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月 作品

第89章 第 89 章

    沐瑶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胃口不错,吃了一碗鲜虾馄饨,又心血来潮让林御厨做了一个手抓饼,中间夹了火腿、煎蛋,还刷了酱汁。

    有种她以前上班的时候,下楼去地铁口买上一个手抓饼,带着去单位的感觉。

    如今沐瑶舒舒服服坐在殿内,除了挺着大肚子有点不方便之外,就没别的了。

    这孩子确实很乖,怀孕这么长时间,沐瑶都没有害喜难受,就是腿脚稍微有点肿。

    葛嬷嬷尤为紧张,还问过太医,最后跟着学了两手,带着素茹和素纹轮流给沐瑶泡脚和按一按腿上的穴位,让她能舒服一点。

    产房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

    圆明园要宽敞得多,也不用沐瑶再坐马车回去那么难受,索性就在曲院风荷生孩子了。

    稳婆和奶娘已经找来了,都是仔细挑过,查过身份和人品,没什么问题。

    万事俱备,就等沐瑶发动。

    这几天身边人尤为紧张,沐瑶起初紧张,后来慢慢习惯了,该吃该睡,反正孩子要来的时候谁都拦不住,不想来怎么催都没用。

    没想到吃完这个喜欢的手抓饼之后,沐瑶感觉肚子一沉,有点坠坠的感觉,稍微有点疼。

    起初她只以为孩子翻身的缘故,偶尔也会这样,肚子有点坠下的感觉。

    但是这次尤为明显,沐瑶喝了一口蜜水定定神,然后就跟身边递帕子给自己擦手的葛嬷嬷道:“嬷嬷,我好像要生了。”

    葛嬷嬷嘴角的微笑僵在那里,一时没回过神来。

    还是素茹立刻扶着沐瑶道:“快,把产房重新整理,请稳婆过来。小应子赶紧去禀报皇上,小豆子去禀报皇后,嬷嬷扶着娘娘去产房。”

    两个小太监立刻点头,转头就跑出去了。

    他们用上最快的速度赶去禀报乾隆和皇后,另一边有宫女提着裙子往太医那边跑。

    素纹已经去后边请稳婆了,稳婆过来后伸手一摸沐瑶的肚子,就点头道:“娘娘的胎位正,孩子已经转过来,应该很快要出生了。”

    葛嬷嬷连带两个力气大的嬷嬷赶紧扶着沐瑶去后边的产房,走得那个小心翼翼,恨不能把她抬过去的。

    沐瑶哭笑不得道:“嬷嬷放心,我感觉没那么疼,还能自个走的。”

    稳婆心里感慨,纯贵妃这胎怀得十分稳妥,孩子也不闹腾,太医把脉都说孩子康健,还体贴不折腾人,叫她看着也羡慕了。

    如今都要生了,孩子还是不闹人,看沐瑶走得稳稳当当的样子,应该没那么疼的。

    沐瑶感觉这疼痛感尚可,走到一半,就见乾隆和皇后匆匆过来了。

    乾隆一把扶着沐瑶的胳膊道:“怎么还自个走着,没让人用软轿抬到后边的产房了?”

    产房离着前面宫殿有一段距离,约莫三十步,就是嬷嬷们担心沐瑶累着,走得特别慢,这才还没到的。

    沐瑶就安抚道:“皇上放心,我这会儿还不怎么疼,想着走过去就行了。嬷嬷们担心走得太快不好,就让我慢慢来了。”

    乾隆一把抱起她道:“走什么,等会还有你累着的时候。你们在前面领路,赶紧的。”

    葛嬷嬷连忙应了,在前面领路,带着乾隆去了布置好的产房。

    乾隆轻轻放下沐瑶在床榻,在产房里走了一圈,感觉相当整洁干净,这才微微点头道:“不错,都重新整理过了吗?”

