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铃铛 作品

第120章 IF被罗杰收养(二)

    【五】

    巴基觉得, 这两个大冤种同期一定是故意的,并且把两人都列入了黑名单。

    只是他的出海计划因为这两个混球被耽搁了, 他一时半会儿也逃不掉, 从而不得不忍辱负重,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和两人一起当朋友。

    巴基吃下的是四分五裂果实——这个在安德莉亚之后查找自己的恶魔果实图鉴时发现了。

    虽然在安德莉亚双眼发亮地表示想要试试看、香克斯给她递剑的时候,巴基第一反应是逃跑,并且觉得这是两人想合伙光明正大地干掉自己。

    即使巴基的这个能力得以让他不惧怕所有的物理利刃, 对于巴基的行为, 安德莉亚还是一脸遗憾:“我还是觉得根本没必要吃恶魔果实啊……”

    香克斯在一旁笑哈哈的:“但是巴基是自愿吃的, 应该是很想获得这个力量吧,即使丧失了原本那么厉害的游泳能力都在所不惜呢。”

    巴基:“……”

    巴基的心在滴血,一些脏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只觉得被安德莉亚捅了好几刀然后还被香克斯狠狠地踩了几脚。

    他暗暗发誓自己和这两个人势不两立。

    这只是一个插曲, 罗杰海贼团一行人就这么来到了新世界……然后,也遇到了更多的事情。

    就好比这一次, 海上有名的“金狮子”史基要过来和罗杰海贼团接触了,并且还提出了要和罗杰一起称霸世界的提案。

    当然,对此罗杰是拒绝的。

    他喜欢冒险、探索未知, 却并没有支配世界的兴趣, 哪怕金狮子要与其开战也在所不惜。

    对于罗杰的这个决定, 其他船员自然只能一笑置之——船长的决定,还能咋滴, 当然是跟着了。

    三位小实习生对此的态度大相径庭。

    巴基显得十分惶恐, 拉着医生狂喊:“船长的病呢?!你是医生快点阻止他啊库洛卡斯!”

    香克斯在一旁气定神闲的, 即使面对着如此悬殊的战斗也显得很镇定, 甚至可以说有些无所谓:“巴基你怕什么?你不是吃了四分五裂果实吗?你死不掉的。”

    “你是白痴吗?!把我扔进海里我就完蛋了!”巴基愤怒地吼完后, 看向站在那里、双手抱胸一脸肃穆的安德莉亚, 目露希冀,“安德莉亚,你一向是最明事理、也是最讨厌无谓的战斗的……”

    “没错,但这不是无谓的战斗,这一次,是具有很高的意义的!”安德莉亚拔出自己的剑来,看起来已经进入了战斗模式,一双红瞳里燃烧起了斗志,首次露出了极高的热情,“船长在敌我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之下,依旧拒绝和金狮子一起霸凌这个世界,这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有骨气的做法!哪怕我不身为下属,也会想要助其一臂之力的!”

    巴基:“……”这女的疯了。

    香克斯看着她这样子笑哈哈的:“你今天斗志很高啊,莉亚。”

    安德莉亚回以一笑:“这是自然!”

    巴基抱头痛哭——果然他就是和这两个白痴混蛋根本处不来啊!他和这个海贼团就是格格不入!完蛋了今天绝对会死在这里了!

    【六】

    虽然敌我差距十分悬殊……但是有的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这就是命运。

    他们本来是被绝对压制的,毕竟他们就一条船,而金狮子有一个舰队。

    但是在胜负已然要分晓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将局势瞬间扭转,罗杰海贼团就像是天选之子一样赢了这场战役。

    安德莉亚颇为感慨,想到了自己在打白鲸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只不过当时是稳赢的局面突然有了变故,而这边是稳输的局面突然一转局势。

    在打败了金狮子之后,罗杰海贼团的名声更上一层楼了。而他们的航行还在继续——继续行驶在伟大航路之上,前往伟大航路的终点。

    而在伟大航路之上驰骋的话,必然也会碰上其他的海上王者。

    例如big mom夏洛特·玲玲——安德莉亚在和夏洛特家族对打之后,开始深觉自己的能力不足,对上恶魔果实能力者容易被克制,然后还是雷利看不下去她那自省过头的模样,开始教人霸气的使用。

    再例如,他们遇到了白胡子海贼团。

    罗杰几乎是双目放光——因为他早就对对方船上那个名为光月御田的船员很感兴趣了。

    当然,这最后必然还是两大船长的打斗,以及双方船员们的对战。

    这场名为大战实则互殴的激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新学会霸气的安德莉亚这次还专门挑了恶魔果实能力者下手练手。

    当然,打完之后,原本的掠夺对方财宝就变成了互换礼物了。

    安德莉亚原本是没有兴趣的,可是互换礼物就是另一回事了,这种像是市集一样的场面她还是挺喜欢的,并且在那里挑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个是我在西海的时候打捞上来的,我对书没有多大兴趣,你要的话直接送你好了。”

    “多谢。但是这么空手拿那么珍贵的东西很失礼……我之前也有一些红宝石,你看是否喜欢,我拿来作为交换。”

    “哎?红宝石的话这几本破书根本不够吧?你等等!我再去找点东西来!”

    “莉亚!这件衣服你要吗?感觉这种复杂别扭的是你喜欢的风格!”

    “的确是我喜欢的……但是什么叫做复杂别扭!你们真是完全不会说话!”

    “哈哈哈哈,这是你们的新实习生吗?看起来好正经的小丫头啊!”

