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63章

    等楚祁重新回到休憩的小楼中,紫苏已经备好了饭菜。

    修士筑基后便不需要再进食五谷,但依旧有修士会保留进食的习惯,从一日三餐改为休息的时候吃顿饭享受放松。

    令楚祁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桌上全是他爱吃的饭菜。显然,布置这些的人,极其熟知他的喜好。

    “……”

    楚祁早察觉到这并不是个普通幻境,眼下看来,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和他自己也极为贴合。

    不仅如此,就连一些可能会穿帮的事情,周围的人都不会对他起疑心。

    这到底是为什么?

    思绪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楚祁出声邀请晏久歌与他一同用餐。

    现实中,受楚祁的影响,晏久歌的口味喜好逐渐朝楚祁靠拢。在幻境中也没有什么改变。

    楚祁将这些细节全都记在心中,等吃完饭后,他继而邀请晏久歌在小楼中休息。

    “可是,主子,疏玉楼中没有多余的客房……”紫苏立在一旁,小声地开口提醒楚祁。

    疏玉楼是小楼的名字,由药王谷炼器宗师专程为楚祁量身打造的空间法器,里面除了下榻休憩的卧室,还有炼药室、药材室、修炼室……应有尽有,唯独没有接待第二名客人的客房。

    “他和我一间屋就行了。”

    楚祁回答紫苏的话语太过自然,以至于林叔那句“这不太合适”还没反应过来,便直接听到楚祁向晏久歌询问。

    “阿晏,你介意和我挤一挤吗?”

    晏久歌下意识的摇头。

    让他出神的不是自己介不介意,而是“与楚祁同一间屋子休息”。

    “那就好。”楚祁点头,将此事定夺下来。

    “……”林叔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已经语塞。他的目光在楚祁与晏久歌身上转了一圈,最终什么都没说,与紫苏等侍从一并离去。

    *

    屋子里只剩下楚祁与晏久歌两人。

    从大厅走到卧室,推门而入,可见其中的精心布置。

    晏久歌的目光扫过那些散发着灵气的家具摆件,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镌刻于其上的药王谷的印记。

    加上楚祁身上的古怪灵力,能够祛除魔煞之气。

    他对楚祁的身份有大致的猜测。

    尽管晏明朝从来没有说过灵符的来源,除了药王谷那名神秘的少谷主,不会有别的身份能符合楚祁。

    “我们来聊聊?”

    身前,穿着华服的青年转过身,他那翠色如碧的眼眸对上晏久歌打量的目光,眼底一片坦然。

    继而,晏久歌听到楚祁介绍他自己的事情。

    他心中五味杂陈,猜到是一回事,听当事人主动提起又是一回事。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晏久歌面色不改,即便他心底有种求知欲在蠢蠢欲动。

    “想让我们之间更熟悉亲近一些。”

    晏久歌眉目一怔,他想起楚祁问他是否介意同一间屋子,继而脑海中闪过楚祁持剑斩出剑意的一幕。脑海中的场景交替,晏久歌的思绪翻涌——

    而眼前,楚祁正主动朝他的方向靠近。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好友向来无话不谈。如果冒犯到你,我为此道歉。”楚祁说。

    “没有。”

    “嗯?”

    晏久歌抬起眼帘,详尽地说道,“没有冒犯,我也有事情想要告诉你。”

    身为晏家少主,晏久歌的身份在外出时,会被下属用别的尊称代替。没有药王谷的少谷主那么隐秘,但也十分低调。

    听完晏久歌的自述,楚祁对于晏家的看法有了深刻的改观。

    晏家并非普通的世家那么简单,在晏久歌身上有着许多秘密。

    这些都是楚祁曾经不知晓的事情,那些充斥在晏久歌身体的魔煞之气,或许他将能从这个幻境中得到答案?

    楚祁迟疑地想着。

    而且他这个身份,与药王谷有着莫大的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根藤环的影响。

    两人将话语说开后,气氛要比之前自然了许多。

    就在晏久歌还想与楚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腰间的那块龙纹玉闪过一道猩红色的光华。

    “……”到唇边的话语忽地顿住,晏久歌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随后对楚祁说道,“我有急事需要处理一下,等下回来找你。”

    “好,你注意安全。”楚祁点头,目光扫过晏久歌腰间挂着的龙纹玉,他记得,现实中的阿晏也随身佩戴着这个。

    原来这个东西是个传讯灵玉,而不是普通的装饰品。

    目送着晏久歌的身影离开后,楚祁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卧室中,这里是药王谷少谷主的住处,或许会有一些线索?