    素纹上前点头道:“是,刚才奴婢亲自检查过,又让人重新收拾过一遍。”

    她作为沐瑶身边的大宫女,办事一向稳妥,乾隆这才放心了,被稳婆催促着出去了。

    毕竟产房就不是乾隆能久留的地方,稳婆急得一头汗才把人请出去。

    沐瑶躺在榻上,感觉肚子的疼痛越发厉害了一点。

    稳婆摸了摸她的肚子,示意厨房烧热水送过来,还得温热的水,别烫着人为好。

    素茹那边已经让宫女准备好了,这就上了一盆温水,稳婆摸着温度正好,有些诧异看了这边的宫女一眼。

    稳婆之前是接生过嘉嫔和海贵人的四阿哥和五阿哥,嘉嫔那边还凑合,宫女们稍微有点慌张,不过也是情有可原。

    海贵人那边就更加乱糟糟了,身边的宫女还有慌张得撞在一起,水都泼了一地,险些把稳婆给绊倒,也是无语的。

    纯贵妃这边该是之前有过三阿哥的关系,身边人都是有经验的,也就比前面两个乱糟糟的好太多了,有条不紊的,宫人们就没一个慌乱的。

    尤其沐瑶身边两个大宫女着实给力,一个亲自来检查产房,另外一个吩咐底下人。

    去厨房烧水的,去报信的,去请太医的,去请稳婆的,一个个都有差事在身,谁都不会慌慌张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稳婆这就放心多了,她这边要顾着接生,还要操心其他的事,着实恨不能把自己劈开来用,哪怕不止一个稳婆,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之前四阿哥和五阿哥都平安出生,不然两个稳婆都没好果子吃了。

    稳婆这边准备了软木,等会让沐瑶咬着,然后开始发力。

    一般产妇开始疼,到生孩子需要好几个时辰。

    得先吃点东西来补充一□□力,等会就不会饿着没力气了。

    稳婆扭头就问:“参汤准备好了吗?”

    素纹已经端了一碗放得温热的参汤过来:“小厨房那边早就炖好了,每天都炖着的。”

    毕竟最近几天沐瑶就可能生孩子,小厨房那边也紧张起来,林御厨带着人把参汤、鸡汤都准备好了,随时都能喝上。

    刚才那边一说沐瑶发动了,这边就把参汤舀起来稍微放凉一点,喝着就不烫嘴了。

    沐瑶就着素纹的手喝了一碗参汤,感觉肚子疼得越发厉害,不由皱起眉头。

    素纹就连忙问道:“娘娘可是疼了?”

    沐瑶点点头,那边已经有宫女送了点心来:“娘娘来用点心,林御厨不知道娘娘这会儿想吃什么,每一样点心都送了一份来。”

    她抬头见一盘子的点心,确实一样一个,有蛋挞、椰子塔、山药糕、枣泥糕等等,若是沐瑶不喜欢,小厨房那边还有别的点心在。

    沐瑶吃了个蛋挞,又吃了个椰子塔,感觉肚子疼得就吃不下了。

    素纹这才把盘子撤下,用帕子给沐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稳婆那边已经道:“娘娘,已经能看见孩子的脑袋了,快用力。”她还没见过这么快出来的孩子,稳婆赶紧催促了一声。

    沐瑶的软木都来不及咬上,顺着稳婆的声音用力,然后深呼吸,再用力。

    来回几次后,她闷哼一声,感觉疼痛好像潮水一样退下,整个人都轻松了一点。

    稳婆连忙接着孩子一看,笑着道:“恭喜娘娘,是个小阿哥。”

    乾隆出去后在外边坐了一会,接过李玉递来的茶水,拿在手里出神了一下,都没来得及喝一口,盯着产房的门口道:“也不知道她这要多久,上回海贵人折腾到大半夜,嘉嫔也折腾了小半天来着?”

    皇后也有些担心,只安慰道:“皇上放心,我就在这边盯着。皇上若是忙,可以先回去御书房那边,等会我再派人送消息过去。”

    乾隆低头喝了一口茶,就见高贵妃和娴妃匆匆赶来。

    她们住得远一些,园子又大,得到消息后再过来,总归不如乾隆和皇后来得快。

    高贵妃看着已经关上门的产房,不由皱眉有些担忧。

    乾隆就示意两人坐下,自己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对皇后道:“这两天不怎么忙,朕多等一会也无妨。”

    他这是打算在这边等一等的意思了,皇后也没再多劝。

    等了一会,永璋也匆忙赶来了。

    他正上课,小豆子去递了消息,永璋就跟先生告假过来了。

    乾隆看见永璋有点惊讶,却又在意料之中,只点头道:“来了就坐下等着,等会要是听见喊叫声也别害怕担心,生孩子总归有些难了。”

