,“放心,不会因为这个孤立他们八班的!”

    周围传来了笑嘻嘻的呼应声,有的在说让八班请大家吃饭就原谅他们。学生们自我调节起来的速度飞快,根本就不需要他们这些教官来担心。

    颜寻说:“有一点我要提出,这次的训练模式设定并不太精密,不过考虑到我们是第一届,勉强能够接受。”

    “还有就是教官们,学生里面围攻破军的一批人隐匿性太差了,之后可以加强这方面的练习…啊对了还有团队合作,可以更关注一下这一段,现在帝国的军队对暗生物的攻击大多数都还是按照团队来进行的吧?”

    颜寻向着旁边站着的老师颔首,随后向着后方的抬升平台走去,在一群学生的注目礼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官失笑:“这孩子还教训了我们一顿。”

    独臂也笑:“我就觉得她很适合做指挥。只不过机械契合度有点低,要是可以的话一定很优秀。”

    伦纳德的手在口袋中轻轻点了两下,男人听见了旁边队伍中传来的议论声。

    “我觉得颜寻还挺靠谱的…要是真的需要找一个势力依附,不如就找三皇子……”

    “也是,三皇子现在的状态也很不错,我回去和父亲提一提这件事。”另一个同学声音,“死守着谢思源那边肯定不行啊,帝君这次是真的很生气,把她派遣到了二级星球。”

    伦纳德弯起唇角,他越过人群对上了颜寻的视线,王女殿下朝他歪了歪头,男人则是轻轻一勾唇做出了回应。

    ——他的皇女做的很不错。

    破军也听见了周围的声响。

    他双手插兜,一双灰色的眼眸微垂着,眼角有些不快的情绪泄露,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涌上了少年的心头。

    在王女身上的羁绊越多,他的感觉就越不舒服。

    蜘蛛更喜欢自己编织一个巨大的网,雄性本身就拥有的占有欲和破军本身的虫族血统导致他想要将一切都掌握在蛛丝可以控制到的位置。

    颜寻身上的线可以串联着与她伴生的那些雄虫,但绝对不该是这些人类。

    人类嘈杂的声响汇入耳朵,上方的教官在将今天比赛的数据全部报出,还有将可以进行复盘的影像全部都发送到他们每个人手上的终端中。

    今晚就可以复盘,考虑到今天的高密度战斗,明天早上会给大家一上午的休息时间。

    这个消息一出,氛围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不乏有学生发出欢呼。

    人潮涌动,大家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少人勾肩搭背准备商量今晚做什么事情来消磨时间。

    破军轻眨了一下眼睛,将倾泻的金色光芒全部敛去。

    散会过后他向着门扉处走去,少年的身边自动地形成了一小块真空地区,由于班级所在的位置和颜寻的八班有些远,他这次没有再刻意找过去,神情算的上淡漠地离开了现场。

    “你刚刚的发言也太酷了吧姐,我都觉得你可以直接去当教官了。”在颜寻旁边和她聊天的伊莎贝尔突然说,“噫…奇怪,破军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颜寻顺着伊莎贝尔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少年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颜寻眯起眼:看起来是不太高兴的样子。可是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雄虫是都会有特殊的几天心情变化特别强烈吗?

    伦纳德不知何时来到了训练场的上方。

    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男人看着灯光之下快步行走的同类,暗红色的眼眸锁定了破军。

    金发少年的脚步微顿,在两个路灯之间的黑暗处站住了脚步,抬头看向上方伦纳德所在的位置。

    他金色的眼瞳中溢满了淡漠的杀意,要是换一个人类同他对视,必然会不寒而栗。

    伦纳德想,看来今晚会有些让人不省心的事情发生了。

    *

    破军并未停留在热热闹闹的寝室中。

    他从入学开始就不和大部队一起行动,现在分开自然也是没什么人感觉奇怪,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色制服,他站在寝室楼前,抬眸毫无情绪地打量着每一个灯火通明的寝室。

    要从什么地方下手呢,破军想,先把那个尤金处理掉好了,他一直都待在殿下身边的样子碍眼的要命。

    破军想到就准备照做,他抬起手,修长的指尖在虚空中滑动,最后锁定了某间宿舍,就在蛛丝要进攻的时候,另一侧有脚步声响起。

    “你要做什么?”