    抱着审视的态度,楚祁开始用神识仔细地查探卧室。

    很快,书桌上摆放着的一道卷轴吸引了楚祁的注意力。

    在楚祁的感知中,那道卷轴散发出来的灵气是所有东西中最浓郁的。走近后,楚祁还发现,卷轴的周围还有一道封锁气息的禁制。

    灵气浓郁的不是卷轴,而是这道禁制。

    楚祁:“……”

    看来这道卷轴比他想象之中的还有富有价值,就算是封锁它的禁制,灵气也比其他珍品浓郁。

    楚祁伸手,尝试将它从禁制中拿出来。

    大概是察觉到了楚祁的气息,禁制对于他的靠近没有阻拦。楚祁很轻易就将卷轴取了出来,他打开后发现这卷卷轴上的内容全是空白的,里面空无一物。

    “无字书?”

    猜测般的话语响起,楚祁陷入了沉思。

    按照他的推断,一个不重要的东西,是不可能放在禁制之中,而且禁制并不排斥他的靠近,说明这卷卷轴与他本身有关。

    但是为什么卷轴上一点东西都没有呢?它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就在楚祁沉思之际,他左手手腕上,传来了一道有些灼烫的触感,将他的思绪拉回来。

    楚祁低头,发现手腕间那道淡青色的印记此刻变成了深青色,传出请求传讯的气息。那里本来是藤环所在的位置。

    迟疑了片刻,楚祁朝印记中回应了一道灵力。

    传讯接通。

    楚祁的身前忽地多出一道虚幻的投影,影子是半透明的,将来人的样貌生动逼真地勾勒出来。

    看清楚来人的容貌后,楚祁不可避免地愣在原地——这人和他的面容有八分相似。

    “小祁,我听林择说,你此行结识了晏家少主。”

    他说话的话语声令楚祁觉得熟悉又陌生,还有一种莫名的新奇感。

    林择是林叔的名字。

    眼前这个人与他的关系不一般,极有可能是亲属。

    难道会是幻境之中他这具身躯的——父亲?

    “是,我很欣赏他。”楚祁缓缓回答。

    在他的话音落下后,传讯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忽地低语了一句,“果然,不可避免。”

    这句话中隐藏的信息有些模糊不清,楚祁还想询问,却听他继续开口说道,“你此次外出历练,尽量不要离溯世卷太远。尤其是到了烟城,切记,要将它随身携带。”

    溯世卷?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楚祁发现投影之中的人目光正看着他手中的空白卷轴。原来就是这个奇怪的空白卷轴,这样看来,它的确具备了特殊的能力,只是目前自己还不知晓而已。

    “我记住了。”楚祁应声。

    “你应该离晏家继承人远一些的。”那人叹了一声,说出了和林叔相似的话语。

    “为什么?”楚祁忍不住询问。

    然而,那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睁着一双同样的翠色眼眸,无声地注视着楚祁,似乎正在打量他的模样,目光染上了些许担忧。

    “我有什么不能接近他的理由?”楚祁追问,目光有些执拗。

    “我也不大清楚,从卦象上来看,或许是劫难,又或许是好运。”那人继续说,“我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你继承了神树之灵,仙骨之体却是晏久歌。这本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可它仍然发生了。”

    “……”楚祁皱眉,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晏家家主说,有可能你们之中,只有一人能活下去。你是我的孩子,我当然希望活下来的人是你。”

    那人微微叹息一声,目光褪去了严肃与认真,变得温柔。

    “小祁,此行烟城,万分凶险。这天下苍生并非我等所能救,可神树之灵却选择了你,所以我走了一步险棋。溯世卷可以保护你一次,但它亦会将命局推往更加凶险的一面。天道有命,代价不会小。你要保护好自己。”

    那人温声叮嘱着,语气十分亲昵。

    不同于晏久歌和宗门长辈的亲昵,更像是父母对孩子的期许。

    楚祁自幼被林叔带大,林叔将他照料得很好,但始终带着一层尊敬。不像投影之中的这人自然平和。

    喉间滑动,楚祁张了张唇,他的嗓音微哑,道了一声“好。”

    如果他的“父母”没有意外身亡,是不是也会是这副模样?

    楚祁深深地看了那人一眼。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那人弯起唇角笑道,“天各有命。等你从烟城回来,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你。”

    那人说完这句话,便将传讯挂断了。徒留楚祁一人,拿着手中那卷空白的溯世卷,出神发呆。

    *

    另一边,晏久歌收到传讯后,带着龙纹玉从疏玉楼中离开,寻了一处僻静之地,设下隔离结界,接通传讯。

    “如何?山脉之中的妖兽好杀吗?”