    永璋抿着唇点头道:“嗯,儿臣知道额娘生孩子不容易,以后要对额娘更好一点。”

    只盼着这个不知道弟弟还是妹妹的也能乖一点,别让沐瑶受太多罪了。

    李玉站在乾隆身后,琢磨着等会要不要让小厨房准备吃食,别是饿着几个贵人了。

    他让小厨房上了点心,可惜在场的心思都在产房里边,压根就没有动这些点心,甚至连茶水都凉了,一个个都没怎么发现。

    高贵妃心想之前海贵人生了好几个时辰,不知道是不是要等到午时去。

    沐瑶最是怕饿了,到时候在里边是先吃午饭还是先继续生孩子?

    哪知道前后才一个时辰不到,里面就传来孩子的哭声。

    声音十分洪亮,皇后一听就笑道:“看来是个壮实的孩子,哭得可真大声。”

    乾隆也笑着点头,心情颇为不错,谁不喜欢健康活泼的孩子呢!

    稳婆抱着襁褓出来,笑着道:“皇上,各位娘娘,纯贵妃娘娘诞下一位小阿哥。”

    高贵妃凑过去看了一眼,还以为看见的是红彤彤小猴子一样的孩子,哪知道居然白白胖胖的,眼角沾着泪水已经睡过去了。

    小阿哥安安静静在襁褓里睡着,旁边人盯着也没吵醒,看来是个能睡的。

    高贵妃就忍不住道:“六阿哥看着是个安静的,白白胖胖的真好看。”

    娴妃看了一下也点头附和:“确实,这眉眼长得跟他额娘有点像。”

    太医检查过,六阿哥身子康健,没什么问题。

    哪怕这天还没凉,乾隆还是有点担心,让稳婆赶紧抱着小阿哥进去,又问道:“沐瑶没什么事吧?”稳婆答道:“回皇上,贵妃娘娘只累着睡过去了,女医看过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好好休息将养着就是了。”

    乾隆这才放心着点头,又亲自问了奶娘,足足有四个,让六阿哥轮流用也行,喜欢哪个就留下哪个也行。

    乾隆不好进去,皇后就进去看了一眼,沐瑶被素纹轻手轻脚擦身后,已经睡过去了,脸色有点白,神色有些疲倦,其他就还好。

    她出来一说,乾隆就更放心了。

    他心情不错,如今自己年纪不算大,已经有六个儿子一个女儿了,算得上是子女颇多。

    其中两个阿哥还是沐瑶的,乾隆就更是高兴,当场就让人送来赏赐。

    等沐瑶醒来,听说偏殿已经堆满了太后、乾隆、皇后、高贵妃和娴妃的贺礼,就连嘉嫔和几个贵人也送了来。

    太后听说沐瑶生下一个康健的小阿哥,心里也十分高兴,自己又要多一个孙儿了,就送来不少血燕、人参等滋补的药材,还送来一箱布料,一对花鸟如意玉瓶。

    乾隆送来紫檀茶几,一座紫檀屏风,一对玉如意,还有一盒首饰,里头是一对金步摇。

    舒贵人送的金步摇镶嵌的是红宝石,这对金步摇镶嵌的是色泽光亮圆润的上等小珍珠。

    前者更美艳张扬,另外一个就更内敛素雅了。

    高贵妃和娴妃送的都是布料居多,因为这个是最耗费的。

    另外高贵妃还送来一块檀香木,放在枕边,阵阵幽香,让人睡得更踏实一点。

    她是担心刚生完孩子还有点疼,沐瑶就要睡不好,于是让家里找了一段时间,才得了这么一块上等的檀香木。

    以后沐瑶出了月子,也可以众人把檀香木雕成手串或者项链戴着,或是做成木牌吊坠也行。

    嘉嫔送的是一对白玉镯子,其他几个贵人送的就多是女红居多,比如吉祥如意福纹图样的荷包等等。

    贴身用的比如腰带、抹额和鞋底这些,她们是不敢做的,免得出什么问题,被人掉包了还是渗了别的东西,那就要无辜倒霉了。

    沐瑶听着素纹说了外头的赏赐和礼物,喝了一碗鸡汤,后背被素茹塞了柔软的靠垫,舒舒服服半躺着,就道:“这些都记下,尤其是后宫娘娘们送的,一一记上才是。”