    伦纳德守在了门口。

    “处理掉一些碍眼的垃圾,”被阻拦让破军的心情很不愉快,他的面色冷冷,“怎么,你要阻拦我?”

    两人的穿着一黑一白,在静谧的夜色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伦纳德的视线扫过破军伸出的手指。

    “你打算在这么热闹的时候给殿下添麻烦么?”男人原本长时间作为上位者有种天生的气质,现在更是如此,“你太任性了,破军。”

    这种学生们都没有睡着的热闹时刻里,他想用蛛丝对某个和颜寻关系不错的人发动进攻,要是被发现,虫族侵入人类的事情就会暴露在人类的面前。

    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要等到谢景竹的优势更加明显——当然,要是颜寻不需要帝星的势力来帮助一起抵挡女王的攻打和追捕,那么人类的死活也没什么重要的。

    颜寻正在用一个难以估量的速度快速成长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但不服管教的一等虫族是个比较麻烦的存在。

    “你在用什么身份指挥我?”破军冷下脸,金色覆盖了灰色的眼瞳。“之前看在殿下的份上没有对你出手,不要以为我真的会是什么尊敬前辈的一等…哈。”

    伦纳德用看小孩子闹别扭的神情冷静地注视着这个一等虫族,并不说话。

    须臾,他在微凉的晚风中淡淡道:“你嫉妒了。”

    嫉妒人类和颜寻的关系亲密,可以让她没什么顾虑的站在他们身边,甚至偶尔还会做出维护的举动。

    而这些本来不应该属于那些人类,在整个虫族种群的延续中,雌虫最多的目光本应该是放在一等虫族的身上的。

    颜寻原本要惩罚破军一开始的不服从,现在他的内心失衡情绪有些失控,险些做出难以挽回的举动。

    由于伦纳德出面阻拦,破军稍稍冷静了一些,少年告诫自己如果真的那么做,会让伦纳德或是摇光在颜寻那里的地位更加稳固。

    他闭上眼眸深呼吸,再睁眼虽说还是亮的惊人的金瞳,但情绪已经稳定下来。

    就是心态很难一时间完全调整过来。

    “殿下和人类牵扯的太深并不是一件好事。”破军双手插兜这么说着,“人类懦弱渺小,本来就不应该是可以与她并肩的种族。”

    伦纳德毫无退让之意,男人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你没有资格来引导殿下的想法。”

    “是么,伦纳德,”破军歪了歪头,“你没有看过殿下和摇光的相处方式吧,你认为她会是喜欢被别人掌控的类型?”

    伦纳德这样的虫族一看就热衷于管教,破军原想着颜寻不会喜欢伦纳德这一个类型,没想到听见伦纳德回应。

    “嗯,”男人勾唇露出一个让破军觉得恶心的微笑,“我已经领教过小寻的控制欲了。”

    破军:“……”

    他的不快更深了。

    没关系,既然人类暂时不能动,那就挪到之后再来解决,现在不是还有一个伦纳德在场,正好当用来练练手。

    少年说:“你确定要在那里拦着我?”

    “当然。”男人沉稳的声音。

    “如果殿下喜欢这群人类,”伦纳德启唇,“那我会将这批人送到她的手里,而不是清除掉殿下想要的东西。”

    人类的生命到星际时代至多也就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年老的人类色衰很快就会被淘汰,对于伦纳德来说,这就是一个用来调节王女心态的玩具。

    雄虫有什么资格剥夺殿下把玩玩具的权利呢?

