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节藕 作品

第11章 chapter 11

    对合作项目合理的建议,况且在名为“协议联姻”的这项合作项目里,白简应当是甲方,斯悦无条件为对方提供最优质的的服务。

    [斯悦:好的,ok。]

    -

    酒吧里的各种味道的酒精和酒精饮料混合在一起,掺杂着香水和香烟的气味,灯光时不时变换一次,舞池里穿着清凉的小团体或者陌生人,即使看不清面容,躯体动作此刻也表露了他们激动欢快的心情。

    斯悦沿着墙,顺着造型复古扶手楼梯而上,二楼全是包厢,不用他自己找房间,郑须臾就站在门口在等。

    “等你好久了,”郑须臾揽住斯悦原地转了一圈,突然凑近在他身上嗅个不停,“你身上有味儿?”

    斯悦不喜欢和人贴太近,他满脸嫌弃地推开郑须臾,“你是狗?”

    郑须臾摸了摸后脑勺,“不是,是我对象之前说你身上有味道,不是人的那种味道,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人,但总不能连人味儿都没了吧,所以我闻闻看。”

    “皮痒了?”斯悦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不至于到不可置信的地步,郑须臾的对象是小人鱼,同类之间肯定是能有感知的,更何况,人鱼天生在排除异己这方面,就有十足十的敏锐力。

    人类不一定能在一堆人里边分辨出谁是同类,但是人鱼却能从里边分辨出谁是自己的同类,并且一般都不会错。

    所以,郑须臾的对象应该是在他身上闻到了白简的味道,说不准是不是白简,白简还有白鹭和白樱,都是他最近接触过的人鱼。

    这鼻子也太灵了,不过他很好奇,人鱼是什么味道?海水味?还是鱼腥味?

    应该不是,斯悦清楚地记得,白简身上是很清淡的迷迭香和白雪松的味道,冷冽清新,和海水的咸腥完全不沾边,不过那股清冽幽深的味道却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深不可测的海底。

    不管在后边依旧疑惑不解的郑须臾,斯悦推开门进去,里头都是平时一起玩儿的好友,周阳阳正在扯着嗓子唱他偶像的歌。

    斯悦看着屏幕上衣着华丽的歌手的名字:白原野。好家伙,平时没注意,一旦留意,才发现自己身边还是有些人鱼的身影的。

    见斯悦进来,揽着一男一女的江识意拍了拍自己旁边那个男生的肩膀,“去给小少爷倒酒。”

    他们这个圈子,乃至认识斯悦和斯相臣的,因为他们的姓比较少见,叫着也不太顺耳,于是都只叫他们小少爷和大少爷。

    一开始不知道的是连名带姓地叫斯悦小少爷,而有的人为了辨认,关系再稍稍亲近点儿,则是叫阿悦小少爷,比如现在的白家司机和管家。

    换做以前,递到眼前的这杯酒他就接了。

    但现在嘛,还是算了,他推开酒杯,“我自己倒。”

    见他真正儿八经地自己倒酒,江识意跟见到什么稀奇事物似的,他倾身靠过去,好奇道:“你考上青北大学,转性了?”

    斯悦将杯子举到嘴边,抿了一口,些微刺激的酒精滑过喉管,久违的舒爽,他微微眯起眼睛,“嗯,转性了。”

    “艹,”江识意一愣,“还是那么不要脸。”

    “不过,你报道前几天在忙什么呢?叫你出来玩儿你也不出来,我去你家找你,阿姨竟然说你没在家,你又不在家,又不和我们出来,你去哪儿鬼混了?”说着,江识意扑过去掐斯悦的脖子。

    斯悦后仰躲了过去,杯子里的酒一滴未洒,“忙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斯悦:“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

    江识意见斯悦真没打算告诉他们几个,冷哼一声,抱着手臂窝在沙发里,这时候,周阳阳走过来,把斯悦拽走了。

    两人站在角落窃窃私语,周阳阳的表情充满了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的含义。

    “到现在为止,白原野都没出现过,我怎么帮你要签名?”斯悦靠在墙上,从周阳阳伸手摸了一瓶酒,咬开盖子,就着瓶口喝了一大口。

    周阳阳很着急,“我又没说马上要,他什么时候回家了你再帮我要嘛,小野现在在祝安开演唱会,要下个星期才能回来,到时候,你就帮我要个签名。”

    “行,”斯悦答应了,顿了顿,他问周阳阳,“你连在哪儿开演唱会都知道?”