    后宫有来有往,以后有什么喜事,她也得回礼才是。

    素纹点头应了:“娘娘放心,奴婢等会就去登记在册。”

    她办事,沐瑶自然是再放心不过了。

    六阿哥醒了一会,被奶娘喂了之后给抱了过来,沐瑶看襁褓里砸吧着嘴的小孩儿,长得玉雪可爱,白白嫩嫩的,一点都不像是刚出生的孩子。

    她想要抱一下,素纹却担心会扯着沐瑶的伤口,只抱着小阿哥凑近给沐瑶看了一会,就想让奶娘抱走。

    沐瑶有些不舍看了一眼道:“放在我身边吧,我还不想睡。”

    素纹就劝道:“娘娘还是多睡一会为好,三阿哥已经回来了,说是会帮忙看着六阿哥的。”

    沐瑶听着就笑道:“他这会儿不是在上课,告假回来了?那好吧,让他们两兄弟也尽早培养一下感情。”

    她微微一笑躺下,虽然嘴上说着不累,躺下后沾着枕头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素纹蹑手蹑脚抱着襁褓出去,永璋正等着,就小声说道:“三阿哥放心,娘娘喝了鸡汤后就睡着了,听说三阿哥也在,娘娘自然放心。”

    她把襁褓放下,六阿哥躺在小床,小手捏成拳头放在嘴边。

    永璋趴在小床旁边看了一会,小声道:“弟弟好小,以后会长得跟我一样大吗?”

    素纹好笑道:“这是自然,吃好睡好,小阿哥慢慢就会长大了。”

    永璋点了下头,就这样守在榻前,等六阿哥睡着了,他也趴在旁边打瞌睡。

    素纹劝了劝,他还是没离开的,守着到沐瑶醒来,听说永璋还在,让人送了吃食,叫永璋好好吃饭,然后回去做功课了。

    沐瑶隔着门跟永璋叮嘱道:“六阿哥有奶娘和嬷嬷盯着,不还有素纹和素茹看着,你也不必太操心了。”

    虽然是这么说,永璋第二天按照平常一样读书上课,回来后就过来看看弟弟,然后隔着门跟沐瑶说几句话,才回去做功课的。

    葛嬷嬷伺候沐瑶用饭的时候就笑道:“三阿哥这是担心娘娘坐月子,一个人关在房内要闷着,这才每天过来跟娘娘说说话了。”

    沐瑶笑着点头道:“永璋确实贴心,说真的,这以后他要不过来每天说说话,我也有点不习惯了。”

    也是因为住在圆明园的关系,永璋从后边碧桐书院过来说几句话再回去。

    要是在宫里住在阿哥所的话,永璋就不好从后边到前面的宫殿来了。

    沐瑶习惯坐月子的时候每天就等着永璋下课来跟自己说说话,习惯这种东西,一旦有了,再改变就需要时间慢慢适应了。

    高贵妃和娴妃白天就进来陪着沐瑶,看她恢复得不错,两人也就放心了。

    高贵妃还笑道:“我在外边等着的时候还以为怎么都要多等一会,要是拖到午饭的时候,你这得饿着肚子生孩子也太难受了,是不是该让小厨房准备午饭才是,然后六阿哥就出生了,着实有点快。”

    沐瑶听得好笑道:“我刚吃完早饭就生孩子了,这孩子确实来得正是时候,要是不早不晚的,我这是先吃饭呢还是先生孩子呢!”

    两人逗趣了几句,都笑了起来。

    娴妃就道:“慧娘这时候可别逗笑她了,要是弄着伤口疼就不好了。”

    高贵妃顿时紧张道:“那是我的错了,咱们得说些正经点的才好。”

    她一时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不惹人笑的正经话题,看高贵妃迷茫的小脸,沐瑶又想笑了。

    不过笑多了确实还有点疼,沐瑶只好深呼吸忍了下来,抿了抿唇算是憋住笑了。

    六阿哥被挪到隔着一个宫殿的房间,一来宽敞得多,几个奶娘和伺候的嬷嬷、宫女都能住下。

    二来是住得远一点,要是六阿哥夜里哭起来的时候也不会吵着沐瑶休息了。

    哪知道六阿哥吃了就睡,睡醒就起来吃。

    而且睡着之后哪怕外边打雷,他居然都不会醒,还睡得呼呼的。

    那天打雷厉害,沐瑶都惊醒过来了,赶紧让人去看看六阿哥,别是吓着了。

    若是六阿哥害怕,就把孩子抱过来的。

    然而奶娘把六阿哥抱过来,他依旧睡得很沉,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外边打雷那么响,还被人挪动抱过来,六阿哥居然还是没醒吗?