    破军语气凉凉:“那么看来,你对殿下的爱并没有我的多。”

    他们的观念就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破军轻啧一声,灯光从上至下地罩下,将他的身影在地面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逐渐凝聚成为了蜘蛛的模样。

    伦纳德那边也同样,只是他的影子形状要更加长一些,一直蔓延进了黑暗中与之融为一体,附肢众多,以一个相同的速度晃动着。

    在看清楚地面上的东西以后,破军的神色一瞬间就变得嫌恶:“啧。”

    他明白自己对伦纳德那种极端厌恶的情绪来自于什么了——这家伙有蜈蚣的血统,在新生大赛的时候他就因为没有避开蜈蚣而导致中毒状态下滑,在颜寻还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被她送出局。

    破军眼中的金色光芒愈发明亮。

    虫族血液中热衷于战斗的本能在怂恿着破军向前和这个讨厌的家伙决一死战,吞噬强大的存在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从登上帝国军校的军舰一直到现在,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在食用人类的食物,已经让破军有些腻烦了。

    伦纳德随意一抬手,男人将蛛丝隔绝在了身体的外部,面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你确定要在这里打么。”

    破军咧开唇角:“场地你来挑。”

    不同于隶属于自己的两个虫族处于什么样的对峙状态中,颜寻则是正处于一个被女孩子环绕的环境里。

    一开始也不乏有一部分人因为比赛中的情况对颜寻她们班级有一点点的小排斥,但情绪来得快去得快,现在已经玩在了一起。

    伊莎贝尔在哪里和另外班级的女生打扑克,而颜寻——

    谁让她能够打过破军呢?这就已经是一个很强大的标志了,大家都是慕强款,喜欢和厉害的姐姐贴贴有什么问题?

    睡在另一排的一个二班少女蹭到床边,用鸭子坐的姿势坐在那里看向颜寻:“今天没什么事情…再加上明天早上没有训练,要不寻姐我们聊聊天?”

    她们莫名的开始用“寻姐”这样的称呼来喊颜寻。

    颜寻:“可以,我没有意见。”

    几个小姑娘问她和破军一起行动是什么样的感觉。

    反正她到后半段就是在观摩和解决过来偷袭的学生,基本上没耗费多大的力气,还是破军那里出力的次数更多。

    关于这一点的询问热潮很快就过去,有个女孩子提议:“那这样!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这类型的游戏不论是在那一个时代都不会显得过时。

    几个女生围坐成一团,其余塞不下并未参与的女孩子围在周围观摩情况,不知谁掏出来一个酒瓶子放在中央。

    颜寻疑惑:“谁带进来的酒瓶子?”

    有个别的班的女同学做了个wink:“嘿嘿,你不说我不说不就没人知道了嘛。”

    规则很简单,酒瓶前端指向的人来回答问题,后端指向的人来提出问题。

    在场很多人最想问的就是颜寻,而后者的运气还不错,五次之后终于转到了她。

    那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寻姐我想问问,你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另外的女孩子开始嚷嚷:“喂喂喂这是真心话大冒险不是问答环节!”

    不过对方问都问了,颜寻很难拒绝真诚的人,于是回答道:“就是基础的训练,如果有单向觉得困难,那么就加大自己练习的次数……翻三倍。”

    总之就是勤能补拙——不过还有她虫族身体比较能够抗造的原因在。

    那个同学听到三倍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很快另一个女孩子和她调换了位置,看着她笑得灿烂的脸,颜寻有那么一点点不好的预感。

    三轮之后,酒瓶的尖端再次转向了颜寻。

    对面的小姑娘嘿嘿笑了两声问道:“寻姐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颜寻选真心话。

    对方摩拳擦掌:“那么请问一下!你比较喜欢克洛伊还是破军还是尤金还是谢景竹?只能选一个哦。”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就连那边斗地主赚得盆满钵满的伊莎贝尔也扔下自己的摇钱树跑到这边来听八卦。

    伊莎贝尔心想怎么尤金也能混进这个选择题里面,又想到还少了不少人——帝星还有那个紫头发的少年,aic的董事长也能够加一个选项。

    伊莎贝尔:只有我看到的股份最全的情况出现了!