    周阳阳闻言露出骄傲的神色,“当然,我是他最狂热的事业粉!”

    “你玩到几点?”周阳阳问道,“估计不能太晚吧?”

    斯悦看了眼时间,“十一点走。”他可不喜欢踩点。

    “太早了,江识意和郑须臾说喝完这一轮去他家玩游戏,他妈给他搞了一件游戏室。”

    斯悦想都没想,“改天吧,白家有门禁。”

    “什么?”周阳阳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玩意儿?门禁?你都成年了,你小时候都没门禁,大学了结果还有门禁?羞羞羞。”周阳阳用手指刮了几下斯悦的脸。

    斯悦笑着躲开,虽然喝了酒,但依旧清醒得很,“学生是没有门禁,但是有夫之夫有门禁。”

    周阳阳卧槽了一声,扑上来就给了斯悦几拳头,“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屎话,还我放荡不羁的发小来!”

    他俩闹成一团,江识意慢悠悠晃过来,“不去我家打游戏了,游泳去不去?我爸在海边那栋别墅装了好久了,泳池贼大。”

    斯悦和周阳阳停止打闹,面面相觑了一眼,不约而同发声:“不......不错。”

    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都喝了酒,除了郑须臾的对象,所以开车的任务当然就交到了小人鱼的手里。

    “我叫尹芽。”对方结果郑须臾递过来的钥匙,却看着斯悦说道。

    郑须臾喝了点儿酒,但没醉,他揽住尹芽的肩膀,把脸靠在他的肩头上,笑着说道:“尹芽,你对阿悦感兴趣啊?正好,我们阿悦还是单身,你给他介绍个对象呗。”

    “我们阿悦长得帅又有钱,成绩也好,他读的还是人鱼临床学,以后当你们人鱼医院的医生哦。”

    斯悦在郑须臾说完一堆废话之后给了他小腿一脚,“你自己谈就行了,现在还兼职牵红线了?”

    周阳阳作为斯悦和白简的事情的唯一知情人,他也狠狠点头着附和,“对啊对啊,阿悦要想谈恋爱难道还需要人介绍?郑须臾你有个人鱼对象你就飘了是不是?”

    尹芽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脸颊两个小梨涡若隐若现。

    但他始终不敢盯着斯悦看很久,郑须臾说的介绍对象的话,他也没有接。

    -

    江识意他爸小装修好的别墅是海边别墅群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一栋,上下三层,每层都有好几个足球场拼接起来那样大,一楼还好说,二楼甚至还载着几棵粗壮的椰子树。

    青北不是海岛城市,气温不适合热带植物生长,但江识意他爸人为地制造出来了适宜它们生长的这样一块环境,里头暖色的灯光一直点着,椰子树叶不说粗壮,但也是生机勃勃的。

    别墅里有专门的管家,领着他们上楼,“衣服都已经备好了,游泳池的水温也是合适的,隔壁的冲浪区也能正常使用。”

    偌大的别墅不缺更衣室。

    斯悦脱了上衣和裤子,套上消过毒的崭新的短袖和沙滩裤,在衣服旁边,放着可以检测心率的游泳镜和水里也能正常运行的耳机,斯悦一一戴上之后才拉开门。

    门一开,他便吓了一跳。

    “怎么了?”看着眼前明显忐忑不安的尹芽,“你怎么没和郑须臾在一块儿?”

    斯悦额前的碎发被他用游泳镜全掀上去了,利落的眉如出了鞘的剑,带着隐隐进攻之势,高挺的鼻梁,比多数人要深邃的眼窝更是加深了不驯桀骜的观感。

    但他的嘴唇却是细腻的粉色,看着便柔软得不可思议。

    尹芽仰头看着他,斯悦换了衣服之后,身上的味道淡了许多。

    “我来看看你呀,”尹芽说,“须臾让我过来看看你换好没有。”

    直觉告诉斯悦,尹芽的来意并不简单。

    斯悦拿了手机往前走,尹芽跟上来,像是犹豫再三之后才决定开口问:“阿悦,你是不是,和白家的人认识呀?”

    斯悦这回是真的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了。

    人鱼能分辨同类就算了,还能分辨谁是谁家的吗?艹,这他妈和行走的探测仪有什么区别?白简不会也是这样吧。

    潜意识中,白简在斯悦眼里是属于比较厉害的那种人鱼,因为就算是人类,也分强弱。

    “认识,怎么?”斯悦没说自己和白简是什么关系。

    “难怪,”尹芽也穿着短袖,两条细白的胳膊好似一拧就会断掉,“你的身上有他们的味道,特别是,白简先生的。”

    “你认识白简?”