    【七】

    安德莉亚换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是挺开心的。

    白胡子海贼团的人对她也很友善——因为她只是一个13岁的小女孩。即使剑术很出色令人眼前一亮,目前也还是个孩子而已。

    安德莉亚对于白胡子海贼团的人也充满了好奇。虽然说她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其他种族的人,并且大家的平均身高很是迷,要知道罗杰就接近三米高了……但是白胡子海贼团那边的皮毛族还是让她忍不住过去,在小心地询问了之后摸了别人一把。

    当然,安德莉亚的举动还被自己的两位友人告诫了。

    “安德莉亚!你要记住你可是我们海贼团的人啊!对方可是敌人!”

    “就是说啊莉亚!”

    被两人一边抓住一手的安德莉亚还有些不解:“可以你们看船长不也和白胡子先生在那边喝酒吗?”

    三人齐刷刷看过去,然后就看到罗杰忽然给白胡子下跪磕头。

    在三人愣住之际,罗杰海贼团的人也发现了这点冲了过去。

    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的船长是企图挖人墙角,想带走可以看懂古文字的光月御田——因为他想要完成这一趟航行,就需要能看懂这种文字的人。

    将所有船员视为家人的白胡子自然是暴怒了。

    在乱成一团的时候,实习生三人组在那边一排站着。

    安德莉亚扭头看两人:“我觉得船长的行为很失礼,所以我们态度好点是应该的。”

    巴基有些慌地咬手:“呜啊……那可是白胡子啊……船长这是在干什么啊!”

    香克斯完全没关注那边了,揪起脚边的花,递给安德莉亚:“莉亚,给你。”

    “……我之前问你喜不喜欢花,只是单纯地问你,不是让你每次看到花都摘来送我的!”安德莉亚嘴上那么说着,但还是把花接了过来。

    【八】

    光月御田最后还是被罗杰所打动,决定帮助罗杰完成这最后的旅行,到罗杰海贼团一年。

    一行人冲着最后的目的地前进,他们来到了空岛见识了黄金钟。罗杰还在那里留下了文字,安德莉亚提议再加上时间;

    他们还去了水之都和造船匠汤姆打招呼——因为他们的船就是汤姆建造的,安德莉亚还和汤姆约定,之后给她建造一艘小船,等她完成航行之后就回来取;

    后来,他们还到了鱼人岛,得知了古代兵器【波塞冬】就是未来的人鱼公主,可惜还要十年后再降生;

    再然后,他们还来到了和之国,光月御田的妻子和孩子因为病重在此下船。

    安德莉亚和光月御田一家的关系还可以,尤其是光月时——因为在光月一家来之前,她是船上唯一的女孩子,这位家属上来之后也对她颇为照顾,她也会帮忙带一下对方的小女儿光月日和。

    而且……因为察觉到这个世界的历史似乎被掩盖了,安德莉亚还有心和光月一家学习古文字。

    她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向学习很快。

    光月时带着孩子下船后,安德莉亚是最失落的那个人。

    不过到了下一站之后,她的心情很快就恢复了——因为下一站是佐乌,皮毛族的聚集地。

    因为他们同行的还有犬岚和猫蝮蛇这两个小时候擅自从佐乌出海的皮毛族——这两位光月御田的家臣、同时也是从白胡子海贼团船上偷偷下来跑来跟光月御田一起到了罗杰海贼团的人。

    罗杰海贼团一行人获得了很大的欢迎,安德莉亚被一群喊着“卡鲁秋”的毛茸茸包围,虽然不知所措,但是很快上手左拥右抱,陷入毛茸茸的海洋中。

    一群人看着都颇为汗颜。

    “莉亚……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她都不嫌热吗?都被淹没了哎?总觉得看着下一秒就要窒息了一样……”

    “都在打喷嚏了还在笑……她是真的很喜欢皮毛族啊……”

    而佐乌这边最后的一块路标得到了之后……就是这趟行程最后的重点了——这些路标所指向的,八百年内无人到达的最后的小岛。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巴基发烧了,根本动不了身。

    香克斯决定留下来照顾他,安德莉亚想了想,也跟着留下了。

    “其实巴基这边有一个人就够了,香克斯你可以过去。”

    “没事啦,真想要去,总有一天我会乘着自己的船去的。倒是莉亚你不去吗?你对历史明明很好奇。”

    “我也只是对历史好奇,到时候等船长他们回来问他们就可以了。”

    两人在那边聊着天,发高烧动弹不得的巴基在那里听着,意识有些模糊,内心再一次滴血——那让我去啊!我要去!你们留在这里好了倒是让我去啊!

    巴基的烧在两人的照顾之下好了不少,当然,他并不感激两人,尤其是在安德莉亚被香克斯糊弄着给退烧药加了醋之后。

    香克斯还一本正经道:“这是真的,库洛卡斯说了加点醋能让病好得更快。”

    安德莉亚面露迟疑:“真的?”

    “怎么可能啊?!”巴基在病中惊坐起,怒吼完之后看着安德莉亚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安德莉亚你下次别信香克斯不就行了,你都被骗多少次了!”

    安德莉亚闻言,面色一丝为难之色,垂眸道:“可是他是我的同伴啊……他如果说真的,我不信的话,总觉得不太好。”

    她是发自内心这么想,还在心里加上没说出来的后半句“那样子的话会有些失礼”。不过这也是她对同伴特有的宽容——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上,她倒也不是不能忍受这些恶作剧。而且……咦?仔细一想,香克斯每次骗她,最后的受害者是巴基,这是她的错觉吗?

    在安德莉亚忽然马上就要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听到她这么说的香克斯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忽然拉住她的手认真地说道:“莉亚,我不会再骗你了。”

    安德莉亚并不感动,而是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你本来就应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