    沐瑶感觉这是小猪猪吧,也太能睡了!

    不过能睡的孩子才容易长大,她伸手摸了摸六阿哥娇嫩的脸颊,暖呼呼的,规律的气息洒在手心上。

    沐瑶忍不住坏心眼地伸手轻轻戳了下六阿哥的脸颊,他动了动,扭过脸去继续睡了。

    他一动,奶娘以为六阿哥要被沐瑶闹醒,还吓了一跳。

    幸好六阿哥扭过头又继续睡了,葛嬷嬷在旁边都忍不住露出不赞同的神色来。

    沐瑶若无其事收回手,还是让奶娘把六阿哥放在榻上,自己陪着睡比较好。

    不过她躺下后,因为六阿哥睡得太香,沐瑶看着看着也打了两个哈欠,很快跟着睡过去了。

    葛嬷嬷等沐瑶睡熟了,轻手轻脚抱起六阿哥,让奶娘小心翼翼抱回去。

    等沐瑶再醒来,发现身边没了六阿哥,还以为是他醒来被奶娘抱去喂了,也没多想,并不清楚其实一开始六阿哥就被抱回去睡的。

    六阿哥这孩子确实让人省心,不爱哭,特别爱睡,很不容易吵醒。

    哪怕被吵醒了,他还能很快接着睡。

    乾隆知道后也啧啧称奇,还没见过这么省心的孩子,每次见都在睡,要么就是准备睡,反正一副要睡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他还找院首问过,六阿哥是不是太能睡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院首就答道:“皇上放心,六阿哥身子康健,小孩子身子骨弱,睡得多才能更健壮一些。”

    尤其六阿哥不但睡得好,还吃得香,饭量不少,洗三的时候哭得中气十足,老远都能听见。

    然后一个月下来就壮实了不少,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子了。

    沐瑶总算是坐完月子出去,六阿哥也满月了。

    她抱着沉甸甸的六阿哥,感觉孩子这个月吃得是真不少。

    沐瑶好不容易沐浴后泡了一会澡,感觉自己总算要活过来了。

    她抱了六阿哥一会,葛嬷嬷就熟练地接了过去,生怕累着沐瑶。

    总算出了产房,沐瑶就见乾隆在外头,不由满脸惊喜道:“皇上来了?”

    乾隆见沐瑶的气色很好,瞧着整个人丰腴了一些,就知道月子被伺候得不错,休息得还好,就笑着点头道:“朕也许久不见你了,平日只隔着门说话,总归不能看见你。”

    这话叫沐瑶听得有点害羞,坐月子的时候,乾隆隔几天会过来问一问,听着沐瑶的声音还不错才放心。

    确实这么久,除了沐瑶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见不着,足足有一个月,平日两人还没分开这么长时间过。

    如今天儿有些凉了,哪怕出了月子,乾隆也担心沐瑶吹着风,让人给她裹上披风,坐着软轿回去寝宫的。

    坐在窗边的软塌上,沐瑶才有种彻底放松的感觉。

    小厨房早就准备了不少吃食,一桌子的好菜来庆贺沐瑶坐月子出来。

    其中一道黑糯米酒蛋汤是特意给沐瑶做的,最是适合孕妇坐月子之后用,能补血益气,驱寒祛瘀。

    哪怕如今坐月子结束,天气凉了,依旧适合驱寒之用了。

    沐瑶喝了半碗,感觉浑身暖暖的,手脚都暖和了起来。

    黑糯米酒放得不多,却让她喝完有种飘飘然的微醺感觉。

    沐瑶懒洋洋地一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快要睡过去的样子。

    乾隆用了几筷子,有些担心她会醉,也跟着喝了一口汤,感觉里面的黑糯米酒并不多,这才放心了。

    沐瑶就笑道:“皇上放心,林御厨是有分寸的。”