    颜寻思考了几秒:“破军吧。”

    毕竟是自己的虫族,要排序的话肯定是虫族大于人类的。

    周围的女生有人欢喜有人愁,颜寻听见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嘟囔了一声:“怎么会这样,买错股了。”

    颜寻:“?”

    得到了回答的少女还挺开心,酒瓶继续转起来,考虑到不同班级的人可能不知道要询问什么,问题可以向着周围的人征集,之后的几轮里面颜寻都充当着八卦的接收机。

    谁谁谁的第一次初恋是怎样,谁谁谁的前男友是渣男现在就在机甲科姐妹们避雷……总之女孩子之间的关系热络起来速度也是很快的。

    下一轮酒瓶子又转向了颜寻,少女看着前方撑着下巴陷入沉思的女孩子,说了一句选择真心话。

    其实整场游戏到现在还没有人选择大冒险,大抵是今天都还是有点累,要出门的冒险还是算了。

    “我来想想,”这个鬼点子巨多的小姑娘一手握拳在另一手的手心轻轻敲了一下,“…我可不可以问问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

    这一个瞬间,颜寻觉得有起码十双目光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沉默片刻,向着后方挪动了一小段。

    话题引到了帝国少将的身上,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烈了起来,周围的几个女孩子瞬间就放下了手中的事情。

    不愧是帝国的新星,阿维尔的热度在学生、特别是机甲科的学生中间从来就不会过时,她们眼中的热情几乎要将颜寻淹没。

    “没有。”颜寻说。

    不过本来也就没有,阿维尔应该喜欢她,当然要是在这段时间出去边缘星系有了女朋友就另说。

    周围发出了小声的欢呼声,小姑娘们也顾不上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了,一个个凑上前来询问关于阿维尔的事情。

    从他喜欢吃什么到成长经历,事无巨细都想要从颜寻这里了解——毕竟阿维尔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来的一直都很冷酷,和谢景竹那样看起来好接触、其实心里弯弯绕绕的狐狸是两种个性。

    颜寻试图缓解一下她们的激动情绪:“其实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阿维尔,所以这些问题可能不太能回答出来。”

    伊莎贝尔看到她好像有点为难,正要出来打圆场,大家都听见了颜寻的终端响起,上方弹出了蓝色的对话框。

    好巧不巧,颜寻这时候接收到了阿维尔的终端通讯申请。

    她原本觉得这里都是女性,打开视频通话会拍摄到她们的生活状态不太好,正想要出去,但周围的女生却都用亮晶晶的眼神攻势俘获了她。

    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接呀接呀拜托了”的渴求气息。

    颜寻:“……知道了。”

    不过同学们并不是拥挤在颜寻的身边要看画面,只是想近距离看看帝国少将的样子。

    她按下通讯,看见了画面中的阿维尔。

    青年穿着整齐的制服,一身肃杀之感,看见颜寻的瞬间嘴角弯起不太可见的弧度,但他很快就看见了颜寻周围的人。

    这么多人令阿维尔微微皱眉:“……”

    颜寻介绍:“是和我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学生,我们原本在聊天,她们说想要在旁边看一眼就好。”

    阿维尔顿了顿:“嗯。”

    青年的态度冷酷,象征性地和颜寻的这些同学打了个招呼,随后看向颜寻一言不发,看的周围的人压力骤增,纷纷散开来。

    虽然帝国少将的脸和能力都很诱人,但是也要看能不能驾驭得住,大家都只是要过个眼瘾而已。

    或许是有什么只能让自己知道的话要说吧,颜寻想。

    颜寻向着周围因为看见阿维尔而蹦蹦跳跳很高兴的女孩子们比了个手势,将屏幕切成了只有自己能够看到的场面,起身走到门外关上门。

    夜色从走廊上的玻璃窗外倾泻下来,树木的影子在瓷砖上晃动,颜寻走到了窗户边上,靠在窗边能够嗅到非常明显的花香。

    “你…看起来心情很愉快。”阿维尔抬起手搭在下颚上,白皙的手腕上挂着的就是颜寻送给他的那个机械宝石手链。“是今天的训练成果不错?”