    “当然,青北市几乎所有人鱼都知道白简先生的啊,没多少人见过,但大家都听说过白简先生。”说起白简,尹芽露出崇拜的表情。

    “白简先生温柔儒雅,学识渊博,待人谦和,”尹芽赞美之词滔滔不绝,“情绪稳定,而且,白简先生不像我们,我们时不时地还是得在水里泡一泡,他的生活和你们人类完全一样呢。”

    尹芽现在的表情就像一个小迷弟。

    斯悦眼神复杂地点点头,“我也觉得。”

    快到游泳池了,郑须臾和江识意正一齐钻进水底下,水花瞬间消失。

    斯悦没喝多少酒,他在池子边上开了一听可乐,喝了两口,驱散了四周袭来的暖气,才问尹芽,“你们人鱼,也玩崇拜这一套?”

    “当然啦,”尹芽比之前忐忑不安的样子看起来要轻松活泼了许多,“白简先生很厉害嘛,你身上的味道一开始强得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斯悦一怔,“他这么厉害?”

    连味道都能让别的人鱼觉得不舒服吗?

    “对的,和你们人类一样,面对强者的时候也会产生极大的落差感,这在我们人鱼族群中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尹芽突然凑近,踮起脚尖在斯悦脖颈间轻轻嗅了嗅,半晌,他微微红着脸退了几步,“白简先生的味道,真是前所未有的好闻呢。”

    斯悦:“......”

    而尹芽说完,就仰面倒进了池子里,泡沫似的水花溅起人高,尹芽倒下去后便不见了踪影,斯悦看着水波荡漾的水面,荡漾着的波纹底下隐约能看见一条粉色的尾巴。

    随着尹芽游泳姿势的改变,他的尾鳍现出水面,均匀干净的桃粉色,尾巴纤细修长,像是柔软的丝带,而尾鳍上的鳞片又像坚硬的会发光的钻石。

    只是看起来柔软美丽而已,尹芽在斯悦的视线下,宛如流星划过天际般的速度,朝郑须臾那边飞驰过去。

    那个速度,连斯悦都为郑须臾捏了一把汗,尹芽能把郑须臾撞进游泳池的砖里镶着。

    但尹芽在距离郑须臾几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斯悦视力很好,他看见水底下的尹芽钻了出来,黑色的长发滴着水,面庞清新秀丽,他的尾巴像是有自主的意识一般,在水底下缠绕上郑须臾的小腿,尾鳍轻轻贴着郑须臾的身体。

    郑须臾揽住尹芽,抹去了对方脸上的水渍。

    斯悦看完全程,难怪很多人想和人鱼谈恋爱,不结婚也行,光看着这一幕,斯悦都有被撞击到心灵,宛如童话般梦幻的人鱼尾巴出现在眼前,全身心地依恋着你,谁不喜欢?狗不喜欢。

    他喝完最后一点汽水,正要脱了t恤入水,管家带着一个男人从入口的小门走了进来,对方手里环抱着一束白色的郁金香。

    江识意从水里钻起来,“找谁?”

    管家将人带过来,“找阿悦小少爷的。”

    斯悦走出来,“我是,怎么了?”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中年男人。

    对方也为送单的地点竟然是这样的别墅区显得紧张,他将花朝斯悦递过去,“是白简先生让人订了送过来的,他让我告诉您,本来打算将花送到家里的,但因为您不在家,他便只能将花送到此处了。”

    斯悦没去追问白简为什么突然给自己送花,而是好奇道:“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男人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斯悦接过着一大束的郁金香,签了字,管家带着人出去了。

    花瓣上还挂着水珠,每朵花都确保已经盛开,白得无可挑剔的花瓣显出一种圣洁神圣的感觉,旁边放着一张卡片,上边是手写字:阿悦,告诉你的朋友们,你与我已经结婚了。

    在江识意凑过来看的前一秒,斯悦将纸片拿了捏在手心里。

    “谁送的啊?他还知道你的位置?”江识意无比惊讶,“花挺好看的。”他还用手戳了戳花蕊。

    斯悦看着这一大束花,沉吟了会儿,缓缓抛出答案:“我对象送的。”:,,.