    酒水这种在煮的时候大半都挥发了,只留下那么一丁点,林御厨估计放得并不多,不会真让她醉倒的。

    乾隆笑着点头,给沐瑶夹了一筷子三杯鸡:“也别急着喝这汤,多吃两口菜垫垫肚子才是。”

    沐瑶吃着三杯鸡,鸡肉香嫩柔滑,味道确实不错。

    另外还有香酥鸭肉,她发现盐和酱料放得都不多,估计是因为沐瑶坐月子的时候吃得比较清淡,一时太重油重盐她可能会不适应,于是就稍微放少了一点。

    食材新鲜加上手艺出众,清淡点也很美味。

    乾隆许久不见沐瑶,看着她吃饭的样子就是用得香,忍不住也多用了几筷子。

    李玉在后边暗暗松口气,这阵子乾隆的胃口很一般,御膳房换了好几道菜式,依旧没能让他多吃点。

    果然还是在纯贵妃面前,乾隆的胃口才能好起来了。

    这边两人刚用完,乾隆就提起六阿哥满月宴的事来:“这事不必你来操心,毕竟你才刚坐完月子,不能太劳累了,就让皇后都包揽了过去。六阿哥还小,这次就没大操大办,只请熟悉的人来就好。”

    这熟悉的人自然包括了苏家人,另外就是宫里头的,一起摆上两桌热闹热闹。

    乾隆还觉得委屈沐瑶和六阿哥了,就解释道:“六阿哥年岁不大,等百日宴的时候大办为好。”

    其实他起初是想大办六阿哥的满月宴,还是皇后给拦下来了。

    满月宴办得热闹是好事,就怕大吵大闹的,叫孩子吓着就不好的。

    都说孩子小,魂魄不够稳固,被吓唬一下,很容易丢了魂。

    虽然这话不能全信,却也不能不信,乾隆想了想,就还是只能委屈一下沐瑶和六阿哥了。

    沐瑶倒是觉得孩子还小,满月宴让熟悉的人来吃上一顿好的,就已经很不错了,笑着道:“谢谢皇上,也要劳烦皇后娘娘了。”

    苏家得了邀请,苏召南早早就让绣娘裁了新衣,苏夫人也是。

    几个兄弟也是如此,苏岐凤特意赶到京城来,就是不能错过六阿哥的满月宴了。

    进宫的时候,苏召南带着几个儿子都有点紧张。

    苏夫人带着几个更紧张的儿媳妇们,举手投足却从容不少。

    她跟着慎郡王的嫡福晋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跟勋贵夫人们打交道,自是变得从容了许多。

    几个儿媳妇见了,越发佩服起自家婆婆来。

    苏夫人被领着去见回了宫的沐瑶,看女儿生下孩子之后,肤色白里透红,显然被伺候得很精心。

    她原本想要专门赶去圆明园,陪在沐瑶身边,看着她生孩子,伺候她坐月子的。

    沐瑶却觉得身边伺候的人足够多了,没必要让苏夫人特地跑一趟还要劳累。

    再就是哪怕在园子里,乾隆经常来,苏夫人始终有些不方便,索性沐瑶就写信拦下了苏夫人,只多写信给自家额娘就是了。

    沐瑶在信里都说好,苏夫人就特别不放心,觉得女儿是不是报喜不报忧。

    如今她亲眼看见,才知道沐瑶确实生孩子没受罪,坐月子也被伺候得精心,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沐瑶也是这时候知道,宫里对产后恢复尤为熟悉。