    这是一直都戴着吗?颜寻想,看来这个礼物并没有送错,就是不知道弹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显得太过于奇怪。

    少女的手肘搭在床边,她的目光向着远处看去,没有掩盖自己唇角的笑意:“确实心情还不错,不过不是因为训练。”

    你看,就算是在常人眼中强大的机甲手,在这样安宁的时刻里面也会展现出那么青春活力的一面,在人类的社会显然比起在虫族的种群中要更有意思一些。

    作为稀少的王女、未来唯一的女王,雌虫在某些程度上来讲注定是孤独的。

    颜寻想到自己在幻境中看见的那个女王。

    估计是自己前世今生都在人类的社会中度过,现在除了沾染上一点虫族的冷酷和好战习性,剩下的个性还是更偏向于人类的喜好。

    屏幕中的黑发红瞳青年露出一点笑意,红眸中蕴藏着自己能够表现出来的所有温柔,克制又内敛,不敢完全释放,像是担忧将面前的人给吓跑。

    帝国少将这时候的气质和刚刚完全不同,阿维尔的语气堪称温柔:“嗯,只要开心就好。在集训地感觉怎么样?”

    颜寻向他汇报情况:“还不错,我们尝试新的叁式机甲,已经用它尝试过作战了,效果还行。”

    aic公司出品的叁式机甲,已经投入了生产线,不过并未完全推广,阿维尔听说过这个消息——而且据说aic公司的董事长这次和他们一起去了集训地。

    阿维尔说:“军部也在小范围的推行,我并未尝试过,但既然你说不错,那么一定可以。”

    他想,要是颜寻学习的速度足够快,说不定还能够有机会提前进入军部,这样他们就可以一起去边缘星系……

    但阿维尔想了想,要是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颜寻和自己一样要面对暗生物的威胁,要是最后真的要和机甲挂钩,那可以在比较靠近帝星中央的城市驻守比较安全。

    “你这次会在帝星多久?”颜寻问了一个自己比较在意的问题,“边缘星系的暗生物已经全部都清理掉了吗?”

    阿维尔的手紧了紧,他的语气中带上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丝丝紧绷:“如果没有突然的危机出现,大约会停留到本年度的学业结束,在这段时间内你都可以来找我。”

    颜寻当然没意见,阿维尔的体术能力比起现在的自己还是好很多的,特别是那些对抗起来比较凶狠的招式,从他这里多学一些总没有问题。

    她不知道的是,这场对话不仅仅只有两个人听见。

    偌大的办公室里,谢景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复古的机械时钟在滴答滴答的发出声响,他无意识地按压着自己的指节,听着颜寻上扬的语调。

    他们的对话好像很愉快。

    这些问句就像是真的哥哥在询问妹妹的近况,但阿维尔话语间总是带着一些超出兄妹关系的亲密,像是在很努力的想要介入颜寻的生活之中。

    但他们并不是亲兄妹,也压根就没有那样的血缘关系,这是阿维尔的优势,但也是那最后的一道围栏。

    也不怪谢景竹敏.感。

    他本身就知道颜寻对于阿维尔来说并不是简单的妹妹,更像是阿维尔心头的白月,或是黑暗中照亮大地的阳光。

    谢景竹有点烦躁了:“……”

    阿维尔的提前归来令他无端地感觉到了焦虑,这种情绪对于帝国三皇子来说有些陌生,青年敛眸按压自己的指节,并未再说话。

    和阿维尔随意聊了几句的颜寻看了眼时间:“时间不太早了,我准备去休息了。”

    阿维尔顿了顿,虽说不舍,但并未说什么:“好,晚安。”

    他又说:“要是因为周围的人经常向你询问我让你感觉到烦恼的话,随时和我说。”

