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不许生气

    君星辰目光一顿:“姐姐你脸红了。”

    “你看错了!”她站起身来转身回了自己院子,再一次逃跑了。

    傍晚,君擎天看着空荡荡的座位直接憋出来一肚子火:“月儿人呢?走了?”

    君旭日:“大概在自己房里。”

    君擎天摔筷子:“既然没走还不过来吃饭,还让我去请她吗!”

    君朝露弱弱道:“长姐可能怕您生气。”

    君擎天瞪向君朝露:“还不快去把你姐姐叫过来。”

    不一会儿,君明月跟君星辰施施然走了过来,看见这俩人如今腻歪的组合,君擎天就气不打一处来:“吃个饭还要人三请四请的吗?”

    君明月乖巧地坐在他旁边,给他倒水:“父亲别生气。”

    君擎天冷眸扫过君星辰,越看他越不顺眼,但好歹也没再骂他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君星辰走了,那君明月肯定也随之而去了……就像神州府那次一样。

    该说不说的君星辰还挺上道,他也不再难为君府的人,君擎天给他台阶他就接着,专心致志扮演自己的角色,跟其他人井水不犯河水。

    当然君星辰跟君明月在一起,对君家来说的确好处特别多,就比如那上品丹药都是成箱成箱的往府里运,再比如这里会是九州最安全的地方,有了君星辰这个后盾,整个君府的身家档次都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毕竟君星辰的实力九州有目共睹,那可是动动手指都能让整个下界抖三抖的存在,想想四年前,他还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哥哥欺负姐姐陷害的卑微庶子呢。

    这才过去多久,让人直呼恍然如梦。

    夜晚,一道黑色的影子穿梭在走廊上,君明月被他抱着她登时就寒声道:“放我下来,不准抱我。”都是大人了,整体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啪。”

    门被踢开,君明月顿时感觉不对劲:“这不是我的院子。”

    她被放到了床上,漆黑的房间里弥散着若有若无的檀香气息,君星辰幽暗的声音落在她耳边:“这是我的房间。”

    君明月要起来,但想想还是算了,睡哪都一样。

    她习惯性地缩到了墙边给他让出来好大一条空:“以后有话说话,不准随便抱我。”她可矜持了。

    君星辰依言道:“好。”

    但他并没有直接上床,而是开始解衣服……解衣服……

    解了外衣他还想去解君明月的衣服,君明月立即缩成了鹌鹑:“别碰我。”

    大夏天她外面就一层薄纱,里面就是肚兜了,再脱就坦诚相见了。

    君星辰也没强求,他继续脱自己的衣服,明月本来好整以暇地支着头看着他,毕竟美男脱衣这种赏心悦目的事儿可不常见。

    蓝色的夜辉下,他的锦袍一件件褪去,身如修竹宽肩窄臀,作者给他描绘的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直到精瘦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君明月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不至于脱的这么干净吧!!!

    他每一次的呼吸,胸肌就带着颤抖的起伏,晶莹冷白的皮肤上泛着月色的光泽,看得人简直想入非非。

    黑夜中,她看不清他的脸庞,但能感受到夜色中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正在牢牢锁定着她,就好像在看自己势在必得的猎物。

    君明月人有点愣,她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疑惑地看着他的双眸:“星辰?你要干什么?”

    他上了床,双手支在君明月的两侧,让她避无可避地看着他的脸庞。君星辰敛着眸光,认真地看着她:“已经在君府了,你说过的……”

    “……你脑子里除了这件事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吗?”君明月有点欲哭无泪,“我只是说在那里不可以,但我没说在君府就可以了啊。”在君府更丧心病狂啊啊啊。

    “可是姐姐你不已经答应跟我在一起了吗?”他眼尾泛着诱人的红色,哑声问道。

    “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她强装冷静:“乖,先别想这种事了……”

    “唔。”君星辰忽然将头埋在她光洁的颈窝打断了她的话,毛茸茸的脑袋一阵摇头,蹭得她痒痒的。

    “我不管我不管,好难受啊姐姐……”他撒着娇,手却解开了她的腰带。

    君明月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她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他哪个位置:“你先起来星辰。”

    君星辰不听,还把她的纱衣给脱了,明月吓死了,壮着胆子寒声道:“我要生气了。”

    君星辰:“不许生气。”

    然后继续脱她衣服……

    君明月:“???”她的威仪何在???

    “你还命令上我了。”君明月按住他不安分的手,君星辰抬起头,水色的目光跟她对视,可怜巴巴道:“姐姐~我从深渊一直等到现在。”

    君明月最不想看见就是他卖萌示弱,她害怕自己再心软,于是狠心别过头:“那你就再忍一忍。”

    君星辰委屈地抱住她,将头埋在她柔软的胸口:“我等了好久了姐姐,就这一次好不好。”

    那不行,有了这次怎么可能没下次,君明月还走在自己的阴影里没出来,可他只要一撒娇,自己就开始纠结了。

    她脸上有迟疑之色,君星辰就知道自己的控诉又起了作用,他深吸一口气,那感情是说来就来,带着幽怨之意:“姐姐不肯,是心里对我还有顾忌吗?”

    “……我没有。”君明月怕了这个小祖宗了:“你要是实在忍不了,我们两个就分开睡吧。”

    “……不要。”他直截了当地拒绝。

    君明月侧着脸将自己埋进枕头里,“你愈发得寸进尺了,我是不会让步的,再等等吧。”她也有些难为情,毕竟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完全不知道怎么做。

    君星辰也是,以前自己摸摸他的头他就高兴得不得了,后来亲一下也能开心好久,再后来都敢想这种事了……

    君星辰失落地看着她,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低沉:“姐姐你看看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