    因为嫔妃们坐月子出来,就跟之前差不多了。

    不说是饮食方面,身材和皮肤管理方面,嬷嬷们都相当熟悉。

    配合着太医,另外有女医帮忙推拿,身材恢复得特别快。

    葛嬷嬷对此更是拿手,沐瑶愣是感觉自己不是坐了个月子,而是做了一个月的spa,皮肤不但比之前还好,身材都恢复得差不多,甚至气色更好了。

    完全不需要担心身材变得臃肿,一开始怀孕的时候,嬷嬷们就开始注重娘娘们的吃食,不会让她们吃得太多而发胖,让孩子个头太大而难产。

    所以嫔妃们恢复起来也快,当然不听话的例外,恢复还是能恢复,就是过程难受一点。

    沐瑶私下问过,葛嬷嬷就道海贵人之前吃多了,坐月子的时候要瘦回来,就得发狠才行。

    吃得要少,还不能没营养,只能多喝滋补的汤汤水水。

    另外推拿得更用力,才能让臃肿的身材能够恢复回去,每天必然要疼得死去活来的。

    沐瑶听得戚戚然,果然自己听话没贪嘴多吃,也能少受点罪了。

    跟苏夫人见过面,很快满月宴就开始了。

    也不让人敲敲打打,或是丝竹之声不断,更没有舞姬表演,只安安静静一起用饭了。

    六阿哥这会儿很给面子,没有睡觉而是醒着的,睁着眼睛看向周围,虽然可能看不太清楚,不过特别好奇的样子,仿佛能看清楚一样。

    苏召南看见粉雕玉琢的六阿哥,都恨不能抱一抱。

    男客们都在另外的地方,没跟嫔妃们在一起。

    六阿哥只抱过来给苏家人看一眼,很快就抱回去了,苏召南不免有些遗憾,却也多喝了两杯,自家小外孙真是好看极了,五官看着像足了自己的模样。

    沐瑶自然不知道自家阿玛看六阿哥,怎么看怎么像自己的想法。

    高贵妃逗弄了六阿哥一会,见他打着哈欠,很快被奶娘抱过去,在奶娘怀里就睡过去了。

    一整晚也不吵不闹,更没有哭过,就没有比他更乖的孩子了。

    太后对六阿哥也尤为喜欢,长得这么好看,还不怕生,放谁怀里都不闹腾,醒着的时候只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简直被看得人的心都要化了。

    她就笑道:“以后等开春没那么冷的时候,多带六阿哥去我那边走一走,也能热闹一下。”

    沐瑶自然没有不应的,毕竟太后特意说了开春暖和的时候,就是怕冻着六阿哥了,甚是体贴。

    她只抱六阿哥过去让太后看看,逗弄一番,也不是什么难事。

    满月宴算是热热闹闹结束了,乾隆就接到消息,甘薯迎来了大丰收。

    管事盯着底下人一筐一筐称了甘薯,因为皇庄的田地肥沃,甘薯长成了大疙瘩,一拔起来就是一大串果实,一亩地根本不止万斤。另外荒地种的甘薯,个头就要少一些,土里的果实也没那么一大串,却也不小了。

    看着少一些,称上也差不多有大几千斤,管事就激动坏了,连夜写信送去给乾隆。

    乾隆见了大为开怀,尤其六阿哥这头刚满月,那边甘薯大丰收的好消息就传来,叫他更为欢喜。

    他就对身边的李玉说道:“要不是沐瑶提起,朕也就忽视掉这甘薯。如今种下了,还在六阿哥满月的时候大丰收,着实叫朕心生欢喜。”

    乾隆就差没说六阿哥是个小福星,给他带来好运气。

    李玉连忙笑着恭喜:“皇上是个有万福之人,小阿哥们自然也沾上了福气。”

    这话乾隆爱听,笑着点头,转头早朝的时候就让人把这个好消息告知朝臣。

    朝臣们起初是不太敢相信,毕竟一亩万斤的产量,着实像是胡诌的。

    各地为了给乾隆拍马屁,胡诌的事还少吗?

    还有上折子说沙地里长出一朵雪莲来,简直莫名其妙!

    等皇庄的折子送上来,朝臣彼此传阅,上面写得清清楚楚。

    每一亩地都有标记和位置,什么时候种下,何时浇水何时施肥,施肥又是什么肥料,一共多少次。

    每天的记录自然没在上面,太繁琐了一点,却有总的记录,让人能清晰看出每亩地的产量其实还是有些许的不同。

    比如日照,比如田地的肥沃,还有老农伺候甘薯也不可能一模一样。

    总归产量都很接近,皇庄田地肥沃,产量更是超过万斤。

    最让人吃惊的是旁边的荒地产量也不少,虽说不足万斤,但是土地没有多年来经营的肥沃,只跟着旁边皇庄的田地一起施肥浇水,产量就如此惊人。

    有老臣忍不住泪流满面,有这样高产量的粮食作物在,那些干旱地方就有救了。

    甘薯不但好种,而且十分好保存,只要保存得当就不会坏掉,能放好久。

    还能把甘薯晒干后储存起来,也是极好的。

    更别提这甘薯不需要十分肥沃的田地,哪怕荒地都能种下,产量又如此惊人,以后若有天灾不知道能救下多少人,让多少人不至于饿死。

    福建巡抚自然得了乾隆的赞赏,他转头就跟福建的陈家要了许多甘薯,一来分发去给干旱之地,让他们尽快种起来。

    二来他不快一点,陈家有大量甘薯的事很快会被别人知道,福建巡抚当然得先下手为强了!