    处理人际关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阿维尔担心颜寻是因为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才会在视频的一开始身后围了那么多人。

    没想到少女笑得更灿烂了些:“没事,她们都是一群性格很好的人。”

    和在k30时候不一样了。

    刚刚回到帝星的阿维尔还不知道颜寻现在就算不是一呼百应,也有一群愿意站在她身边与她并肩作战的人。

    少女挂断终端前说:“那么,晚安好梦。”

    阿维尔放下终端,嘴角那明显的笑意还未能够完全敛去,他佩戴着分指手套的指尖摩挲着手腕上的手链,抬眸对上了谢景竹的视线。

    银灰色的眼眸弯起,谢景竹的语气听不出心情:“看来你和小…颜寻的关系有了很大的回温。”

    他止住了差点就脱口而出的小玫瑰称呼。

    谢景竹还记得刚开始到k30星球的时候,颜寻见到阿维尔都有些怂怂的模样,那时候颜寻明显对阿维尔有些抵触,短短的几个月来就有了这样的变化。

    实力就是底气,现在的颜寻不再会是寄人篱下的存在,和周围的人说起话来就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

    阿维尔手腕处的那个手链弹出了新的消息,和缩小版颜寻一模一样的红色小人转了一圈,旁边冒出粉红色的花花:“心情愉快有助于身心健康哦。”

    终端上也传来了颜寻拍摄的一张训练基地的夜色。

    谢景竹看着那个手链,平日里看不上的款式现在看起来挺诱人。

    他想:我得想办法也弄到一个。

    不过既然打开了终端,阿维尔难免要想起群里面看见的那几句话。

    虽然两位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轻微的裂缝,但在合作上暂时没有要崩裂的迹象,阿维尔脸上的笑意淡去,他和谢景竹有正题要谈。

    “不知道父亲那里是不是一样的状况,”阿维尔的语气严肃,“边缘星系的暗生物增强了很多,帝君现在是什么想法?”

    “帝君的寿命大概只有不到三年,”谢景竹像是在评论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略带嘲讽,“任何追击的提议都被驳回,要是强行继续说下去他还会生气。”

    阿维尔抿唇沉默,下颚线绷得很紧,他比起离开k30之后又更瘦了一些。

    谢景竹捏了捏眉心:“边缘星系的暗生物撤离和谢渊有联系,我近期来调查了地下城,在那里面…或许在培育什么危险的生物。”

    不过探入的机器人没有一个能够成功回来的,因此谢景竹也并不是很能够确定究竟是在培育什么。

    毕竟地下城的人口一直都在缩减又增多,总有人失踪,也总有人填补空位——但从未见到过尸体。

    “我在帝星的这段时间会协助你一起调查,”阿维尔说,“但是现在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先去把军部的汇报提交。”

    阿维尔提前回到此处,但是父亲诺曼还在路上,他所驻守的边缘星系要更远一些,赶回帝星需要多出两三天的行程。

    谢景竹:“好,之后见。”

    阿维尔起身,制服和椅背摩擦发出声响。

    “之前的聊天室,”阿维尔的手扣在门扉上,制服将优越的身材比例完完全全展示出来,青年冷冷说,“我知道他们在开玩笑,但我不想看到有下一次。”

    谢景竹那双有些像是狐狸的眼眸眯起来:“是么…我会让他们照做的。”

    两人之间的氛围莫名地变得有些僵硬,或许是因为提及了颜寻,又或许是因为暗生物增强带来了一定的压迫感。

    就在这个时候,谢景竹的另一个私人终端上弹出了深红色的加急信息,当着阿维尔的面,谢景竹迅速翻开了邮件。

    他的神情从一开始伪装的轻松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阿维尔知道他不是容易将情绪放在脸上的人,他停下脚步,看着谢景竹一目三行将信件浏览完毕。

    “一件和颜寻有点关系的事情。”青年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

    “季星源乘坐的宇宙商会的星舰遇到袭击,现在……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