    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龙纹玉的那头传过来,听的晏久歌眉头微皱,“晏炽,你能少说点废话吗?”

    “嗯?这怎么叫废话,我这是一片关怀之心。”那头,晏炽解释着自己态度,并且从晏久歌的回答中读出了一些讯息,“你今日似乎格外暴躁,难道是我的传讯刚好搅黄了你杀妖兽的好事?”

    晏久歌:“……”

    杀妖兽倒没有,但是晏炽的传讯确实让他有些不乐意。

    “说重点。”晏久歌强调。

    “好吧,关于烟城附近山脉的妖兽,好像和妖族有些关系。我查到了妖族这一任首领,那只狡猾的九尾狐,也在烟城。”晏炽说。

    “妖族已经衰落很多年,他们哪来的实力来控制妖兽?”晏久歌凝神。

    “对啊对啊,我也觉得可疑,说不准邪祟就在妖族之中呢。”晏炽猜测道。

    “上次查探过了,没有。”

    对于云隐界任何一个地方,晏家都查探过,不可能出现例外。

    “这也是奇怪的一点,为什么始终找不到那个高级邪祟呢?它在云隐界藏了这么多年,一点痕迹都没有出现。然而低价邪祟不断的出现在云隐界,消耗着天地灵气。”

    高级邪祟能够污染其他修士,将其变成低级邪祟,低级邪祟再度污染其他生灵,会让他们变成魔煞之气的载体,成为毫无灵智的怪物。

    根据他们的推断,上古之战的漏网之鱼,便是有一名高级邪祟,存留在云隐界中。才导致时不时有低级邪祟附身的怪物出现。

    按照以往的惯例,晏久歌会将这些怪物全都处理干净。但他想起了楚祁的那一剑,心中颇有触动,“或许,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快就要到了。”

    “啊?”那头,晏炽发出十分惊讶的声音,“你在说什么?你竟然也会设想美好的未来吗?”

    晏久歌:“……”

    他不是设想,以楚祁的能力,能斩断邪祟和修士之间的因果,修士被邪祟操控的罪孽将会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不想和晏炽继续探讨这个问题,晏久歌改口问他,“你们什么时候到烟城?”

    “我们正在往山脉的地方赶来,帮你一起杀妖兽。”晏炽回答。

    “不用。”晏久歌望着疏玉楼的方向,“你们直接去烟城等我就行,山脉之中的妖兽都处理干净了。”

    “嗯?怎么会这么快?十五今天才向本家求助不是吗?”

    “因为中途遇到了一名好友。”

    “好友??!”晏炽拔高了声音。

    “反正就是解决了,你不用过来。”晏久歌懒得多说,径直将传讯挂断。

    空气重新恢复了寂静,晏久歌撤掉隔离结界,返回疏玉楼中去。

    晏久歌回去时,楚祁正炼药,手法十分熟稔,同时注意力也十分集中,连他进来都没有察觉。

    晏久歌在门口处顿住了步伐,不想走进去打扰楚祁炼药。他看着楚祁忙碌的身影,总觉得这幅场面莫名有些熟悉。

    然而,不过片刻,楚祁就炼制好了灵药,他将药鼎一收,把灵药装进玉瓶之中,三两步朝晏久歌的方向走来。

    “你回来了,要不要试试我炼制的回灵丹?”

    谈话间,一只玉瓶朝晏久歌递来。

    晏久歌伸手接过,从玉瓶中取出一颗回灵丹吞下。馥郁的灵气从丹药中散发出来,开始滋润着他的丹田和经脉。

    其中还蕴藏着几分属于楚祁的灵力气息,让晏久歌没由来地放松下来。

    好像眼前这瓶回灵丹是他经常吃的辅助灵药,而不是第一次吃似的。

    难道晏家除了灵符,其他灵药也是找药王谷购置?

    不对,药王谷的其他医师炼制出来的灵药可不是楚祁这样的。

    回头问问晏明朝或者晏炽好了。

    晏久歌心想。

    “怎么样?”楚祁期待地等着晏久歌的回答。

    “很好用。”

    “那我给你多炼制一些!”反正修士不用睡眠,他能给晏久歌多炼制一些灵药何乐而不为?说不定能让晏久歌察觉一些细微的差别。

    “不用这么辛苦,我还有很多。”晏久歌摇头,随后将乾坤袋中的其他几十瓶回灵丹拿出来。

    一瓶又一瓶,竟全是出自楚祁之手。

    楚祁微微挑眉,他在幻境之中虽然是第一次与晏久歌见面,但是他们两人在见面之前,灵符与灵药的交换却是不少。

    楚祁想起那人叮嘱他的话语,对即将在烟城发生的事情带着几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