    其他地方得知消息后去福建找陈家人,很多都跑空了,对福建巡抚是气得咬咬牙。

    乾隆自然也得到消息,福建巡抚也是个乖觉的,写了折子说得很清楚,当初是陈家的家主再三请求他跟皇上提一提这种极好的粮食作物。

    虽然吃多了会有些不雅,但是比起不雅,饿死人自然更加可怕了。

    这是陈家的家主出海的时候无意中飘落在一个岛屿上,然后发现当地人吃的这种甘薯,其貌不扬,却尤其果腹,吃两个拳头大的就能饱了。

    而且特别好种,随意在什么土地上都能种下,只是好的田地能产出多一些,不好的就少一点,总归比别的粮食好伺候多了。

    陈家得到后欣喜若狂,带回来试着种了几年,确实产出巨大,就想献上来。

    可惜当地官员对这个甘薯不怎么看好,也就不愿意帮忙,唯独福建巡抚以前受过陈家的恩惠,于是愿意在折子上最后提一句。

    如果乾隆见了好奇,自然会让人送甘薯过去,不在意的话,福建巡抚起码是提过了,算是报答了陈家。

    没想到被压下一年,福建巡抚和陈家都不抱希望的时候,居然因为沐瑶一句话,乾隆就起了兴致,特意让人寻了来在皇庄种下,还大丰收了!

    为此福建巡抚当然要快人一步,尽快把更多的甘薯献上了。

    乾隆为此也不意外,这东西他当初见着就不太相信,福建巡抚哪怕亲眼看了依旧不敢打包票也是应该的。

    要不是在皇庄和荒地都种上了,周围除了管事和老农之外就没人进去过,不可能掉包这些甘薯,乾隆都未必相信几个月就产出如此多的甘薯来!

    如今就好,各地送去的甘薯一半留着种下,一半能够缓解粮仓的压力,让干旱地方的人也能勉强果腹,实在是大功一件了。

    福建巡抚是个机灵人,他被乾隆赞赏之后,回去就写折子开始对乾隆拼命夸夸夸。

    他这个臣子如此出色,还不是有乾隆这么好的皇帝吗?

    要不是沐瑶知道福建巡抚确实是个干实事的,多年来把福建经营得不错,最近还积极学习广州打造港口,好在跟洋人的买卖上分一杯羹,叫当地商人也能跟着富裕起来,她都要怀疑乾隆选大臣的时候,是不是专门选会拍马屁的?

    不过朝中大臣很多都跟福建巡抚一样,干活是可以的,拍马屁自然也擅长。

    跟杭世骏那样性子一样憨厚不懂变通的愣头青,那还是极少的。

    只会循规蹈矩,不知道变通,就不可能把当地经营得有声有色。

    当地不好,那这个本地官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考核是绝对过不了的。

    哪怕朝中有人,政绩太差,上峰都不愿意出手救了,除非是亲儿子,但是哪有那么多亲儿子呢!

    不管如何,甘薯一出,确实缓解了干旱各地的灾情,让百姓也不用继续挨饿,还有了盼头,一个个都高呼万岁。

    各地都不用催,万民伞就一个个送进京城来,让乾隆看着太和殿前空地上一大片的万民伞,着实壮观得很。

    朝臣们自然跟着高呼万岁,乾隆站在最高处,看着满满当当的万民伞,嘴角一弯。

    六阿哥也在这之后被乾隆赐名为,永瑢。

    瑢,佩玉相碰的声音,清脆悦耳,令人心情愉悦。

    乾隆因着甘薯的事,对六阿哥永瑢十分喜欢,特意赏赐了一对佩玉,上面各自有一个他亲手写的永字和瑢字,再让工匠照着刻的。

    也不知道六阿哥是清楚这玉佩上有自己的名字,还是因为喜欢玉佩相碰的声音,睡觉都要把玉佩的绳子捏在小手里。

    乾隆见永瑢喜欢自己送的佩玉,心里更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